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果不其然。

    温家的那些好东西已经易主了,大手笔的将温家的家产全部买走了。

    背后的那个买主,这群人议论了许久都不知道是谁,原本想着温家出事,温家的家产变卖,他们能在里头分一杯羹,毕竟温家的铺面都是地段好的赚钱的,能买到一个也值了,谁曾想却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而买的这个人,太神秘了,都没人知道。

    也就晋昌府的几个人知道。

    卷宗送到了京城,这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没想到,多年以后,还真的有人将这事情拉出来再嚼一遍。好在当初常守农听了萧钰夫妻的话,死守价格不让步,不然真是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

    常守农问心无愧:“启禀皇上,那些房屋田舍臣都是按照当时晋昌府的价格卖出去的,没有一点徇私舞弊,中饱私囊。”

    “没有一点?”韩瑛笑着反驳:“可晋昌府的人可是联名写了状子,状告常大人你中饱私囊,故意贱卖了温家家产啊!”他从怀中拿出一样东西,举过头顶,一旁的万城见状,忙上前将东西毕恭毕敬地呈给了景宣帝。

    景宣帝将东西打开一看,一目十行地将里头的内容看完,龙颜大怒地随手丢在了常守农的跟前:“你自己好好看看。”

    常守农捡起来看了一眼,心中抑制不住地冷笑。

    可不是嘛,里头的内容可不就是状告他将温家的家产便宜卖给了自己唯一的徒弟的好朋友嘛!

    千丝万缕的关系,任谁都会怀疑,当初宋长青的大手笔,有没有一部分的钱财进了他的口袋吧!

    而且,这里头控诉的,不只是常守农,还有萧钰。

    萧家原本是贫农,可到了京城之后,却在寸土寸金的京城买了一套小宅子,萧钰进京的时候并没有官职在身,他哪里来的那么多钱买宅子?于是,状子里头又控诉萧钰也参与了中饱私囊。

    好家伙,不只是自己,就连萧钰也被牵扯进来了。

    常守农看的眼睛都是疼的,好在当初他坚持不降价,若是当初他松动了一点点,那今日他和萧钰,就是浑身长嘴也说不清楚了。景宣帝没让常守农解释,让人直接请了萧钰进宫。

    万城得了命令,打算让万全去找人,谁知道景宣帝突然朝他说了一句:“万城,你去。”

    他去?

    万城诺了一声,抱着拂尘就跑出了御书房。

    萧钰今日休沐,在家里教三个孩子读书写字,宫里头突然来人,萧钰有些疑惑。忙准备了一番就去了前厅,这回是万全亲自过来的。

    “萧大人,皇上召见您了,赶快跟杂家进宫!”万城急的要死,见到萧钰就连忙说道。

    萧钰:“万公公,皇上召见臣有何事?”

    万城急忙凑到萧钰的耳边说了几句话,萧钰颔首表示感谢:“多谢万公公,在下这就去换身衣裳,立马就跟公公进宫。”

    “好,那杂家就在门口等萧大人,萧大人快去快回。”万城也不多待,直接走出了萧府。

    萧钰回去换了朝服,谢玉萝跟在一旁伺候,“怎么突然召见你进宫?”

    萧钰将万全告诉自己的事情说了一遍,谢玉萝边听边手脚不停地帮着萧钰将衣裳穿好,边道:“这群人是冲着师傅和你去的,你要当心。”

    萧钰点头,抻了抻衣袖上的褶子:“无需担心,当年咱们留了心眼,这些人污蔑不了咱们。”

    谢玉萝嗯了一声,转头从抽屉里头拿出了一本册子,萧钰看了看,宠溺地摸了摸谢玉萝的头顶。

    万城已经在马车上了,随时准备出发,见萧钰出来了,忙道:“萧大人,咱们走吧,皇上该等急了。”

    萧钰赶忙上了马车,万城放下帘子请萧钰坐下,尖细的嗓音说道:“回宫。”

    马车飞驰而去,外头的风吹起了轻薄的帘子,万城坐在对面,帘子被掀起时,正好看到了对面萧府门口正域转身的一名年轻妇人。

    虽然只看到一个侧颜,但是精致的侧脸以及完美的鼻翼和下颌还是能看出此人的美艳。

    就在一瞬间,那夫人突然回头,马车疾驰而去,万城看到了那女子的眼睛。

    灵动美艳的仿佛会说话似的,虽然只瞥了一眼,但是那份神采,却让人过目不忘。

    单单那双眼睛,说是京城绝銫也不为过。

    惊为天人。

    万全说,萧夫人是他见过的最美丽的女子,当时自己还说他没出息,没见过十几年前京城第一绝銫,如今看来,万全说的倒是大实话,只看到侧脸就如此惊艳,若是窥得全貌

    万城唏嘘,也是,红颜白发,老的老了,又有年轻的接踵而来,若是这女子没有婚配,进宫当个宠妃也不为过。

    除了长公主,宫里头还没有这么好看的女子呢!

    长公主?

    这三个字突然涌进万城脑海的时候,他心底突然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可究竟是哪里奇怪,他又说不上来。

    好在这时马车已经到了宫门口,万城也将刚才的疑惑抛之脑后,带着萧钰快步去往御书房而去。

    路上,万城将御书房发生的事情简单地告诉了萧钰。

    萧钰全程没有开口说一句话,万城也不知道他是没将这事情放在心上,还是此刻紧张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将自己知道的都给说了个清楚。

    快到御书房的时候,万城将人留了一会儿:“萧大人,这事情皇上没让杂家说,等会您可千万别”

    万城这是在帮自己呢。

    萧钰连忙感激地俯首作揖道谢:“多谢万公公。”

    “这有什么可谢的,萧大人,接下来的事情可就只能靠您自己个了。”万城福身,引着萧钰进了御书房。

    偌大的御书房,此刻安静地针落可闻。

    萧钰进去的时候,那股窒息又冰凉的感觉扑面而来,安静,安静地让人有些害怕。

    听到内侍的通报,景宣帝坐在宽大的椅子里,眼神直勾勾地盯着进来的萧钰。

    他看的很是专注和认真,似乎要在萧钰的脸上看出什么来。

    只是,萧钰的脸上平静地如湖面一般,看不清有任何的波澜。

    难道,万全那厮没提前告诉萧钰?

    亏他还特意让万城那老东西去的,感情那老东西守口如瓶,什么都没说。

    萧钰行礼,恭恭敬敬地跪在常守农的身边,行礼后不发一言,等着景宣帝开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