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御书房再次安静了下来,死一样地沉寂。

    韩瑛瞪大了眼睛,心跳如雷,他惊恐地看了一眼景宣帝,景宣帝此刻正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那眼神

    没有愤怒,却有浓浓的冷漠!

    冷漠!

    韩瑛吓得身子一抖,整个人犹如被人掐着了命门一般,直接给吓得五体投地:“皇上,臣惶恐,臣惶恐啊!臣一直都是兢兢业业为百姓做事,从来没有任何的非分之想啊!”

    景宣帝拍了拍手掌,像是在鼓掌一般:“好一个为民做事没有非分之想!那朕倒要问问你,你查出了什么?”

    “常大人与萧大人利用职务便利中饱私囊,侵害百姓财产,欺男霸女,官商勾结,无恶不作”韩瑛不晓得萧钰给了景宣帝什么,但是他知道,自己只有死死地咬住常守农做的恶,才能让景宣帝不疑心。

    “好一个欺男霸女,官商勾结,无恶不作。”景宣帝听完了韩瑛的话,冷笑连连:“韩瑛,朕还从不知你还有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睁开你的眼睛,好好看看这里头是些什么东西。”

    萧钰递上去的东西被景宣帝摔在了他的面前,韩瑛整个人都不好了。

    景宣帝生气了,在看了萧钰给的东西后生气了,萧钰究竟给了什么东西给皇上。

    偷偷地告状了的万城这回悄咪咪地长舒了一口气。

    感情状元爷还是有后招的呀!

    他悄悄地换了个舒服的站姿,手里头的拂尘也舒舒服服地横在臂弯里,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韩瑛颤抖着手拿起册子,每翻一页,他的脸就白上三分,等看到最后的时候,他吓得不停地求饶:“皇上,微臣瞎了眼,被人蒙蔽了,这些,都是,都是曹家母女说的,微臣听信了她们的谗言,其他的都不知情啊!皇上,皇上”

    曹夫人和曹秋珊原本一直都在哭哭啼啼,听到韩瑛的话,这回也不哭了,曹夫人问道:“韩大人,明明是你”

    “曹夫人,您陷害常大人萧大人,您也不能拿我当刀子啊,你们这可是害死我了!”韩瑛打断了曹家母女的话,妄图要捂住她们的嘴。

    可这是哪里,御书房,景宣帝想要听真话,又有谁不敢说真话。

    “哦,你们怎么陷害常大人和萧大人的,说来听听!”景宣帝喝了一口热茶,斜睨了一眼万城。

    这老东西,看来还是告了密的,不然这萧钰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证据给装在身上呢!

    万城也注意到了景宣帝的目光,嬉皮笑脸地谄媚了两声。

    曹夫人可不是省油的灯,皇上让她说真话,她怎么能不说。

    “皇上,是韩大人,是韩大人让民妇这么说的,他说了,只要我们这么说,秋珊就能在京城立足,他就收秋珊做他的干女儿”曹夫人说道。

    “胡说,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韩瑛还要辩解,曹秋珊也知道事情不对劲,忙实话实说:“韩大人,是您说的,只要民女按照您说的这些陷害常大人,您就会替民女找个更好的人家,风风光光地用韩家干女儿的身份让我嫁出去,您别说话不算话啊!”

    一切都水落石出,陷害常守农和萧钰的韩瑛被景宣帝打入了大牢,一定要问出幕后主使是谁,而曹家母女由于说假话也被押入了大牢。

    常守农坐在马车里,浑身湿透,一脸的惊魂未定。

    “阿钰,你给皇上看的是什么?”常守农后怕过后,就问萧钰拿得是什么东西。

    “是当年卖掉温家家产的一些凭证。阿萝全部收集好了,都放在那本册子里。”

    常守农脊背发凉:“阿萝她怎么知道会有人陷害咱们?”

    萧钰摇摇头,笑道:“阿萝不过是留了个心眼。”

    “她的这个心眼,可是救了我的命啊!而且,当初要不是你们夫妻两个劝说我不能低价卖掉温家的家产,不然这真是长了一百张嘴都说不清楚了。”

    萧钰:“师父,从咱们来京城开始,您不觉得,一直有人在幕后算计咱们嘛?先是我,再是您!”

    常守农经萧钰一提醒,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不对劲:“你的意思是说,有人要除掉咱们?”

    萧钰点点头。

    “是谁?”

    “是谁我现在还不知道,不过我猜想,这个人的身份一定不简单,不然,不会有这么多朝廷大员一而再再而三地陷害我们。”萧钰猜测道:“我们并没有做什么得罪他人的事情,怎么会有人针对咱们呢?”

    常守农也觉得奇怪:“从来京城的那一刻开始,你,我,似乎都上了别人的道。这人是谁,这么针对咱们。”

    师徒两个沉默了。

    是谁,他们目前还真的不知道。

    萧钰回了家,谢玉萝看到他平安回来,便知道常守农肯定也安全了。

    “师父回去了吧?”

    “嗯,送回去了。”萧钰牵着谢玉萝的手,二人去了书房。

    “阿萝,从我们到京城的那一刻开始,你有没有觉得我们总是在被人算计?”

    “被人算计?”谢玉萝闻言一怔,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眼神略带惊恐。

    “阿萝,你怎么了?”萧钰发现了谢玉萝的变化,忙关切地问道。

    谢玉萝摇头,笑道:“没什么,只是你突然说我们被人算计了,心里头有些害怕。”

    “我也只是这样猜想,至于是不是真的,也不一定,只是到了京城之后,我和师父发生了一些事情,不得不让人多想。”萧钰安慰道:“不过也许是我想多了,你别担心。”

    “我不担心!”谢玉萝笑道,不过心中依然有些害怕。

    书里头,陪着萧钰到京城的温静安,得了长公主的青眼的也是温静安。而现在,温静安依然是长公主面前的红人,可是萧钰却是自己的丈夫。

    温静安只是一个平民百姓,她自认温静安没有那种能力陷害萧钰和常守农,可若是长公主动手呢?

    长公主想要陷害阿钰和常守农,那可是易如反掌!

    一想到就是长公主,谢玉萝心里头就害怕地不行,长公主

    那个连过个生辰都没人替她过的长公主,当真会为了给温静安报仇,对阿钰和常守农动手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