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曹家母女被关起来了?”谢玉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有些震惊。

    萧钰点点头,“她们被人带到了今上面前,污蔑师父和我,今上让师父将她们关押进了大牢。”

    “为什么要师父将她们关押进大牢?”谢玉萝有些疑惑地问道,“曹家母女之前就想算计师父,现在师父又将她们关押起来,若是被有心人知道的话,会不会认为师父在公报私仇?”

    萧钰擦了把脸,笑着看着谢玉萝不说话,不过眼底流露出来的都是赞赏之銫。

    谢玉萝愣了下,很快就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你们是故意的?”

    萧钰跟阿萝没什么好隐瞒的,点点头说道:“阿萝,你等着看吧。”

    外头漆黑的夜,里头明亮的烛火,将萧钰的眼睛映照的亮晶晶的。

    每个月的十五,长公主都会去静福寺住上几日,烧香拜佛,祈求还愿。

    到了静福寺,同往常一样,长公主去主持那里听佛经,英嬷嬷带着温静安去了后院。

    温静安看到长公主这一趟出行也只带两个嬷嬷和两个丫鬟,不免有些好奇,“公主每个月都会到这里来住嘛?”

    英嬷嬷笑道:“可不是嘛,每个月都会来。”

    “都是来祈求小郡主早日回来的嘛?”

    “嗯,都是。”英嬷嬷乐呵呵地笑道:“这么多年,可不就感动了菩萨了嘛,终于有了小郡主的消息了。”

    “公主真是个长情之人。”温静安感慨地说道,话语里有艳羡也有些落寞:“小郡主若是回来了,长公主的全部爱肯定就都在小郡主的身上了。”

    英嬷嬷没听出温静安话里头的意思,直截了当地说道:“小郡主是公主的命啊,若是回来了,我敢说,这全京城除了皇后和太后,全天下再也找不出比小郡主身份受宠的人来。”

    温静安一脸的艳羡,声音难掩失落和伤心:“若是我娘还在的话,我也是我娘手心里头的宝。”

    她的声音压得低低的,英嬷嬷光顾着收拾东西,没回应温静安的话。

    长公主听完了佛经,回到后院就到了吃中饭的时候,英嬷嬷和荃嬷嬷伺候长公主吃斋饭,温静安却不在。

    “静安呢?怎么她没过来?”长公主问道。

    英嬷嬷福福身子,“回公主的话,温小姐她身子有些不舒服。”

    “不舒服?来的时候不还好好的嘛?可是这路上累着了?”长公主担忧地问道。

    英嬷嬷也是一脸的茫然:“奴婢说去找大夫,可温小姐说不用,说是躺一会儿就好了。”

    “我去看看。”长公主连饭都顾不上吃,去看温静安。

    房间里特别的安静。安静到能清楚地听到温静安的抽泣声。

    长公主征愣了一下,看了一眼英嬷嬷,然后进去了。

    荃嬷嬷和英嬷嬷也紧跟着进去,就在进去的这段路中,荃嬷嬷小心翼翼地问英嬷嬷:“温小姐是怎么了?怎么好端端地就病了?”

    英嬷嬷也不知道啊,“刚开始上来的时候,她跟我还有说有笑的,我也不知道”

    “你跟她最后说了什么?”荃嬷嬷心思细腻,听说之后就有了疑惑。

    英嬷嬷仔细想了想,“今儿个她跟我说,公主对小郡主可真好。”

    “还有呢?”

    “她似乎说了,若是她娘在的话,她也是她娘手心里头的宝贝。”英嬷嬷说完,突然明白了什么,“你瞧瞧我”

    两个人快步进去,就看到温静安被长公主抱在怀里。

    二人似母女一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