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带着一丝玩味的调侃。

    就连倪梁都有些好奇的看向了谢玉萝,眼神带着一丝疑惑。

    谢玉萝没有看其他人,眼神一直都在关注着方氏的神态。

    果然,谢玉萝的话一出口,方氏整个人都呆住了。她神銫慌乱,就像是落水的人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似的直接看向了邵东!

    邵东眼神慌乱,慌慌张张地就转移了视线:“官老爷,酒别重逢的酒害死了人,你们把这群凶手抓走,抓走!”

    倪梁怎么会听邵东的,他看了看慌张的邵东,再看了看花容失銫的方氏,立刻就明白了谢玉萝刚才那句话的含义。

    “方氏,问你话呢,你如实回答!”倪梁大喝一声,吓得方氏抱着两个孩子的手不由得一紧,整个人往后头一缩,一句话都说不上来:“我,我”

    谢玉萝上上下下打量着方氏,乘胜追击:“你相公是送货的,家境一般,看你们一家人的穿着也能看得出来,衣着朴素,不是有钱人家,可是你耳朵上的耳铛,这一副耳铛,要上百两银子吧,是从哪里来?”

    方氏方寸大乱:“我,我相公买,买给我的。”

    “买的?在哪里买的?”谢玉萝凑过头去,仔细看了看方氏耳朵上的耳铛,“这耳铛款式虽普通,却也别出心裁,特别是这玉质,虽谈不上好,却也不差,我想,只要把这一对耳铛拿到首饰店里去问问,就能知道这副耳铛是在哪里买的了。”

    围观的老百姓这时也注意到了方氏耳垂下的耳铛,人多力量大,立马就有眼尖的人说道:“那是多宝阁的耳铛,我也给我娘子买过一副一模一样的,一百二十两银子呢!”

    董老夫人愕然地看着自己的媳妇被倪梁审问,她茫然地听着那副耳铛的由来,错愕地问道:“儿媳妇,你不是说,那副耳铛是你花了两个铜板在摊子上买的吗?怎么会是一百二十两?你哪里来那么多的银子?”

    “娘,是阿禾,是阿禾送给我的。”方氏回应道:“相公攒了很久很久的钱,说是我嫁给他这么多年也没给我买过什么贵重的东西,就攒钱给我买了这个,他也不让我跟你说,怕你心疼,就让我说是两个铜板在摊子上买的。”

    刚才那个开口的人直接喊道:“直接去多宝阁拿了记录,不就知道是谁买的嘛!”

    倪梁心思一动:“还有记录?”

    “有的,有的,谁在那里买了东西,都有记录,就怕以后货品出什么问题扯皮呢!”那人看到自己帮上了官府衙役的忙,得意洋洋地说道:“这耳铛可不便宜,听多宝阁的人说,一共就就五对。”

    倪梁心领神会,对身边的一个衙役点点头,那衙役立马挤出人群去了。

    方氏看得魂飞魄散。

    邵东也是一脸的惊恐。他怎么就把那份记录给忘记了,当初买的时候,多宝阁是把他的名字给记下来了。若是把多宝阁的记录拿来了,那不就那不就知道是他买的了?

    他凭啥给自己好兄弟的媳妇偷偷摸摸地买耳铛啊?

    邵东脑瓜子一转,与其让别人查出来是他,不如自己主动坦白,这样的话,还能给自己赢得一线生机,反正董和已经死了。

    邵东眼珠子一转,就说道:“弟妹,那耳铛不是董老弟去买的,是他给钱让我去买的。官老爷,那耳铛是我买的,不是董和买的。”

    倪梁冷笑:“是董和让你买的,还是你自己买的?”

    “是董和,是董和说她娘子命苦,说他不懂女人用的那些东西,所以才给钱让我去买的。多宝阁那边记录的人也是我。”邵东在心里头将方氏骂了个祖宗八代,这个时候,还戴耳铛出来,不是自己送出把柄让别人抓嘛!

    好一个反口!

    倪梁看了眼谢玉萝,至此已经全部明白了谢玉萝的意思,他冲谢玉萝点点头,转头突然问董老夫人:“董老夫人,你儿子儿媳妇平日里头关系如何?”

    董老夫人说:“虽偶有吵架,但是二人也算是相亲相爱。”

    “那邵东呢?平日里头你儿子不在家,邵东也经常过去?”

    董老夫人不说话,警惕地看着倪梁。

    “你们与邵东家就住隔壁,想来关系非常好,你们邵叔叔平时对你们好吗?”倪梁突然转头问向了方氏怀里的两个孩子。

    两个孩子才十来岁,虽然懂事,却也不懂事,也听不懂大人们之间的那些弯弯绕绕,他们只知道邵东对他们很好,不能说不好,若说不好的话,娘会不高兴。

    “好的,邵叔叔对我们好极了,每天都会送好吃的给我们吃。”小姑娘回答道:“他经常帮我娘做事,我娘总说邵叔叔是个好人。”

    “你这死丫头,你说什么呢!”方氏一巴掌拍在了小姑娘的头上,小姑娘被打疼了,疼的哇哇大哭。

    “小孩子童言无忌,不过说一些再寻常不过的话,方氏,你急什么?”倪梁反笑道。只有心虚的人,才会觉得这普通不过的话都是错误的!

    倪梁站起身来,意味深长地看了方氏和邵东一眼。

    二人之间的关系已经呼之域出了,若是能证实二人之间存在着的某种不可告人的辛密关系,那董和的死,就有猫腻了!

    可如何证实这两人之间的关系呢?

    倪梁正在思考的间隙,就听到宋长青说道:“既然命案涉及到我,倪大人,我就随你走一趟吧。”他在替倪梁争取时间!

    倪梁愣了下,看向了谢玉萝,谢玉萝也一怔。

    “我卖的酒没有一点问题,更不会毒死人,还希望倪大人还我一个公道。”宋长青云淡风轻地说道。似乎他接下来要去的不是府衙,而是要赶赴一场唯美的旅程。

    邵东已经迫不及待了,他一点都不想再继续待下去了,他觉得,这个倪梁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可他又不敢往下头深想,“官老爷,我兄弟的死,就靠您沉冤昭雪了。”

    倪梁一挥手:“将人带回去。”

    宋长青作为嫌疑人,被倪梁带走,尸体也被抬走了。

    临走时,宋长青经过谢玉萝的身边,看到她担忧的样子,宋长青低语道:“不要怕,我相信你,一定会救我出来的。”

    刚才谢玉萝的那些暗示,宋长青都听明白了。

    只是暂时没有证据来证明她的推测,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不如他主动归案,给谢玉萝和倪梁争取时间。

    谢玉萝坚决地说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快救你出来。”

    宋长青回给她一个笑,温情又坚决,“我信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