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看着头顶的黑云,逐渐凝聚成人形。

    浩浩荡荡的力量,让人感到窒息。

    “你想要跟我谈什么交易?”那人形甚是诡异,没有面容。

    “在山中深处,那巫族强者,乃是我们的亲人,只要你肯放过他。”

    “尽管提条件,只要我们能够做到。”商尹用谛听的语言去传递。

    “我要让你们,将整个刺界的人驱逐出去,你们可以办到吗?”那人形再度道。

    “”商尹沉默了。

    “滚吧。”人形冷笑。

    “那是我朋友的父亲,你这个条件,的确让人很难办到,可以换一个吗?比如让你踏入永恒?”商尹知道,这都是套路。

    漫天要价,坐地还钱。

    “你口气很大。”人形没想到,商尹竟然会开出这样的条件。

    “倒也不是口气大,身边踏入半步永恒的人不少。”商尹一边用谛听的语言传递。

    一边握着手中的断剑,或者说斩道剑,正色道:“这是不久之前,我师尊击溃天道斩圣剑所流散的碎片,被我炼入剑中。”

    “他已渡过惊世大劫,对于如何踏入永恒,有不小的心得体会。”

    商尹神色坚定。

    “永恒的气息”人形动摇了。

    永恒,一直都是困扰着诸多九阳圣心境顶尖人物的问题。

    别说是完全踏入永恒,就连半步永恒,都是一道难以跨越的障碍。

    一点失败,就是身死道消。

    “货真价实。”商尹颔首。

    而后在一旁的庄闲,虽然听不懂彼此之间的语言,但却能够意会出商尹的想法。

    自他身前,凝聚出一柄当日的天道斩圣剑。

    以他的修为,所凝练出来的天道斩圣剑,更具备当日的真意。

    哪怕是人形都有些忌惮。

    庄闲在八阳圣心境竟然就能够有这等领悟,显然是有人踏入永恒的时候。

    所流散出来的一些碎片,被他所炼化,凝练出自己的手段。

    人形原本觉得自己的化道之力,可以消解天下大部分的攻伐。

    唯独眼前庄闲天道斩圣剑,他竟然只能够化去其中一成。

    它很清楚,这就是涉及到永恒的规则之后,对于圣心境的绝对压制。

    要知道庄闲才只是八阳圣心境而已。

    一旦到达九阳圣心境,如果没有化道巫山的大局加持,甚至根本压制不住。

    “你说他是你们的至亲,可我除了从这一件法器能够感知出来有他的气息,你们的血脉,没有与他有一丝相似。”人形冷笑道。

    商尹觉得此事有戏。

    看向刑天海棠,道:“你勾动自身气血,看能否与自己的父亲,产生共振。”

    刑天海棠明白,她引动自身,一时间,气血如海,席卷苍天。

    一股无尽的战意在蔓延。

    气血的涌动,如同雷音战鼓,轰轰而鸣。

    人形看到眼前这一幕,震惊了。

    这的确与刑天星一脉相承。

    “我可以让你们见一面,但只能够她孤身一人入山,或者是你。”人形又道。

    “行,我去。”商尹用谛听回应道。

    这下,刑天海棠也意会出来了。

    “我去,他是我的父亲,你去见,这算什么?”刑天海棠一字一句道。

    “我去,风险是最低的,我实力境界最弱,利用价值低,它留下我,没有意义,但是如果它能够掌控你父亲,也能够掌控你!”商尹从最真实的角度出发。

    “眼下你父亲的情况,生死不明,情况未知,如果我出事了,你能够为我报仇,可你要出事了,对方要掌控了你,我要报仇的难度可真的是增加了许多,本来就不好对付。”

    “”刑天海棠竟然无力反驳。

    庄闲哑然失笑,但不得不说,这就是最现实的。

    “这是我的事情,我去!”刑天海棠不想让商尹犯险。

    “你与它语言不通,甚至都无法对话,怎么去?如果我回不来了,你答应我一件事。”商尹认真看着她。

    “什么事?”刑天海棠看了看那人形,的确自己无法解读对方的语言。

    商尹拥有谛听手段,与之进行交流。

    “如果我回不来,你去商界,找到帝女商素问,帮她复辟商帝之位。”

    他想了想,自己余生所要承担回报的事情,就是商素问。

    毕竟是天商世界,让他有了现在。

    一路走来,对他也是诸多指点。

    “好。”刑天海棠没有任何的犹豫。

    庄闲没有说话,看向商尹的眼神,多出一丝的欣赏。

    这样的事情,一般人,很难做到。

    眼前这一座大山,给人带来的那种压迫感有多强,他非常清楚。

    商尹竟然能够提出这种要求,这已经不是胆识过人了。

    人形没有说话。

    转身离开,在前方开路。

    商尹紧随其后,商唐看到这一幕,神色复杂。

    他怎么能够为身边的人,做到这一步?

    自己活了漫长的岁月,历经诸多灾劫,走到今日,面对化道巫山,尚且内心都会不由自主的恐惧。

    商尹想要克制内心的恐惧,怕是不容易。

    夏昕眼眸含泪,担心不已,这可是自己的兄长,可是她知道自己阻止不了。

    寒青音也沉默着,没有说话。

    帝女商素问,她一路走来,与商尹相处时间不算短。

    可是帝女商素问,她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一开始还以为是跟商唐靠近的说辞故事,可刚才临行之前交代遗言。

    他又说得那般认真,让她就觉得这件事,似乎不假。

    商尹入山。

    感觉到四面八方的天地规则,都是化道之威。

    自己的力量被压制,在大局之中,自己如同一个孩童,任人拿捏。

    这里的力量,压制着天地间万道之威。

    而那无脸人形则是在这一刻,口吐人族的语言:“你胆子很大。”

    商尹直接只觉得脊背发凉,一股寒气直冲头顶。

    “你既然能够懂得人族语言,为何刚才还故意与谛听交流。”

    “我只是想看看,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结果可真是让我惊喜。”

    “那个女人明明是个傀儡,可是却能够有与刑天星共振的血脉?”人形出现在他面前,声音透着诡异。

    商尹有一种窒息感,浑身无力,他发现此刻的自己,不是用自己的力量凌空飞行。

    而是这些化道之力,将自身包裹,带着他走。

    也就是说,眼前的人形可以随意夺走他的一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