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刑天海棠看着早已失去生命气机的父亲。

    想了想为何从一开始,子霄没有出现,是因为它也不想让自己的父亲死。

    似乎早就也遇到这一幕。

    只是他们一直在化道巫山之外。

    三番两次的试探,呼应。

    最后子霄不得不出现,还用了恐吓的手段,希望可以逼退来人。

    可是商尹却抛开个人生死,愿意与之同行。

    这一切的一切。

    她都明了。

    “你进入到我阿爹的身体之内吧。”

    “多年以来,你们都已经成为生死兄弟。”

    “总要有人要替他活下去。”刑天海棠知道,如今的自己,也要为当年的那个人活下去一样。

    “化道兽,天生地养。”

    “无形,以一方天地为根。”

    “虽然有消解天地万道之伟力。”

    “但却也会受一方天地桎梏,唯有找到合适的身躯,才能够摆脱。”

    子霄自言自语,而后进入到刑天星的体内。

    源源不断的化道之威,从四面八方涌来。

    整个宫殿大道之威激荡。

    若是寻常的肉身,承受这其中的力量,怕是会当场爆裂开来。

    可刑天星的肉身,历经无数年熬打。

    虽然渡劫失败,没有从真正意义上踏入半步永恒。

    但也活了下来,身躯得到劫罚的洗礼,对于承受子霄的力量,并不难。

    或者说,其实刑天星渡劫成功了。

    只是生命本源受到不可逆的伤害,故而等于失败。

    商尹深吸了一口气。

    眼前的子霄,实力怕是可以跟布衣圣相同日而语。

    毕竟在这化道巫山,他近乎就是无敌的象征。

    简直太过逆天了。

    拥有了刑天星肉身的他,哪怕让其掌握半步永恒力量的形,纵然不具备其神,也不是常人所能够抗衡。

    化道巫山。

    遮天蔽日,大道漩涡席卷,万兽惊恐逃散,根本不敢靠近。

    恐怖的气息层层涌动。

    在山脚下的庄闲眉头紧锁,他回到战车之上,道:“若是有什么不对,第一时间退走。”

    “不行,我不能丢下我哥!”夏昕正色道。

    “不活着,怎么为他报仇?”庄闲看向憨憨,夏昕等人,将他们逼退。

    “庄兄说得对,不是我们贪生怕死,的确眼前这种情况,我们的实力不在一个层级。”林夕神色有些悲凉。

    只是下一瞬。

    商尹与刑天海棠就从天而降。

    来自化道巫山深处的一股力量,涌入她的眉心。

    刑天海棠满脸泪痕,见到父亲之日。

    就是他丧命之时。

    如果自己不是那么执着,也许自己的父亲能够活得久一点。

    “不要瞎想了。”

    “至少令尊不会抱憾而死。”商尹拍了拍刑天海棠的肩膀。

    “刚才是怎么回事?”庄闲问道。

    “那化道兽”商尹将事情简明扼要,娓娓道来。

    “原来如此,此事也算是圆满,终究能够见到自己的至亲一面。”庄闲能够理解。

    刑天海棠默不作声,回到战车之内。

    可就在这时,一道身影从天而降。

    “好久不见。”

    来人正是神魔之子。

    看着商尹手中的断剑,带着面具的他,内心也抑制不住的震撼。

    “看来你竟是参透了其中的奥秘,使之能够为你所用。”神魔之子淡笑道。

    “运气吧。”商尹不曾想,竟然能够在此地相见。

    “你变得越来越强了,身边的人也是。”神魔之子又道。

    “你竟然也在八阳真圣境的巅峰?”商尹能够感觉到,神魔之子的实力,竟是与庄闲相差无几。

    “这些时日,有了些许造化,运气。”神魔之子目光灼热,道:“我准备对元始域,开启一场前所未有的战争,你真的不打算跟我一起干么?”

    “什么?”商尹眉头一挑。

    自己虽然与元始域关系也没那么亲,但元宗也好,或是元始界的人也罢。

    对自己都相当友好。

    “看来你是不愿意了。”神魔之子摇了摇头,打算离开。

    “你要怎么样才肯罢手?战争一开,死伤大多都是无辜之人。”商尹正色道。

    “没有人是无辜的,镇压神魔两域,分润走其中的气运,断了神魔两域无数人的后路,活在元始域的人,高高在上,俯视众生”

    “他们该死了。”

    神魔之子的执念如此。

    “如果说,我能够破开通元大峡谷的布局,并且让神魔两域不受气运压制,你能够停止复仇么?”商尹看着神魔之子。

    “哦?如果你真的能够做到,我可以考虑不发动战争。”不过神魔之子很清楚。

    只要商尹那么做,就是与元始界诸多顶尖存在为敌。

    到时候,对方就会把商尹逼迫到自己所在的阵营来。

    “你说话算话吗?”商尹又问。

    “我发誓,若是你能够完成,那我必然遵守誓言。”神魔之子掷地有声。

    “那你给我一些时间,我准备回到神魔两域。”商尹知道,神魔之子的执念,就是不甘心自己的子民就这样不停被压迫。

    站在他的立场上,这的确没有错。

    如果不这样执行,自己的子民只会不停被压榨,索取,生来一切努力都在为别人做嫁衣。

    “好,期待你的表现。”神魔之子转身离开,只留下一句话:“如果你做不到,那整个元始域的人,都会死”

    商尹知道,神魔之子并非危言耸听。

    上一次死域来袭,绝非偶然,怕是其中有神魔之子的身影在。

    哪怕是因为死界与元始界高层的博弈。

    他也觉得此事必有关联。

    “唐伯,我们在刺界的事情结束了,如今要先离开。”

    “你就在黑帝城等我的消息,这些时日,号召效忠素问帝女的旧部。”商尹郑重道。

    “好。”商唐对他已然不再怀疑。

    他也知道,从今日后,化道巫山深处的存在,怕是更难被撼动了。

    商尹等人进入到战车之内,憨憨驾驭战车,先回到黑帝城,而后从董先所开辟的空间,直接前往星空之路。

    如今,整个元始域的诸多无辜黎民百姓的生命就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无论如何。

    自己都要把这一件事给办妥。

    否则,战争一旦爆发,怕是神魔两域的血脉,也会有巨大的凶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