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荆棘战车,在星空宇宙当中遨游。

    憨憨日日夜夜,与荆棘战车共融,用刑天海棠交给他的方式,去喂养其中器灵。

    如今憨憨与刑天战车相当契合,再加上他身上的九黎战甲,惊鸣斧,天狞霸枪。

    一身法器,阵容相当豪华。

    朱麟一直就对憨憨的待遇,羡慕不已。

    感觉商尹对他就是有偏心。

    获得什么造化,几乎都没他的份。

    “为什么要介入这种事情?”夏昕有些不理解。

    “我们的力量,要跟元始界抗衡,实在太难了。”

    “通元大峡谷是他们的布局。”

    “定然不允许外人来破坏,就算玉云对你很有好感,也不可能答应。”

    “只能试一试了。”商尹虽然也很想能够办成这件事,获得海量的阴德币。

    他知道,只要自己一成功,就能够翻身了。

    “我能够拖一天,那么元始域的百姓就能够多活一日。”

    “能不能够做到是一回事,实在不行,退走就是。”

    “一切都是定数。”庄闲显然对通元大峡谷并不陌生。

    因为那正是曾经归藏当中,顶尖十佬的杰作。

    多年以来,掠夺神魔两域的气运,断去别人的后路,如此霸道强势。

    元始域会遭到神魔之子的反噬,也是在因果之中。

    虽然元始域的那些普通的黎民百姓,无权决定上层所做的事情。

    但他们置身元始域当中,也是从中获得好处。

    会遭到反噬,也在情理之中。

    这一点庄闲看得比商尹通透,这就是天地自然规律。

    “我明白,尽力而为吧,能够让最底层的百姓,伤亡降到最低,那是最好不过。”

    商尹等人手中有一幅星图,乃是商唐所给予的。

    走最近的路,回到元始域。

    星空之路,太过漫长。

    纵使有庄闲结合天地力量,对荆棘战车进行增速,回去的路途,也耗费了百日之久。

    商尹一路上,夯实自己的根基,凝练《天人经术》,与体内的《山河社稷》彼此共融结合,成为属于自己个人理解的《天人社稷》的经术。

    那一枚符纹,既有壮阔的山河社稷,也有天人之间的交感。

    是天与地的共振。

    是人与道的共融。

    《八卦瞳术》也因为商尹对于体内纹经的提升,而产生极其玄妙的蜕变。

    如今他的双眸,蜕变成八卦天瞳,与天道共振,运转自如。

    起心动念,杀术可瞬间成形。

    同时《东皇九剑》中,其中两剑也被商尹凝练得炉火纯青。

    在与商尹的对招当中,拥有境界优势的林夕,对付起来,业觉得不好对付。

    这一日,回到元始域的边界。

    商尹等人都没有前往阴阳关。

    他们的目的,就是神域。

    经过通元大峡谷的时候,发现此地依旧没有任何的变化。

    如果有,只是此地曾经陨落的存在,似乎有造化被唤醒的痕迹。

    当他们一路回到神域的时候。

    发现这里的格局,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张信景为神朝之主,得知自己的爷爷奶奶,在通元大峡谷中得大造化。

    两人如神仙眷侣般遨游世间。

    商尹心中松了一口气,如今在张信景的治理下,整个神朝的气象变得祥和,宁静。

    似乎已经进入了一种休养生息的状态。

    他并没有去打扰,只是通过用打探消息的方式,得知这一切。

    原本想要回到洛氏,又怕太张扬。

    知亲人无碍,商尹也就能够放心前往辽国漠北所在之地。

    荆棘战车虽然在星空宇宙横渡看起来不快,可是若再神域境内,也就是几个时辰的事情。

    来到大龙本尊所在之地。

    “大龙,去吧,炼化你的本尊以及锁龙池上的镇源碑。”在布衣圣相身边的日子里,商尹知道此物可镇压天地本源,压制所有。

    乃是一件不可不多的奇物,乃是自然生成,并非认为炼化,与混沌天泥有异曲同工之妙。

    陶葫芦,加上镇源碑,还有庄闲手持天山镇,当日周山法器深处的天材地宝,被刑天海棠搜刮一空后,她就将此物交给庄闲。

    因为也就只有他才能够将此物的威力,发挥到极致。

    “阿保,你也可以将辽族先帝融入洪荒大纛当中。”

    “不然的话,大龙本尊被炼化,镇源碑取走之后,这里的葬局就会崩塌。”

    商尹交代了一番。

    “明白。”

    大龙与耶律保,同时进入到葬地之内。

    接下来,自己要做的就是等到。

    “这手段,的确有点狠。”置身在神域当中,看着诸多规则变化,庄闲感叹道。

    “这种诅咒,虽不致命,但若是踏入神躯境后,不尽快解脱出来,终身入圣无望。”

    “只有让那些踏入神躯境的天骄,感知到这种诅咒的存在,才能够尽快将他们从神域与魔域当中驱赶出来,而唯一的通道,就是通往元始域。”

    商尹心中无奈,这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

    几界之间爆发的战争,所遗留下来的后果。

    已经说不清谁是谁非了。

    如今神界与魔界是什么状态,自己也一无所知。

    不过他心中却是有了打算。

    “所以我很理解神魔之子,没有一个人愿意看着自己的子民被如此压榨。”

    林夕对于神魔两域并不陌生,甚至那些最卑微的人当中,有一半都是从神魔两域而来:

    “当年在元始域,的确有不少从神魔两域来的天才,年纪轻轻,然而若是不听话,便会被斩杀。”

    “不少人都在阴阳关苟延残喘。”

    就在几人说话间,漠北的气候开始发生变化,这里原本常年无雨。

    而在这一刻,天穹中,阴云密布,细雨纷纷,从天飘落,脚下的沙地被浸湿。

    一片片青叶从脚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被镇压的地脉,因为镇源碑被取走,所有的生机,分润在整片漠北,生机弥漫。

    与此同时,耶律保收走辽族先帝,也破掉此地的葬局,就不用无时不刻汲取此番天地的生机。

    商尹很期待,两个人出来之后,大龙实力必然又会更进一步。

    如果能够争取足够的时间,镇压通元大峡谷的无上龙脉,让大龙炼化,那他的实力,必然能够有进一步的飞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