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漠北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如此巨变,让不停往漠北方向建城的辽国子民都不由得大吃一惊。

    原本水源奇缺,生机凋敝。

    如果不是有水妖调动水源,各大城池当中,很难有生灵存活。

    水妖近乎完成了全面的迁徙,并且开凿出部分的水源。

    如今天象出现如此巨大的变化。

    辽国上下振动。

    三天后。

    耶律保最先从地底出现,他手握洪荒大纛,显然实力有巨大的提升。

    甚至商尹都从他身上感受到浓烈的帝韵。

    似乎只差一步,耶律保就能够踏入圣心境了。

    先祖底蕴,再加上自身血脉返祖共振,可想而知。

    “阿宝,昕儿,你们先回到辽国。”商尹突然道。

    “哥,你想做什么?”夏昕蹙眉。

    “通元大峡谷一行,不太好对付,而且整个神魔两域应该会发生不小的震荡。”

    “我要你们留在辽国,坐镇其中,以防有失。”商尹正色道。

    “不行,我要跟着你。”夏昕斩钉截铁道。

    “是啊,商兄。”耶律保也想要尽自己的一份力。

    “你们保留实力,放心吧,有海棠,庄兄护着我,至少能够保平安。”

    “多出你们,一旦遭遇顶尖强敌,海棠还会耗费多余的力量来保护你们。”

    商尹知道,自己只能够这样说。

    耶律保与夏昕也知道,两人至今都没有踏入圣心境,的确是累赘。

    林夕都已然悄然入圣,一身手段,鬼神莫测。

    虽然平日里似乎总在与女子双修,但修为却是一点都没有落下。

    如今都已经突破到二阳圣心境,并且在逐步攀升。

    似乎先前的积淀,都在持续薄发。

    心无挂碍,游戏红尘,这就是林夕的道。

    “罢了,那就听商兄的话吧。”耶律保拉住夏昕的手。

    她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的确,自己和耶律保在接下来通元大峡谷中,的确发挥不出太大的作用。

    “哥,那这个你留着。”夏昕取出一枚空间戒指,这是与夏国先祖相关的造化。

    “好。”商尹没有拒绝。

    “商兄,告辞。”

    “哥,憨憨哥,海棠姐,庄闲兄,林夕兄,你们要小心。”夏昕行了一礼。

    两人破空而去,众人目送他们离开。

    “唉,看来我也是一个累赘。”这时,寒青音开口了。

    她很清楚,商尹连自己的亲人都这样对待,更何况是她?

    “你可以先回神域寒氏,以你如今的修为造化,兴许能够从寒氏中有所收获。”商尹笑道。

    “除此之外,让整个神域进入戒备的状态,若是有什么大道波动,也能够抵挡住其中危险。”

    商尹也不知道,在通元大峡谷接下来的情况会发展到什么地步。

    有所准备,总是好的。

    “行吧。”寒青音也很清楚,当日她很卑微,寒氏内部也容不得她。

    如今自己修为无限接近于圣,已然有主宰寒氏的资格。

    况且父母也都还健在,的确可以回寒氏一趟,或许当年先祖有留下更大的秘密,也说不定。

    “去吧。”商尹也目送她离去。

    寒青音的身体化为雪花,流散在众人面前。

    “啧啧,身边的美人都被你遣散干净了。”林夕能够看到,商尹给这些人都安排好后路。

    “林夕兄,接下来的路,可不好走。”商尹笑道。

    “无妨无妨,三千红尘,游历世间,我想多见见。”林夕一副我打光棍,我不怕死的模样。

    “接下来,就等大龙了。”商尹知道,大龙不可能走,而庄闲也对那拥有灵智,汲取两域无数年来的气运与力量的顶尖龙脉极其感兴趣。

    一晃眼。

    十二天的时间过去。

    整个漠北已然大变样。

    遍地青草,姹紫嫣红,无数年来被压制,被汲取的生机,在这一刻。

    恣意绽放。

    大龙凭空浮现,他原本就炼化了神魔之子所留下来的玉板。

    如今又炼化了玉碑,并且将自己的本尊进行共融。

    “我可以了。”大龙如今的模样,甚是俊美,拥有最完美的人形状态。

    头生两根龙角。

    如同美玉,一根流散着镇压之威,一根交织着浩荡法阵。

    昔日那玉板当中的诸般大阵,如今大龙已然能够信手拈来,了然于心。

    七阳圣心境。

    庄闲微微颔首,大龙如今的修为造化,的确极其不凡。

    因为乃是以龙脉化形的姿态,斩断与此间天地的维系,不然的话,他的战力会变得更强。

    “走!”商尹大笑。

    大龙也掌握了布衣圣相的造化,再加上庄闲,如此实力修为,让他对抗起通元大峡谷的龙脉,有了几分信心。

    想起当日自己离开通元大峡谷的时候,差点被永远留在那里。

    这一次,是为了破开那一道对整个神魔两域的诅咒。

    荆棘战车划破长空,朝着通元大峡谷所在的方向而去。

    商尹取出当日的镇龙天岩,曾经压制住冥山龙脉,本质上极强。

    “这五块镇龙天岩,辅以混沌天泥,大龙与你联手,加上天山镇,应该能够对通元大峡谷的龙脉,造成压制。”商尹近乎是把自己的家底全部都给掏出来。

    “到时候得看看,我们面对的不仅仅是通元大峡谷的龙脉。”

    “同时还有当年那归藏顶尖十佬的杀局,他既已生命为代价布局。”

    “那么很有可能,他的魂魄,也会成为一方之灵,以这样的方式,延续自己的生命。”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显然,对于归藏,商尹还不够了解。

    但自幼在山河界长大的庄闲,对归藏的手段,并不陌生。

    “你以为,当年那归藏顶尖人物是傻了吗?”

    “心甘情愿为元始界卖命,然后献祭出自己的性命?”

    “以我对归藏那些人的了解,无利可图的事情,他们是不会做的。”

    “也许在当年,他在通元大峡谷这一片土地,发现了什么。”

    “只要我们一旦压制了龙脉,我想整个大局之灵,很有可能会苏醒。”

    “这才是我们要真正面对的敌人。”庄闲一路以来,没少问关于通元大峡谷的情报。

    他的推断,给商尹泼了一盆大冷水。

    要对付的存在,远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可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