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一来二去。

    通元龙脉震怒了。

    它不再将自己的力量分散开来。

    一条偌大的龙形,盘旋在整个大峡谷的上空。

    万丈身躯,风云涌动,雷雨交加。

    一时间,昏天暗地,电闪雷鸣。

    庄闲始终毫无反应,看着那通元龙脉暴跳如雷。

    “就这样看着吗?”商尹笑道。

    “只要它没有发现我们的布局,就不管它。”庄闲笑了笑。

    他的布局很隐晦。

    融入体内精血,近乎与天道规则共融,通元大峡谷占地广泛。

    可调动力量无穷无尽,可这也是它的弊端,有些边边角角的巨石。

    压住它一些并非核心主脉的经络,一时半刻不好察觉。

    “有意思。”林夕笑容灿烂,他从来也没想到,打架能这么打。

    对于刑天海棠来讲,对抗龙脉,基本上就是靠实力硬刚。

    哪里会用这样的手段。

    “正面硬碰硬,那是不得已而为之的。”

    庄闲自幼参悟天道,太清楚什么是逆天而行。

    不是不行,就要看自己行不行。

    大部分情况是不行的,所以要顺势而行。

    借力打力,避其锋芒。

    如同他当日借用天道斩圣残剑对攻紫宵。

    商尹明白他的意图,既然让庄闲主宰一切,他就只能静观其变。

    说白了。

    这一场战争,自己能够介入的情况,近乎为零。

    能够插得上手的。

    只有刑天海棠和大龙。

    就连憨憨目前的实力,也只能够驾驭荆棘战车,随时准备抽身而退。

    在庄闲的眼中。

    看到整个大峡谷支撑通元龙脉的主脉,支撑它的主要力量通道。

    他要做的就是斩断这些主脉与通元龙脉本身的联系,以进一步削减龙脉的战力。

    通元龙脉四处咆哮,杀戮。

    以至于大峡谷中,不少生灵被震碎,变得血肉模糊。

    更有一些太古遗种杂血,被当场撕裂。

    受到龙脉的迁怒。

    此举惊到大峡谷中不少生灵,觉得仿佛是末日降临。

    有些原本栖息在此地的生灵,开始收取自己多年以来,在这里积攒的一切。

    朝着远方逃遁开来。

    看到这一幕,通元龙脉更为震怒。

    对一些存在,展开追杀。

    但毕竟它们逃遁方向四面八方,通元龙脉所能够追杀的很悠闲。

    如果要把所有这些生灵全部笼罩斩杀,对它的力量,又是不小的消耗。

    “啧啧,这通元龙脉,是疯了。”林夕笑道。

    “因为它找不到自己认知的敌人,所以会认为,很有可能是大峡谷里面的遗种作祟。”

    “大峡谷里面的存在,不太受诅咒影响,踏入圣心境不少”

    “那些都有可能对它产生一定的威胁。”

    “尤其这些生灵会带走大峡谷的天材地宝,包裹抽走矿脉,这些都是对通元龙脉本身力量的削减。”

    “它杀心一起,就很难回头了。”

    庄闲平静看着这一切发生。

    龙脉的灵智,与当年那归藏顶尖十佬的灵智,显然并没有完美共融。

    本性终究还是能够压制住他的理性,如果不趁现在将其解决。

    让那归藏十佬的灵智,将通元龙脉彻底掌控,那就真的不好对付了。

    至始至终,商尹等人居高临下,看着这一场闹剧。

    持续了足足二十天。

    通元龙脉几乎将整个大峡谷的生灵灭绝干净,逼走一切。

    这才逐渐陷入平息。

    当庄闲感知到龙脉的力量,陷入沉寂的时候,他已经盯住一条距离相对通元龙脉本尊所在最远的源头。

    “接下来,我会用混沌天泥,镇压住这一方的力量。”

    “到时候你们尽可能抽取这其中龙脉的本源。”

    “刑天海棠,你应该可以,龙脉本源,可以成为催动你战力的核心力量。”

    庄闲看向她。

    “的确可以。”刑天海棠颔首。

    “好,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你的断剑也不要浪费,青龙碎甲也可以”庄闲显然要将龙脉一点点肢解。

    众人来到大峡谷西北部,这里山脉绵延,冰雪纷飞。

    荆棘战车,缓缓落下。

    庄闲用自己的精血,刻画符纹,刻印在混沌天泥的陶葫芦之上。

    只见其平稳落地,压住主脉。

    商尹知道这种感觉,如同人睡着了,压住自己的手臂血管,不会觉得难受,最多时间久了,会觉得手臂麻了。

    庄闲引动天道斩圣剑,直接洞穿自己所在山脉的脊椎,里面吞吐着浩荡的龙脉本源。

    大龙猛然一吸,如长鲸吸水,这些力量不停涌入体内。

    刑天海棠吸起来,比大龙还狠,源源不断的力量,进入到她的体内,唤醒一座座内部的法阵,对这些力量不停继续储存。

    商尹,林夕各自动用自己的手段,汲取龙脉本源力量,比起他们两个,近乎可以忽略不计。

    但商尹依旧能够感知到,断剑也好,青龙碎甲也罢,发出酣畅淋漓的争鸣。

    憨憨更是过分,直接驾驭着荆棘战车,撞入到龙脉本源当中,疯狂汲取。

    天狞霸枪,九黎战甲,惊鸣斧,无一不是在疯狂汲取。

    “小子,你别把我给忘了啊。”

    “直接泡进去。”

    天商器灵也看得直眼热。

    商尹也知道,这龙脉本源力量,对于天商世界内部的重塑,极为重要。

    就连商尹本身,也忍不住,汲取炼化,原本自己动用天商祭体,做了交易。

    伤及本源,还有一小部分没有恢复。

    如今竟是缓缓恢复了一些,自己的本源受损之后被修复,他发现自己体内所涵盖的力量,更为浑厚。

    体内所能够蕴藏的符纹力量,至少是先前的数倍。

    商尹只觉得自己被浑厚纯净的力量所包裹,谛听,青龙,霍无伤都从中受益。

    “好家伙。”

    “这里的龙脉,把当年诸多战死在此地的人,血与骨,其中所涵盖的精华,魂魄力量,都给一一吞噬,炼化。”

    谛听能够通过汲取龙脉本源力量,获得其中更细微的信息。

    整整持续了两天,大片山脊开始逐渐崩塌,因为龙脉本源力量被不停抽调。

    以至于山体土地所涵盖的天地力量消散,难以承受。

    这时,大龙的声音突然传来:“快点,撤走,通元龙脉要动了。”

    商尹立即引动断剑,抽身离开。

    憨憨,大龙,刑天海棠都没有任何的犹豫,荆棘战车带着众人,破空离去。

    这片地区的龙脉本源力量,不能够说涓滴不剩。

    但也能够说所剩无几。

    庄闲收取混沌天泥,带着众人居高临下,看着通元龙脉来到他们先前所在之地,疯狂肆虐!

    大片山脉崩塌,尘烟冲霄,龙吟之音,层层激荡,震得土地开裂塌陷

    林夕看着暴怒的通元龙脉,感慨道:“大家可真是够调皮的,把人家逗成这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