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我看这通元龙脉,估计得气疯了。”林夕心情极度愉悦,看着它肆虐一方。

    “这回估计没有百日消停不下来。”大龙哈哈大笑。

    “商尹,其实这么做的话,通元大峡谷的布局,其实已经算破了。”

    “虽然没有完全破局,但应该可以跟那一位神魔之子交差了。”庄闲悠然道。

    “庄兄心中是有什么顾虑么?”商尹道。

    “我们现在已经在极度危险的边缘了。”庄闲郑重道。

    “如果再这么下去,一旦通元龙脉化形成人,必是一场恶战。”

    “这一场布局,必然与元始界息息相关。”

    “一旦双方战局展开,的确抗衡不住。”

    “我们所破掉的龙脉本源,基本上已经抑制住布局中,集中神魔两域气运,以及无法破圣的诅咒部分。”

    “再加上我用镇龙天岩暗中压制,很快两域的气运会回归。”

    “可是如果我们逼得太狠,通元龙脉化形成人,引来元始界的强者,如之奈何?”

    “我们抽身逃离,神魔两域会不会遭殃?”

    “就算不会遭殃,到时候他同样能够再布局。”

    “如果眼下拖着,他再也无法集中气运。”

    “就算要突破,完全炼化龙脉灵智,没有一段漫长的岁月它完不成。”

    “到时候你,林夕等人成长起来,甚至有更多的高手,一起出手,给予致命一击。”

    “不给元始界有驰援的机会。”

    庄闲不缓不急,一言一语,都透着稳字。

    商尹也觉得很有道理,他走出荆棘战车,勾动断剑,释放出《斩道经》。

    一股微妙的波动,传递给周遭,这是呼应神魔之子的力量。

    商尹很清楚,神魔之子必然就在暗中观察。

    果不其然。

    一刻钟后,神魔之子带着面具出现。

    面具上的笑容,透着诡秘。

    “我已经做到了,破掉通元大峡谷的局,你应该信守承诺,不对元始域发动战争。”商尹很直接,道

    “通元龙脉不斩杀,始终是一个巨大的隐患。”

    “这也只是一时的而已。”神魔之子的眼眸,盯着整个通元大峡谷的变化。

    “我们初步判断,当年布局的归藏强者,应该没有死。”

    “而是用布局的方式,让自身汲取天地气运,以炼化龙脉之灵,来完成自己的起死回生。”

    “如果逼得太紧,一旦龙脉化形成人,斩断他与通元大峡谷的联系。”

    “神魔两域会不会遭到反噬?”

    “元始界的强者降临相助,如之奈何?”

    “这根本就难以给神魔两域的子民喘息的空间”

    商尹说出其中关隘。

    “你说的,我都明白。”

    “只要通元龙脉还在,你看着吧,很快一切就会回到原点。”

    “怎么说?”商尹有些诧异。

    “它很聪明的,不信你看着吧,百日之内,必有结果。”神魔之子转身离开,也没有答应商尹不向元始域出兵。

    他也想此事尽快完结,这样自己应该能够获得不少的阴德币,以缓解自己如此庞大的阴德负债。

    庄闲显然也听到了。

    “那就先看看吧。”他知道,帮人帮到底。

    对于他本身来讲,跟通元龙脉继续玩下去,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只是出于对商尹的友情,知道他可能会在乎神域,魔域的子民杏命安危。

    故而将提前会发生的危险说出而已。

    几天之后。

    疯狂的通元龙脉,似乎已经回过神来

    它没有淤度沉眠。

    一道道符纹,紧密交织。

    那些破碎的大局,在逐渐重组。

    “看来,还真被神魔之子给猜对了。”

    “归藏当年那一位,应该是猜到会有这样的局面。”

    “故而暗中布下备用之局。”

    “虽然可能诅咒威力,以及汲取气运不会那么强,但也能够掠夺七八成。”

    残破的大局,以肉眼可见的程度,在重组。

    “这个时候出手吗?”大龙正銫道。

    “等,一旦出手,就避免不了正面冲突。”

    “不着急,备用之局,是用来防意外,我们再进行破局的时候,他想要再恢复,就必须龙脉化形成人。”

    庄闲也稳重,的确也没有防贼千日的道理。

    三十六天的时间过去。

    备用之局就完全成型,大部分的气运又被封锁在通苑大峡谷中。

    淡淡的诅咒,再度在神魔两域弥漫。

    但对于他们来讲,至少现在,有突破圣的希望,只是比较微弱而已。

    没有像先前那般,陷入死局。

    通元龙脉盘旋在半空中,不停的汲取神魔两域的气运。

    对于它而言,本身实力没有降低,只是那些可以支撑自己力量的源头,被掠夺了两处而已。

    不得不说,跟龙脉抗衡,就是一场消耗战。

    商尹与林夕两个人在荆棘战车的空间,不停的打磨自己的纹术。

    这一次,竟是过去了两百天。

    通元龙脉似乎在再度归于沉寂,一切都陷入平静。

    每环伺在大峡谷一天,对于龙脉本身而言,就是一场消耗,唯有沉眠,无时不刻汲取气运,运转一方天地力量规则,才能够对自身不停的洗礼

    “来了,来了,我们又来了。”林夕一阵狂喜,他已经炼化龙脉本源上瘾了。

    此地龙脉本源力量,甚是浑厚,当年这一场恶战,在这里陨落了诸多强盛的存在。

    他们的血肉融入大峡谷当中,那些流散的力量,也被龙脉所汲取,运化。

    不知不觉,让此地的龙脉本源甚是强盛。

    只要通元龙脉一旦化形成人,这些都会成为他踏入永恒的筹码之一。

    “这一次,也不能够大意。”庄闲十分的稳重,虽然他已经对于通元龙脉更为了解。

    也能够通过天道规则的手段,让它完全察觉不到自己的降临,但依旧极其小心,封锁一切。

    选择最远的一处主脉本源,辅以混沌天泥压制,笼罩住所有的气息不外泄。

    而后一剑割裂开东北角的一处冰川,浩浩荡荡,浑厚的龙脉本源涌动而出。

    一场众人的狂欢再度开始了。

    荆棘战车直接撞入主脉本源当中,疯狂汲取。

    足足两天的时间,当这里的本源被炼化得涓滴不剩的时候,整个通元大峡谷剧烈震荡了起来。

    商尹等人,以最快的速度逃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