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我本不愿意来此。”

    “然,多年来,竟有人可撼动通元龙脉,以些许人之力。”

    “动用封天图,数万年来,你们是第一人。”

    那人看起来极为年轻,气质冷清,如同天道本身。

    他凌空而立,手中逍遥扇每一次摆动,万道垂临。

    “诸位,都不要出手,我来会一会他们。”

    少年话音刚落,伴随着手中扇子摆动。

    一时间,偌大的一头巨禽垂临,遮天蔽日,覆盖方圆九万里。

    整片天地一时间,都昏暗下来。

    “鲲鹏击。”

    少年踏步而出。

    偌大的鲲鹏之爪,从天而降,似有万千大山压落而来。

    诸多天道规则,凝聚于那鲲鹏之爪,避无可避。

    刑天海棠与庄闲同时合力,荆棘战车冲天而起,十二头洪荒祖兽怒吼咆哮。

    两股力量,正面硬憾。

    天穹中。

    空间层层破碎,不停湮灭。

    荆棘战车所勾动的气血战意滔天,越战越勇,暗合庄闲天道斩圣之威。

    鲲鹏之爪,寸寸崩裂。

    那少年手中的逍遥扇剧烈振动,被逼退了百丈之远。

    诸多元始界的顶尖存在,大惊失銫,勾动封天图联袂而来。

    “站住,我来对付即可。”那少年嘴角溢血,以一敌二,虽然落了下风,可却不愿意借助人多势众之威。

    “你们护住通元龙脉,保它蜕变。”

    “战车里的朋友,是否能够出来一见?”少年手持逍遥扇,不喜不悲。

    庄闲缓缓起身,商尹连忙拉住他:“不可。”

    “无妨,这少年如果想要以势压人,早就出手了。”庄闲认真道。

    “我陪你。”刑天海棠也一同站起来。

    眼前的少年很强。

    强到无以复加,同在九阳圣心境,她甚至怀疑自己只能够勉强与之分庭抗礼。

    差距在于对于力量的理解,以及自己不是血肉之躯,终究是有所缺陷。

    虽然胜在肉身强横,但终究乃是墨界手段,在刑天氏手段的运用上,无法达到极致。

    哪怕有刑天星毕生的领悟,心得,但纯粹肉身的缺失,让刑天海棠无法完全施展出全部的意境。

    这是最大的障碍。

    在对付不如她的人,肉身有绝对的优势。

    但如果面对少年这种顶尖的天才人物,这种圣道器傀儡肉身,反而是限制。

    两人齐齐从荆棘战车走了出来。

    “你们两人联手,能够与我相抗,很强。”少年言语间,波澜不惊,没有任何的情绪。

    如同天道般的存在。

    明明庄闲自幼在山河界,领略天道规则,拥有超乎寻常人的理解。

    可是面对眼前的存在,似乎觉得自己少了些什么。

    似乎对方已经与天道彻底交融在一起。

    自己只是领悟天道,融入一方世界。

    而他,似乎已经成为天道了。

    就在两人目光对视的那一刻,冥冥之中,似乎有一股玄妙的维系。

    林夕心脏剧烈抽搐,忍不住走到荆棘战车之上。

    “怎么回事?”

    那少年与庄闲,也感觉到体内的异样。

    每个人体内,都有一道光芒从他们识海中破出。

    商尹一看,心神震荡。

    三魂。

    “难道。”

    “南华真君?”

    他一下子就回想起当日庄颜所说的,她师兄南华真君为了能够让自己踏入永恒。

    三魂分离,各自历经劫罚。

    若是有一人,能够让天地人三魂转世聚集在一起。

    那么南华真君就能够完成劫罚,踏入永恒。

    如果不能,三魂只会不停的转生下去,直到消亡为止。

    三魂聚首。

    元始界的少年也好,庄闲也罢,林夕也好。

    他们的形体开始溃散,而后朝着三魂所凝聚的方向汇聚。

    元始界诸多九阳,八阳圣心境的强者,似乎也发现了什么,原本想要用封天图镇压。

    但是却强行收住,因为下一刻,很有可能会有一尊永恒境的存在出现。

    少年实力最强,到时候那永恒境,必然会为元始界所用。

    商尹心中竟是一股悲意,林夕与庄闲两人与自己私交甚好。

    他先前根本没有将二人与南华真君联系起来。

    此事他从来就没有放在心上过。

    茫茫人海,要让南华真君三魂合一,怎么可能?

    哪怕是猜到庄闲与林夕两人是南华真君其中二魂,他也不可能知道谁是第三魂。

    商尹很清楚,林夕不再是林夕。

    庄闲也不再是庄闲,而那少年,也不再是少年。

    而是南华真君本尊。

    当三人的气血,悉数消散,冥冥之中,来自天地间的伟力都在源源不断涌入他的身躯。

    在不远处,诸多龙脉本源本该是凝练为归藏强者,塑造新生法身。

    可是竟是有大半龙脉本源,竟是认南华真君为主,破空而来。

    成就他本身。

    商尹知道,这是两个要成就永恒的存在,是在争夺气运。

    因为先前庄闲有炼化通元大峡谷的龙脉本源力量,眼下那些龙脉本源,也是他体内力量的一部分。

    归藏那一尊顶尖的存在,疯狂咆哮:“你们在干什么,还不快快镇压他。”

    “一旦他成就永恒,你们就死定了。”

    “前辈放心,那是我元始界最顶尖的天骄。”

    “多年以来,元始界中诸多长辈对他关怀备至。”

    “他的实力明显最强,到时候必然能够掌控永恒身。”

    元始界诸多强者不妄动,也是因为,这毕竟是自己人。

    虽然他平日里如同天道一般,没有任何的感情,但说到底与元始界要更亲一些。

    归藏的顶级十佬,虽然为元始界办过事,但也是为了他自己。

    说来说去,毕竟是个外人。

    这个时候,大龙的脸銫凝重,道:“阿尹,我们跑吧。”

    “不然的话,等南华真君出现,到时候,必然”大龙也有担忧。

    的确从元始界的那些强者来说,必然会是最强的意志,主导一切。

    “无妨,庄闲与林夕都是朋友。”

    “就算南华真君出现,总是能够与他聊几句,不至于害我们。”商尹与庄颜的谈话,如今回忆起来,历历在目。

    通元大峡谷距离阴阳关应该不远,也不知道庄颜如今恢复得如何。

    自己无意之间,葬送了两位好友,庄闲与林夕,心中伤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