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王珉走后,刑部尚书魏亭之现身,将刘子期和余娇送出刑部。

    余娇跟在一旁听两人说话,才知道大哥哥和刑部尚书魏亭之十分相熟。

    走出刑部,魏亭之才低声道,“今日这桩案子,不怪玄朗,是宫里来了人,便是王珉招认,他很快也能出狱。”

    刘子期已经猜到有人暗中要保王珉,“是哪一位?”

    能令刑部立时就将人给放了,太医院自然没这么大的能耐。

    魏亭之对刘子期并无隐瞒,压低声音道,“冯家的那位。”

    冯皇后?刘子期点了点头,面上并无异色,这桩事看来暂时不能再追究下去了。

    冯皇后虽然在宫里势微,不敌薛小贵妃,可冯家在朝堂上却有不少党羽,毕竟冯皇后所生的二皇子是太子。

    回去的路上,刘子期让车夫去了长安街,给余娇买了整整一攒盒不同花样的吃食,有干果蜜饯,糕点糖角,光是点心就有数十样。

    余娇知刘子期是为了王珉的事,在哄她开心,一路上嘴里没闲着,吃得十分香甜,笑眯眯的跟刘子期道谢。

    王珉的事余娇其实也没太在意,因为她清楚,王珉就算今日认罪了,其实也判不了多重的刑罚,他所犯的又不是什么大罪。

    大哥哥已经为她做的够多了,也许正如王珉所说,山水有相逢,既然都在京城,日后总还是有机会的。

    他既然是妇科圣手,倒不妨较量一下,虽然余娇并不稀罕这个名号,但王珉若是被人说堂堂太医院的御医,医术还不如一个小姑娘,想必脸色会很好看。

    过了一日,刘次辅家的三姑娘会剖腹取子在京城传开,几乎人耳相闻,不光是因为这样骇人的医术,还因与京郊义庄毁尸的案子有所牵扯,听上去多少有些诡秘色彩,茶楼里的茶客们聊得是津津有味。

    更重要的是这样的秘技居然出自于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之手,而这小姑娘还是刘府才寻回的三小姐。

    余娇一时名声大噪,还有人编出她幼年时见过南海观音菩萨,剖腹取子还能保母子平安,是因为得了送子娘娘的仙术,传得神乎其神。

    而请余娇去看过诊的吴府和穆府,也都频频被提及,穆大夫人和吴大夫人府中一时间宾客如云,各家太太不敢明着去刘府打探,便打着这样或那样的借口去穆家和吴家,实则都是在旁敲侧击的打听那剖腹之术可是真的存在,被剖腹的吴家三夫人和穆家少夫人可还都好好活着。

    吴家大夫人与穆家大夫人心情之复杂,一言难表。

    从前她们想要融入京城夫人圈子,有些筵席,却根本不请她们的,吴大夫人是因娘家势微,而穆大夫人是因穆家在京城并无根基,穆家大爷穆忱在京城也只是个四品官员,被嫌身份不够。

    那些世家大族的太太如今因为这事儿,却轮番请了她们去做客。

    不管身份多矜贵的女人,这辈子总是离不了要怀孕生子的,便是她们已经生过孩子了,可家中还有女儿、儿媳,妇人们最知道生孩子有多艰难,她们之所以如此上心,也是存了探听刘三姑娘医术到底如何的心思,日后若真遇上家中有妇人难产之事,好放心去请刘三姑娘看诊。

    甚至刘次辅在与门生们议事时,也被问及此事,刘裕哭笑不得,门生们都是亲近之人,便解释说余娇打小跟人学医,医术还算了得,仙术只是荒谬之论。

    外面的沸腾热闹,余娇听刘瑶玉说后,也觉得十分可乐。

    刘瑶玉则很是愤愤,明明是自己的三妹妹,偏偏她还是从旁人嘴里听说了,才知道余娇竟然会剖腹之术。

    且先前余娇还与沈莞串通,瞒着她去吴家穆家看诊。

    余娇制香丸的时候,刘瑶玉就一脸不高兴的坐在一旁,盯着她看。

    这让余娇觉得又可爱又可笑,说好听话哄她道,“二姐姐,年后等笺纸到了,我送你一套十二色的彩笺可好?你就不要生气了。”

    刘瑶玉不为所动,仍气鼓鼓着脸,盯着余娇。

    余娇放下手里的松香,去拉刘瑶玉的手,摇着她的手道,“好姐姐,我错了,以后再也不瞒着你了。我给你做个香囊球吧?装上香丸挂在腰间,很好看的。”

    被余娇拉着手撒娇,刘瑶玉终于绷不住破了功,脸上露出笑容来,她在余娇额头上点了点,“罢了,这次就饶了你,下次可不许瞒着我,就算你跟沈莞要好,我才是你二姐姐!”

    余娇从善如流的点头,“是是是,你是我二姐姐,自然与旁人不同,那时瞒着你,是不想因我在外行医给府上招惹非议。”

    刘瑶玉这才高兴起来,听余娇这么说,便道,“什么非议不非议的,咱们刘家的子女只要行事端正,光明磊落,用不着在意这个,父亲也不会拘着你,管着你不让你行医的,你看大哥哥他喜欢经商,父亲就从未干预过,你喜欢行医只管去做。就算你是姑娘家,可行医是治病救人,誰敢背后说你,我就替你骂回去!”

    “京城里的人都眼高于顶,看重出身,惯会踩低捧高。你先时瞒着身份去看诊,少不得人家会因你是个小姑娘,轻视你。如今也好,大家都知你是咱们刘府的三姑娘,往后请你看诊会更尊重一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