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马车晃动,惹得刘瑶玉轻声抱怨,“也不知那马车里坐的什么人,在山道上也敢这样横行无忌。”

    余娇将手递给她,扶着刘瑶玉下了马车,韬哥儿自己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刘夫人和刘老太太已经在前面等着,三人走上前,庵门外已经有位比丘尼在等着,迎了她们一行人入庵中,正殿里供着三世佛,殿中侍香火的比丘尼给她们分了香,上完香后,众人依次跪在蒲团上拜佛祖。

    殿内香烟缭绕,庄严而又肃穆。

    余娇跪在蒲团上,仰头去看悲悯众生的金身佛像,格外虔诚的拜了下去。

    她从前是不信神佛的,哪怕爷爷从小便叫她看周易,学观星占卜,但余娇总觉得观星象其实是可以用科学去解释的,五行八卦其实也是一门测算,就像西方古典哲学一样,属于哲学范畴,哲学指导科学,这个东西需要辩证的去看待。

    但经了魂穿太晏这一遭,也许冥冥之中是存在天命的。

    人在极度无力的情况下,寄希望于神佛,也是一种精神寄托。

    拜完因三世佛后,刘夫人要去观音殿,刘瑶珍嫁去崔家已经两年,到现在肚子还没有动静,刘夫人每次来莲溪庵都要去观音殿帮大女儿求子。

    老夫人也是知道的,她让刘夫人自去观音殿,自己则带着余娇、刘瑶玉和韬哥儿去地藏殿见主持师太。

    地藏殿内摆了上百盏黄色的灯筒,里面燃着青灯,整个殿内都散发着暖黄色的烛晕,更突显出金身的地藏王神像尊贵大气。

    主持师太手执经卷,跪坐在烛台桌旁的蒲团上,口中梵音绕梁。

    袅袅檀香中,再没信仰的人,也能生出慈悲之心来。

    主持妙常师太诵完一卷经书,才站起身,引着刘老夫人她们去偏殿坐下。

    老夫人常年礼佛,保寿堂里就修了一座小佛堂,与妙常师太甚是相熟,她让余娇将制的篆香和宝和香饼拿出来,与妙常师太道,“这是我家三丫头亲手制的,香料中用了药材,焚后能宁神清心,礼佛诵经时焚此香是极好的,老身便给师太带了些来。”

    妙常师太打开木盒,看见盒内的卍字篆香,眼睛微微一亮,低头嗅了嗅,她看着余娇慈祥的笑着,赞道,“令府三姑娘当真心灵手巧,打香篆耗时又磨性子,心性浮躁之人断制不出这么精细的篆香来,三姑娘小小年纪,便能有如此耐心,倒是少见。”

    余娇浅浅一笑,“师太谬赞了。”

    妙常师太淡笑道,“出家人不打诳语。”

    篆香最大的特点便是点燃其中任何一端,香自身就会依照篆形印记全部燃尽,寺院更是常用篆香计时,故篆香又称为百刻香,除了可以闻香,还可以观烟。

    妙常师太取了一顶扁形印文遍满十方界的芸香炉,将余娇制的卍字篆香放入其中,焚燃,凝神静观。

    刘瑶玉知道祖母每次过来都要与妙常师太说许久佛法,如今妙常师太又焚了余娇制的篆香观烟,一时片刻余娇怕是离不了这偏殿了。

    她原想着在祖母与妙常师太探讨佛法的时候,拉着余娇去后山那处院子看兔子呢!

    刘瑶玉对佛法实在不感兴趣,她枯坐了一会儿,凑到余娇耳边,轻声与她道,“我去后山看兔子,你待会儿去后山寻我。”

    说罢,刘瑶玉便轻手轻脚的起身离开了偏殿。

    韬哥儿瞧见了,也蹑手蹑脚的跟了出去。

    刘老夫人注意到两人的动静,碍于在妙常师太面前,不好失礼,便没出声,由着他们去了。

    梵烟缥缈,妙常师太闭上眼睛,闻着空中清淡的降真香,只觉得心神都受到了洗涤,四周好似瞬间清净起来,全身也跟着轻飘飘的,她听见了屋外的风声,后山深林的鸟叫声,溪流潺潺的水声,有种超然物外的感觉。

    妙常知她这是入了禅定的轻安,陷入了忘我的境界,等从禅定中回过心神来,她看着余娇,双手合十,郑重的念了一声禅号,道,“这篆香的味道少一分则淡,多一分则过,很适合佛门清修。”

    “师太喜欢便好。”余娇十分有礼的道。

    妙常师太去观香炉,望着炉中飘出的缕缕轻烟,静默了一会儿,与刘老夫人道,“三姑娘很有禅心,与我佛门有缘。”

    “此话怎讲?”刘老夫人听了妙常师太说余娇有禅心,自是分外高兴,可又听了后半句,心情一时复杂起来,与佛门有缘,岂非是说余娇适合与青灯古佛相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