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又做这梦了。”

    床上的男子轻抚额头,后背的衬衫已经被汗水打湿,过了好一会儿才平息了内心的恐惧,呼吸缓缓平静。

    他叫陈洛,是一名刚刚离职的毕业生,本想来西安旅游一番,缓解疲倦,却不曾想等来的是每夜重复的梦境。

    梦中他化身为战场上的无名小卒,与古代的战场截然不同,此地的日月星辰近在眼前,仿佛弹指间便可摘星揽月。

    回忆起脑海的景象,这似乎是神话传说才拥有的场景,天空中数架战车隆隆作响,碾过高空,让天穹都在战栗,道道神虹浮现于苍穹,天空中人影闪动,好像是在交战一般,无数异象浮现其上。

    璀璨的明光让陈洛睁不开双眸,光是气浪便将他抛飞,突然间,天穹仿佛陷入了黑暗,一双巨掌从天而降,他在这张巨手之下如同蜉蝣,眼前一黑,整个人便失去了意识。

    醒来时,又是新的一天。

    恍惚间,他好像又见到了那般景象,血流成河,枯骨万千。

    重复做这梦已经许久了,他依旧毫无头绪,根本无从了解其中缘由,摇晃了身子,朝窗外看去,太阳初升,朝霞万千。

    “早,老板!”陈洛推开房门,朝老板打了声招呼,他居住的地方是民宿,价格比较便宜,而且还舒服,可以坐看这座古城的繁华。

    老板是一名妙龄女子,美丽而精致的面孔与她的身份格格不入,身材纤细,秀发齐肩,一双丹凤眼为她平添了一份妩媚。

    “陈洛,今天给你推荐个好去处。”老板从身后的木柜中掏出一份地图,交到陈洛手中。

    看着这由羊皮纸绘制的地图,陈洛突然产生了一种获得藏宝图的感觉,在阳光下摊开。

    “这里是什么地方?”陈洛细细端详着,在西安旅游大全上并未看到有这处标记,地点显示在郊外,却又没一点介绍。

    “我尽尽地主之谊,给你推荐旁人都没去过的古迹,你不是喜欢关于古代的东西吗?正好可以去看看。”

    老板撇了眼陈洛手中的书,昨天还是《黄帝内经》,今天换作了《南华经》,三个大字由金线编制,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金色的光芒,她还是头一次见有人会看这些古籍。

    “多谢。”他点了点头,迈出了门槛,来这五天,该去的地方也都去过了,反正也是闲逛,去那就当是打发时间了。

    “道神鬼神帝,生天生地。”

    陈洛在公交车上合上了书籍,这一年间,他查阅了各种古代文献,尤其是关乎于上古那个朦胧的岁月。

    其中描绘古人能洞悉天地变化,炼气养神,得道升仙,今日这《南华经》同样记载着黄帝飞升之事,守一气,衍三坟,鼎成上升,得神帝之道。

    他怀疑每天做的那个梦便是来源于那个神秘的断层时代,愈发想了解其个岁月。

    夺天地之造化的神奇景象换作旁人可能不信,可每天让他从巨掌下惊醒的他却不得不信,哪有人能连续每天做相同的梦的?

    车缓缓靠站,两旁的梧桐叶早已铺满了地面。

    陈洛展开地图,瞥向四周,离目的地还有一段距离,朝着前方走去。

    不知过了多久,眼前的景象才变换了模样,杂草丛生,断壁残垣错落于四周,颇有萧瑟苍凉之感。

    “这是什么?”

    脚边闪现的金芒吸引了陈洛的注意,拾起一看,是一片金页,页上空荡荡的,只有两字镌刻其上。

    陈洛轻声读出:“天启。”

    也不知是谁丢在此处,拂了拂上边的灰尘,将它放在了一处石台上,转身打量着四周。

    这处古垣并不算小,陈洛走了许久才看完了大概,掏出手机随手拍了几张照片,留作纪念。

    不得不说,那老板推荐的还真是一处赏景圣地,红日渐渐西坠,晚霞洒落,将野草染上红晕。

    “嗯?”

    陈洛看向脚旁,又是一物正散发红光,捡起一看,这不正是他刚刚放在远处的金页吗?

    朝着原先的石台走去,其上的金页早已没了踪迹。

    “这?”

    陈洛越想越觉得怪异,自己明明已经放在那了

    赶忙将手中金页丢下,朝着原路返回。

    回到车站,陈洛才平静了下来,准备打开书继续翻阅。

    “小兄弟,你掉东西了。”一道苍老的声音传入陈洛耳畔。

    看向左右,车站左右已空无一人,后方一名老者正对着座椅下方指指点点,显然老者口中的小兄弟指的正是陈洛。

    顺着老者的指向,陈洛附身看向椅下,一片金页正静静躺在那,与普通的书页无异。

    “不是吧,自己是见鬼了吗?”陈洛立刻起身,奔向了靠站的公交车,后背留下冷汗,气喘吁吁。

    “小伙子,怎么了?”司机见壮,询问了句,这惊魂落魄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被什么东西追了。

    “没事,快开吧。”

    陈洛擦了擦额头的冷汗,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望向了窗外,从这个角度刚好能够全览先前的位置,那片金页在微弱的灯光下格外醒目,而那老者转眼间也失去了踪迹,不知去了哪里。

    “呼。”

    陈洛长吁一口气,这个金页跟个狗皮膏药一般,无论在哪都跟着他,自己今天是不是中邪出现幻觉了。

    星光散漫,古城的夜生活刚刚开始,华灯初上,满是喧闹。

    看着人声鼎沸的街道,陈洛才感到真正的舒心,摊开书籍,细细翻阅了起来。

    “你今天又把人带到那地方去了?”

    “我”

    走到胡同口,陈洛听见了熟悉的声音,探头往前方看了一下,女老板正在与一名近邻聊天。

    “那地方有点邪门,你忘了你父亲吗?”老者的口气带着些许训斥,女老板被他说的有点低下头。

    “但我就是不甘心,我自己去不了,拜托他们去看看怎么了!”突然女子的声音微微大了些,眸中泪水流转,看起来楚楚可怜。

    老者微微一叹,从小看着女孩长大,离异家庭,父亲又突然失踪,一个人走到了如今已是极不容易,轻轻拍了拍她的背。

    女子的情绪缓缓平静,“我这也算是最后一次了,如果他能知道些什么就好了。”

    陈洛仰头看向天空,那地方应该就是自己今天去的地方吧,邪门吗?他感觉还好,唯一邪门的地方就是那金页。

    如果可以,他倒是希望能够得到些线索帮助她,从小没有母亲,他能理解失去亲人的心情,换做是他,也会如此。

    待到二人谈话结束,陈洛才走了进去,与老板微微一笑,走进了房间。

    放下背包,正想将手中书籍装进书包,看到包内的景象,直接将桌上的烟灰缸摔落至地上,发出嘭的声响。

    只见那金页正安安静静的躺在其内,陈洛抓起它直接往窗外丢去,可转身,它又出现在了桌上。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陈洛的话音都有些颤颤巍巍,整个人退到了角落,看着桌上流转光芒的金页。

    瞬间,四周环境陡然变化,又出现了,那个梦。

    九天之上的迷雾渐渐消散,一人坐立在王座之上,目光朝着陈洛看来,那双眼睛似乎看穿了一切,朝着他点了点头,又消散在眼前。

    陈洛有些不明不白,那张巨掌再次拍下,这次他并未醒来,反而脑袋像是承受了莫大的痛苦。

    双手抱头,瞳孔中血丝遍布,他尝试着想要发出声音,却只能传出嘶哑,挣扎的朝着一旁爬去,身躯止不住颤抖。

    原先静置在桌上的金页缓缓悬空,发出耀眼的光芒,陈洛在这光芒的照射下神色缓缓清明,观察着四周,回到了现实。

    “扣扣扣!”

    急切的敲门声响起,彻底将陈洛惊醒。

    挣扎着起身,推开房门,老板正一脸担心的看着陈洛。

    “你没事吧?”老板看着这苍白的面容,急忙问道。

    刚刚听到响声,陈洛的房间内突然一片漆黑,忽然间又亮如明昼,让她不由得担忧,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没事,只是有点累。”陈洛挤出一丝笑容,心里一阵暖流流过,在外边呆久了,一句嘘寒问暖都能给人莫大的宽慰。

    “啊,好,没事就好,我炖了些红枣粥,拿来给你尝尝。”不等陈洛回答,老板跑向了厨房,端出一碗粥放在陈洛手中。

    狐疑的看着陈洛颤抖的双手,老板没有追问,转身回到了柜台。

    关上门,将粥放到了桌上,看向了一旁的金页,正面依旧是天启二字,其下却是多了些密密麻麻的小字。

    “要想知道一切,明日古垣一见。”

    喝下粥,陈洛躺在床上,今天经历的事情着实是太多了,抬头看着屋顶,发出一声疑问。

    “这世间,真的有鬼神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