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见到这般奇幻的场景,陈洛的脑海中不断回忆着元无忌的每一步手法,似乎和自己运用的一样,但又感觉有些许的不同,自己使用绝阳掌时,只能做到影响周边的空气,而元无忌却是将整个空间化作一片火海。

    “你再好好看看为师给你的玉简,绝阳掌的基础是什么?”看着仍旧疑惑的陈洛,元无忌不禁摇摇头。

    “灵力!”陈洛想都没想便回答道。

    “为师之前讲过,功法的使用,靠的便是筑基之上的灵力运用,而你现在刚刚打通任冲两脉,任你天赋再过惊人,灵力的储备摆在那,如何能够影响空间的变化?”

    陈洛倒是有认真了解这部掌法的细节,但过于好高骛远,循序渐进才是真,想要一飞冲天过于不切实际。

    元无忌站在溪前,手摆在身后:“这世间一切功法的基础都是灵力,而灵力的基础是境界,徒儿,你拿一部功法给一名普通人,他只觉得这是本天书,因为他的身上无半分灵力,如何做到按其运转来发挥功法的威力。这下你可明白?”

    说罢,手中释放灵力往下一按,溪水自下而上飘在空中。

    “大巧不工,武技是途径,灵力才是本身,形与源的差距便在于此。”

    只见那水流直上九天,一声巨响过后,下起了熙熙攘攘的小雨。

    元无忌望着陈洛,他眼中的迷茫慢慢褪去,清澈的双眼中流露出坚定。

    “明白了师尊。”陈洛这才明白,不是自己的天赋不足,而是这功法以自身的境界还无法完全掌握。

    “凡事讲究水到渠成,修炼也是如此,好高骛远为大忌,精益求精方位上道,那本四季剑法便是为师给你的礼物,这本剑法你以第一步的修为还不能修炼,待到筑基期可第二次尝试是否能够御剑,不可强求!”元无忌再次强调,显然是对此事极为忌惮,千年前他有一名弟子便是如此夭折了,这件事在他的身上绝不能发生第二次。

    “明白,师尊。”陈洛点了点头,那部四季剑法之所以修炼不成功,估计也是此缘由。

    “继续修炼吧,天色已晚,为师去准备些饭菜,晚上有事交代与你。”张三丰再次担任起厨师的职位,走进了厨房。

    陈洛收了心,绝阳掌的修炼估计只能至此了,想要提升实力现在只能提升自己的修为,体内灵气按照道经的运转,冲击着自身的第三个经脉。

    天地灵气蜂拥而至,一道小型漩涡浮现在陈洛头顶,下一脉为带脉,带脉比之其他经脉略短一些,以陈洛的灵气吸收程度,加之体内残留的灵力的帮助,一刻钟内便冲过了堵塞的穴道,正式进入煅体境中期。

    内视丹田,灵气的积累多了约摸二分之一,陈洛现在的肉体力量估计得有两千五百斤左右。

    要想突破下一脉阴跷脉,没有长时间的修炼肯定无法做到,阴跷脉由头至足,六穴交汇,灵力的需求比带脉多了许多,煅体境初期要不是有灵力在体内积累,他也无法在一天时间内便到达煅体境初期。

    看了看天空,夕阳西下,晚霞遍布,霞光将天空染成紫金色,绚丽动人,一天的时间又将过去了。

    “先试试绝阳掌,看看这灵力提升了,威力是否有了变化。”陈洛面对着崭新的石碑,体内灵力不断朝着手中灌注,炎热气息扑面而来。

    陈洛继续加大灵力的注入,直至丹田干枯,四周的空间终于泛起了点点火光。

    看着有了成效,陈洛一掌挥出,一条小蛇从火光中飞出,伴随着掌风射向石碑。

    嘭!

    黝黑的裂缝密密麻麻布满在石碑之上,石碑虽然还未完全碎裂,但原先一道裂缝到现在布满裂缝,其威力完全就提升了一个档次。

    对于这个情况陈洛还是比较满意的,灵力提升了二分之一,力量增长了一千斤左右,加上化形的火蛇,自己估摸着距离绝阳掌的大成境界也相差甚小了。

    “徒儿,吃饭了。”元无忌的声音从竹屋传来。

    桌上的食物比之昨天又丰盛了不少,像是对陈洛今天修炼成果的奖励。

    “呆在这三四天了,这里与世隔绝,你也该出去走一走了,不过离去之前,还是得交代你一点东西。”元无忌坐在桌旁说道。

    陈洛静心听着,外界的修者情形自己确实一点都不了解,元无忌呆在地球这么久了,这些事情他必然懂得多一些。

    “现在外界灵气虽以濒临枯竭,但毕竟我们之前还是属于巅峰族群,残留的秘境还是有一些的,而这些秘境上还留存着各种的门派,所以地球上的修者还是有一些的,包括各个国家,都有着自己体系的修炼者。”元无忌细细讲述现在地球的修练界,让陈洛对这个新概念有一定的了解。

    “外界的环境复杂多样,有些事情不该参与的别参与,但如果遇到对自己有利的还是得插一脚,这三枚玉佩你拿着,遇到危险时捏碎一块,便有为师的一击之力。”张三丰的手上浮现出一枚银色戒指,丢向了陈洛。

    “这个是,储物戒指?”陈洛心潮澎湃,按照脑海中的记载确实有点相像,见元无忌点点头,赶忙滴了滴血在这戒指之上,戒指中的空间浮现于识海之中,空间中三枚龙形玉佩静静的呆在角落,除了一些银行卡与几枚玉简散落于内,原先使用的龙泉剑也平静的躺在其中。

    “瞧你那样,就一个储物戒指而已,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元无忌哭笑不得,这个徒弟还真是个活宝。

    “出去之后用钱是必要的,为师之前出去体验生活也存了些钱进去,这卡的密码是你生日,专心修炼,给点钱给你父亲让他别担心你,出去之后尽量别呆过久,免得耽误了修炼,有些不懂的可以到时候来问我。”元无忌看着陈洛眼角有些湿润笑道:“你是为师的徒弟,这些都没什么,这颗星球的日后啊,靠的还是你们年轻人,回去休息吧。”

    “还有一年的时间,就剩下一年的时间了。”陈洛叹了叹,自己的修炼速度还是得加快,体内三条经脉同时运转,吸收着弥散的灵气。

    月明星稀,陈洛盘坐在床上,整理着自己离去的东西,将其放入自己的储物戒指中,想到不得不离去,心中还是有些感伤,像是留了个孤寡老人在老家一样,想到这里陈洛又笑出了声,这恶趣味颇大的老头,这几天倒是没少捉弄自己。

    “哼,看来本尊的教训还是不够,这几天时间居然又派出了这么多人来。”

    夜虽深,元无忌却是怒目圆睁,本尊留在天外的天眼这段时间不断发现有人监视的痕迹,虽然进入母星的大部分人都被消灭了,还是有一些漏网之鱼,最近人数还在不断增加,他必须好好的去处理一番,这也是他让陈洛出去试炼的原因之一。

    一道蓝光冲天而起,天空似乎都被撕裂了一道口子,陈洛被这巨响惊动,隐约看到是师傅,也没多想,毕竟师傅也有他的事情要做。

    星空之外,冰冷的空间中浮现一艘艘飞船模样的载具,元无忌的身影直立在前,静静看着这一幕。

    “前辈是何人,为何挡我们去路!”

    舰艇内一名男子飞出,手中持着一把古剑,身后的舰艇也不断飞出人来,仿佛是给为首男子增加气势。

    “我是何人?”元无忌大笑,这些人以为凭借人多便可不惧怕自己吗,真是可笑。

    见眼前青年一言不发,为首男子作了个进攻的手势,这次任务完不成他们也没有什么好下场。

    “上,发动献祭!”为首男子不敢小看眼前老者,他虽是第一步初境巅峰,一只脚都迈入第二步了,依旧是无法探亲眼前老者的实力,当机立断,命令后方的炮灰献祭。

    后方的炮灰成排倒下,死亡的身躯凝结蓝色的光芒,庞大的能量如同恒星般璀璨。

    元无忌冷笑,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般靠献祭获得的能量无异于浮游之力,如何能撼动大树。

    空空如也的手中浮现一柄长剑,身形恢复了年轻的模样,元无忌邪魅一笑:“可惜没让我那徒儿来见识见识,他师傅创造的四季剑法是何威力!”

    “滚回去告诉你们的主子,有我在,派再多人来都是无用,有盘古设下的乾坤大阵护着,第二步修者无异于蝼蚁!”

    元无忌剑指男子,长剑中散发花香,一朵朵鲜红的花出现在星空之中,浓重的血腥味让为首男子闻着想吐。

    为首男子看向身后,战舰,族人,炮灰,全身上下都被那红花缠绕,随着元无忌长剑发出锋鸣之音,顷刻间化作飞灰,成为星空中尘埃的一部分。

    此时的男子还有什么尊严可言,看到后方的第一眼便扑通跪下,大喊道:“前辈饶命,晚辈定会回去通知族中强者,饶命,饶命啊!”

    “滚!”

    话音落下,男子便随着音波落入进来的缝隙中,不见踪迹,元无忌变了套座椅出来,端坐其中,手里捏着个茶杯,这些喽喽他想杀就杀,可他们身后的人他却不得不重视,那可是真正的第三步强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