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一晚上的修炼,陈洛只感觉神清气爽,体内的灵力增长了许多,按这个速度,怕是最快俩三天之内就可再次冲击下一脉阴跷脉了。

    长生界内的天气从来都是温暖舒适,至少他来的这几天都是如此,没有狂风暴雨,只有宁静祥和,这样才能心无旁骛。

    在这里修炼只感觉呼吸间便能吸收到灵气,极其浓郁。

    这还是因为乾坤大阵将灵气吸收的缘故,秘境虽然能抵挡些许大阵的力量,但在时光的慢慢消磨之下,其损耗也极为惊人。

    损耗如此之多,现在仍旧浓郁至此,可想而知上古年间长生界内灵气的充足程度,若是陈洛生在上古,怕是几天之内便可修成煅体迈入灵台。

    在竹屋内找了许久也没见着元无忌的人影,想来是昨天出去就没回来。

    走进厨房看着桌上冒着热气的小米粥,陈洛心中一股热流流过,自己这师傅就会搞这些催泪的小动作,不过还真是陈洛自作多情了,他师傅哪有空理他,本来是为自己准备的,现在便宜了这个徒弟。

    每一次吃饭的食材与制作都是元无忌亲手完成,照着元无忌的说法,这些东西都是给他打基础用的,改造身体,自己前20年一直吃着五谷杂粮,体内体质受到了影响,现在补救还来得及。

    就连这小米粥,吃去都感觉与寻常小米不同,体内的灵气得到了小幅的增长,这也是为什么陈洛的修炼速度如此之快除了天赋使然,也有这个的作用在其中。

    吃过饭,洗干净碗,陈洛观望了四周,仍旧看不到人影,便不再执着于找师尊道别,如此矫情反而不像原本的他了。

    陈洛手中掐诀,一条石板道带着雾气出现在陈洛眼前,迈着脚步走上前去,眼前的场景被迷雾包裹如同刚刚进入长生界一般,不过出去的速度可比进来的速度快多了,不一会儿外界的阳光便穿破了迷雾,照在陈洛眼前。

    陈洛看向四周,这里还是古垣,但这四周的脚印是怎么回事?

    只见原本杂草丛生的古垣,一大串脚印将杂草压的弯腰,显然这几天有许多人来过着。

    “难道是那些组织的修者又过来了?”陈洛猜想着,毕竟除了他们谁没事会跑来这人烟罕至之地。

    这长生界早已被元无忌布下遮掩的阵法,任他们如何寻找都不可能有机会进入的,除非他修为比元无忌高,不过在这里,还有谁能高过他师尊。

    掏出手机看看,还有百分之五的电,这几天几乎都没怎么碰过,也没地方能够充电,能剩这些已经不错了。

    手机显示屏上密密麻麻布满了号码,有大学同学的,有自己父亲的,还有一个陌生号码,打了非常多次,几乎每天都有10个以上。

    “这个?”陈洛也感觉惊奇,自己没存号码代表不认识,怎么这三天之内一直挂电话给自己。

    陈洛刚想关下手机屏幕,准备回X城,一通电话便打了过来,来电显示上正是那个陌生号码,按下接通键,喂了句。

    “陈洛?”一道清澈的女声传来,带着惊喜,音度都拔高了些,有点刺耳。

    “是我,你是?”陈洛分辨不清自己认识哪位女性没存号码的,没事也没女生找陈洛,就个高冷呆板的木头,除了好看些,没啥其他优点,还不爱说话,在大学女生圈都传开了,久而久之,更不会有人联系陈洛。

    “是我,秋炫雅,啊,就是那个民宿的老板,你现在在哪呢,怎么这几天手机都一直关机,还以为你出啥事了!”女子的声音传出,想到陈洛好像还不知道自己姓名便做了个自我介绍。

    “噢,就是没信号了,我还在古垣这里。”陈洛刚作出回答便看见手机屏幕一黑,直接关机,无奈之下只能先坐公交去X市在和秋炫雅细说了。

    “混蛋,又关机了?老娘担心他几天了,这样就没了?”胡同内,那张美丽又精致的面孔显得气急败坏,脸上露出恬怒之色。

    陈洛等了半天终于等到一辆公交车,当他上车的时候发现自己手机不能用,身上又没了零钱,尴尬的站在那不知如何事好。

    车上一位年轻女性站了过来帮他付了钱,陈洛问了那女生的联系方式,准备等手机开机后还钱给她。

    司机瞥了眼陈洛,这小白脸当的就是好,连上车都有人给他付钱,啧了一声便开车往X市前进。

    那名女生邀请陈洛坐在他旁边,一路上叽叽喳喳不是问这个便是问那个,陈洛听几句答一句,他实在是不会和女生搭讪,显得格外烦躁,只想着快点到达终点,赶紧离开,脱离苦海。

    熟悉的景色透过车窗透了进来,与世隔绝这几天看惯了山清水秀,一下子见到高楼大厦还真有点不适应,陈洛运转道经,空气中的灵气果然稀薄到了几乎没有的地步,想来自己还是得找个灵气充足的地方潜修,要不然在这外界,怕是一个月也突破不了一脉。

    “帅哥,记得加我哦!”车上的女生对着要下车的陈洛喊到,那司机又啧啧了几声。

    胡同口的枫叶早已布满了地上,秋风拂过,树上仅存的几片叶子也在随风飞舞,难逃叶落归根的命运。

    陈洛看着紧闭的大门,走上前去敲了敲名宿的门把手。

    “吱!”

    名宿的门从内打开,秋炫雅站在门前,一身牛仔搭配,将自身的曲线完美的展露出来,凌乱的头发透出一股妩媚。

    “hallo!”陈洛先打了个招呼,摆了摆手,这么多天的失联肯定是让秋炫雅担心了,才会每天都挂那么多个电话。

    秋炫雅看了眼陈洛,原本无精打采的模样顿时有了色彩,不过却是愤怒的神情:“hallo你妹啊,有种别回来!”

    “嘭”

    只见秋炫雅愤愤不平的关上了门,留下陈洛懵逼的站在在门前,那手还在不断左右挥舞着,哭笑不得。

    “呀,是你啊,年轻人?”旁边住着的老者听到如此巨大的声响,搀着拐杖走了出来。

    “老伯你好!”陈洛挥舞的手对向了老伯,道声好,虽然不知秋炫雅为何如此生气,还是让她冷静些好点,女生生气什么的还是比较吓人的。

    “这几天炫雅她可是不断派人去找你啊,有什么事别想不开啊,想想生活,你看我们这世界还这么美好”老伯越说越激动,陈洛明显也是了解了,古垣的那些神秘脚印估摸着是秋炫雅派人去找的,而对老伯则是胡乱找了个借口,让他以为自己想去寻死。

    陈洛无奈的听着老伯越讲越离谱,越说越激动,拉着陈洛坐在门前的石凳上,大有与陈洛彻夜长谈的气势。显然是想好好教育这个有着大好时光却想着“轻身”的年轻人。

    “自己推门进来!”四合院内传来秋炫雅的声音。

    陈洛听到这句声音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立马起身,上前推开了大门,秋炫雅正大摇大摆的坐在院子内,悠闲的拿出茶壶泡茶。

    “不生气了?”陈洛看向坐着的秋炫雅,找了个插座,从背上的背包中掏出数据线,给自己手机充电。

    “哼,有什么好气的,你就是死那了我都不担心。”秋炫雅虽是这样说着,但那言语中的关心还是掩饰不住,眉眼间透露些许疲惫,显然在自己失踪的这几天没怎么休息好。

    找了个位置坐下,拿起摆在一旁的茶杯静静的喝着茶。

    “你父亲他,确实是在那失踪的,但我也不懂他现在在哪,至少他失踪的那时候还是安全着。”陈洛将从元无忌口中得到的消息告诉了秋炫雅。

    秋炫雅从陈洛口中听到父亲二字,整个人便从凳子上窜了起来,难掩吃惊:“我没告诉你是我父亲失踪啊!你怎么知道的?”

    陈洛暗道不好,忘记稍加掩饰了下,现在只能坐在那不说话,说的越多暴露的越多,沉默是金。

    “我知道了,你和他,是一类人吧。”秋炫雅重新坐回了位置上,落寞的捧起手中的茶杯,像是喝酒一般一口饮下。

    看着陈洛不说话,秋炫雅笑了笑:“我都知道的,他虽然掩藏的很好,但我还是发现了。”

    秋炫雅回忆起小时候的情形,将陈洛当成听众,慢慢诉说着:“他骗我说他有工作,每天早出晚归的,可是母亲每天总是不开心,成天提心吊胆的,以至于最后和他离了婚,抛下我由我父亲来带。”

    “他总是不管我,但我想要什么他都会满足我,有一次晚上我睡不着想去找我父亲,便看到他在屋子里打坐,浑身散发着淡蓝色的光圈,那时候还小,我看到这个模样十分好奇,满满的我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还有你们这一类人。”秋炫雅眼中通红,强忍着泪水留下,但嘴角还是露出温馨笑容。

    陈洛静静的看着这一幕,想来当初秋炫雅的父亲也真是因为太过担心自己孩子的安全,才迫不得已的离开吧。

    “从那天出门之后,我就再也没有看见他了,你知道你电话挂不通我有多担心吗,我怕你和他会同样消失在那,都是因为我!”秋炫雅终于忍不住大哭了起来,显然这几天的担心与旧事重合,对她的打击有点大。

    “没事没事,我这不是回来了吗?”陈洛从桌上抽出纸巾,递给了秋炫雅,轻声安慰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