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谢谢你,陈洛。”秋炫雅脸色微红,除了父亲之外她还没让其他男的做出摸头这个动作,转身给陈洛倒了杯茶。

    秋炫雅笑了笑,得知了父亲的消息之后,整个人都开心多了,但眼眶通红,看着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回去上班吗?”秋炫雅换了个话题,向陈洛问道。

    陈洛沉思了片刻,现在确实还没打算,摇了摇头:“走一步看一步吧,我原先的那份工作已经辞职了,现在无业游民一枚。”

    秋炫雅不找话聊,陈洛跟个榆木脑袋一般喝着茶,二人就这样静静的坐在这。

    陈洛看了看手机,电快充满了,拔下充电器放回包中,给自己父亲报了平安,解释自己去朋友老家玩了几天,手机没信号,父亲难免又唠叨了几下,念叨着隔壁邻居家的小孩已经赚了多少钱,开着小车回了家,意思是希望陈洛能出息些。

    父亲毕竟上了年纪,讲话的声音难免大了些,这些话一字不落的传入了秋炫雅的耳朵里,陈洛满脸尴尬,按照父亲的套路待会就该说找个女朋友抱孙子了,赶忙应了几声便挂断了电话。

    秋炫雅看着陈洛吃瘪的样子,心中一顿舒爽,害自己那么费心的去找他,还以为他出事了,看着这小子被人训的样子怪好玩的。

    点开手机软件查询了下车票,下午还有回去的票便事先预订了下,与与秋炫雅道了别。

    秋炫雅强留着陈洛去饭店吃了顿饭,还想给陈洛钱,被陈洛直接拒绝了,吃过饭便开车送陈洛去了动车站。

    “再见!”秋炫雅对着陈洛挥了挥手,“到家记得报个平安。”

    “没事常来玩啊!”秋炫雅大吼了一声,差点没让陈洛摔个狗吃屎,这平常看上去柔柔弱弱的,还是个女汉子。

    挥了挥手,陈洛背起背包,进入检票口。

    看着陈洛离去的背影,秋炫雅也不知到底何时才能与他再次相见,自己只是个普通人,就算对这傻瓜有好感,但终究只能藏在心里。

    “车上有修者?”刚坐下陈洛便吃了一惊,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除了师傅外的其他同类,灵力波动似乎与自己相差无几,想来同为煅体中期。

    元无忌留给他的玉简除了道经之外还有教他如何运用灵力的法诀,不仅能通过灵力探查四周修者,还可收敛自身。

    陈洛仔细的朝着身边寻找着,终于,在第三排的靠窗看见了一名青年男子与一名老者,按照其青年身上的灵力波动,估摸着才刚刚打通任脉,冲脉才刚刚开始,微小的可怜。

    而那名老者身上的波动则是和自己差不多,不知是破了三脉还是四脉。

    似乎感受到别人的探查,那老者往陈洛的方向看了去,二者相互对视笑了笑,便归于平静。

    “徒儿,这次行动可要小心,那些大派似乎出世了。”那老者压低了声线,对着青年说道。

    青年有些惊讶,靠在耳畔低语道:“您不是说他们不会与我们这些散修竞争吗,怎么突然来了,以师傅您煅体中期的修为,我们应该能吃下点东西吧。”

    青年此刻陷入了纠结的状态,这次虽是对小秘境进行探索,但整个行省的散修几乎都齐至于此,煅体后期有,但是并不多,想来还是能获得些小收获的,虽然对自己师傅充满信心,可那些大派的高手随便派出的便是些煅体中期强者,来之前还曾听闻那些大秘境的争夺中,隐约传闻有灵台境高手出世,大战打的天昏地暗,甚至连山都被削平。

    “你有这等心思那我们这次得行动还是趁早放弃的为好。”老者敲了敲青年的头,往陈洛方向看去,见陈洛没有注意这边,便拉着青年看向陈洛,“你可知他是何修为?”

    看着老者望去的方向,只有陈洛一人张望着窗外,青年笑了笑:“如此年轻,估计还是个娃娃,能有什么修为,最多煅体境入门就算顶天了。”

    “不知天高地厚,你可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老者看着嬉皮笑脸的青年,脸上摆出严肃的模样,“这少年的修为估计比为师还高一线。”

    看着老者沉重的神色,青年收起了笑脸,师傅的能力不容置疑,他说超过,那这坐着男子的灵力定然超过了师傅,“这难道就是那些大派的实力?”

    若是他们知晓陈洛才刚刚修炼一个星期便有如此修为不知会作何感想,人比人气死人。

    二人纷纷叹了口气,这次的行动若是真有了门派的参与,他们这些散修,怕是连杯羹都分不到。

    此时陈洛只感觉无聊,外界灵气太过于稀薄,这让他连修炼的雅致都没有,见那俩位修者在喃喃私语,一直朝着自己看过来,陈洛只能笑着回应,便不再管他们了,看他们的目的地都是J市,待到下车问问看他们是何门派,踏入修者界,还未同人好好交流过,还是得了解些大致情况。

    高铁的速度极快,两市相聚虽远几百公里,两个小时便到达了目的地。

    陈洛坐在后排下车比前面俩个慢了许多,想到交流的机会就这样错过了,心中难免失望。

    正要走出去时,见刚刚那两位修者带着笑脸迎了上来。

    “这位小友你好,老朽名叫陈元,这位是吾徒王明道,明道来见见前辈。”说着便拉着那青年向陈洛拱手行了一礼。

    陈洛扶起了那青年,虽说这修者界以实力为尊,但让一个比他还大的人给自己行礼,还是有些难以适应。

    “陈洛。”陈洛回了一句问道:“不知二位是哪门哪派的修者,可在这J市?”

    “小友莫要折煞我二人,我师徒皆为J市散修,不知小友出自哪门哪派,年纪轻轻便有了如此修为。”老者听陈洛也姓陈,是个本家,好感大增,这修者界,同姓本家互相扶持是常有的事,五百年前是一家嘛,日后说不定可以让陈洛帮帮忙也不一定。

    “我?”陈洛哭笑不得,这老者估计是将自己认作了某个门派的大弟子了,虽然是有师承,但确实是无门派的,“同属J市散修,无门无派,不过有个师尊罢了。”

    老者显然也没想到陈洛是个散修,年纪如此轻就有煅体中期的修为实在不是散修能够做到的,自己收的这个徒弟已经算天赋中等,从小打基础修炼至今,也才堪堪破了一脉,想来这陈洛的师尊怕是个隐居于此的老怪物,徒弟修为如此之高,那么这师尊的修为定然是在煅体后期以上,说不定还是个灵台境的大能,想到这里更想与陈洛攀上但关系,要知道,灵台境可就是这修者界的巅峰战力了。

    二者边走边聊竟发现即将要去的地方都是同一个,陈洛看了看车站的四周,修者的气息极为浓郁,四处汇聚着各种各样的人,或是背着个剑匣独自一人站着,或是几人在一起攀谈着,一口一个道友互相打着招呼。

    陈洛了然,显然自己老家发生了不为人知的事,才会聚集着这么多的修者于此。

    今天的车仿佛也供不应求,司机走了一趟又一趟,还是上级安排的,不管多晚都得加班,纳闷道:“今天要去这的人怎么会这么多,问了他们也不说,一个个说的话跟个道士一样。”

    “哈哈哈,老陈,这次可是来到你老家了,你可要和你徒弟好好招待招待我们。”一道爽朗的笑声从远处传来。

    陈洛定睛一看,又是一名破三脉的修者,生的黝黑,旁边带着的女生却是丽质了许多,双马尾扎在头上显得格外俏皮。

    那女生朝着那青年与老者喊到:“明道哥哥好,陈伯好。”

    陈元向着他们笑道:“你这大汉,这次怎么也来凑这个热闹,还把你女儿也给带来,小婷长的倒是越发标志了啊!”

    “你这可就不够意思了,我女儿可比你那徒弟修为高多了,你徒弟去了,我这女儿怎就去不得?”大汉领着女子走了过来,看到陈元身旁还站着一名年轻人,自己却看不透这年轻人的修为,不由得心中一惊,上前问道:“不知这位小友是?”

    原本那女生以为这年轻人是位普通人,当听到自己父亲称呼小友,顿时多看了几眼,这年轻人身上毫无半分灵力波动,怎么看就是父亲看走眼了,居然会以同辈相称。

    “来来来,介绍下,这位小友是陈洛,我们二人在车上认识的。”陈元热情的向着黝黑大汉介绍道。

    陈洛向大汉点了点头,伸出了手道:“陈洛!”

    大汉同样伸出手握向了陈洛:“童杰,这是小女童婷婷。”

    童婷婷朝着陈洛笑了笑,表示打了个招呼。

    陈洛本想抽出手,可这童杰的双手越握越紧,分明是想试探下陈洛的真正修为。

    看着这一幕陈元嘴角上扬,童杰这见人就想打一架的性格还是没有收敛,陈洛他倒是不担心,倒是童杰这次可能是要撞上铁板了。

    陈洛面无表情,既然童杰想试,自己当然得拿出点实力,手上力量不断增大,童杰的脸上已经露出了汗珠,显然没想到这叫陈洛的年轻人实力如此强大,体内灵气不断注入手中,想要挣脱出来,陈洛力量继续增大,已经用了自身五成之力,童杰的手指响了几声显然是断裂了几根指骨。

    那童婷婷看着这一幕也不知如何是好,自己父亲的力气她可是最为了解的,运用灵气之后可举起千斤鼎,怎么会在这么年轻的男子身上吃亏。

    “恕我眼拙,还请小友放手。”童杰经过这次握手已经知晓自己的实力远不如这陈洛,就算运用灵力使得自己力量到达千斤还是挡不住陈洛这一握,看陈洛风轻云淡的样子估计还没使出全力,只能认输。

    陈洛抽出了手,童杰用力将指骨掰回了原位。

    陈元则笑着出面,缓解双方的尴尬,经过这次小比试,也了解到陈洛的惊人实力,童杰这身强力壮在力气上都大不过陈洛,眼前这青年的实力怕是不止表面上看这么简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