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正所谓不打不相识嘛,陈洛小友的实力真是惊人,想必对这次秘境之行有很大的把握吧。”陈元拉着他们上了车,朝着陈洛的小镇而去。

    “秘境?什么秘境?”陈洛对如此多修者来到自己老家也有些好奇,难道说自己老家附近有个未出世的小秘境?

    “小友难道不知这镇上出了个秘境入口吗?那小友来此所谓何事?”童杰也感到奇怪,实力如此强大的少年没事做怎么会来这种小镇上,说不过去。

    自己住的小镇上居然出现了秘境的存在,这次回来居然撞枪口上了,笑道:“我家便住这罢了,这次本来是想回家休息一番,不过既然知晓了秘境的存在,那定要插上一脚。”

    秘境就在自己家门口,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正好也借着这个机会看看外界的实力如何。

    “噢?如此说来还是我让自己多了个对手。”陈元笑了笑。

    “元老头,这陈洛可就是这吉阳镇上的人,你之前都不认识?”童杰抓住了陈洛口中的关键信息,向着陈元问道。

    陈元也有些尴尬,呆在镇上这么久了,还同是本家,自己居然连听都没听说过,回去之后定要好好查查。

    “我之前在H市读书,闲少回来,陈老不认识我在所难免。”陈洛看出来陈元的尴尬,开口解释道,对这个老者他还是有点好感的,他说怎么听这名字有些耳熟,原来同是这吉阳镇上的人,这样说来,这老者不就是自己的某个族老,貌似自己小时候还见过他。

    车上喧闹不已,各种小道消息扑面而来,陈洛也了解到,这次出现的秘境非同小可,陈元二人怕是了解错了,至少整个华南都被惊动了,想想还真是有些激动,一出世便遇上这么好的机遇。

    看着这熟悉的小镇,叫卖声络绎不绝,陈洛仿佛回到了从前,车上的人群四散而去,陈洛与他们互相加了微信,道了别,约定下日子一同前往。

    出来工作这么久了,也不知自己父亲过得怎么样。

    推开屋门,陈洛喊了一声,父亲正在厨房内煮饭,知晓今天儿子回家,特意在家中做了些好吃的,香味扑鼻,看着父亲斑白的发鬓,不免心疼,在外三年了,回家的次数不过寥寥,不知不觉间,父亲便已苍老了许多。

    “回来了,吃饭吧。”父亲说了一句,便将菜端上了餐桌。

    陈洛回房间将行李安置好,从储物戒中掏出一些灵草食材放在了手中,他在离开时几乎把师傅的仓库搬空,毕竟是师傅给自己准备的,不拿白不拿,磨碎之后泡茶给父亲喝也能缓解衰老。

    此刻的长生界,一名青年出现在竹屋之内,一身白袍染上了血迹,神色苍白,忽然摇身一变恢复了老者的形象。

    “老子的食材呢!这杀千刀的徒弟,一点都不知道孝敬师尊,白教他了!”

    那老者正是元无忌,刚打开仓库门,便见着其内空空如也,他在外界拼死拼活,回来连口饭都吃不着了。

    “啊欠。”陈洛摸了摸鼻子,拿着这些药草走了出去。

    “爹,这些茶叶你一次泡一片,对身体有好处。”陈洛早已将药草变换了模样,拿了个袋子装好,放进了柜子中,剩下的一些药草随便抄抄便端上了桌。

    “回来就回来,还带些值钱的玩意干什么,自己赚的钱都不够用了,你这次回来干脆在县城找个工作算了,不要再出去了。”父亲撇了一眼陈洛手中的茶叶,看着模样不错,F省本就是茶叶大省,普通人家便常常喝茶,一眼便可看出成色,这怕是比大红袍还要贵上许多,自己家这小子哪来这么多钱买这么多茶叶,看上去也得几千了。

    “看看吧,先吃饭先吃饭。”陈洛不想多说,他这个情况还真不好和父亲解释什么,总不能说自己现在在修仙,怕是立马被父亲叫到精神病院去了。

    “ 你看看你发小,现在在镇里都出名了,你之前甩他一大截,现在······”

    叹了口气,见陈洛胡吃海喝的模样就知道自己说的话不管用,拿起筷子夹了几口陈洛带来的小菜。

    “这是什么菜?我怎么感觉吃去神清气爽!”陈洛父亲惊叹道,他活了大半辈子了还从未见过如此好吃的菜肴,吃下去感觉精力充沛。

    “这个你不能多吃,是我朋友送我的一些转基因蔬菜,对身体有好处,你一餐吃这些就够了。”陈洛可不想父亲像自己一样,吃成大胖子的模样,想想就难以接受。

    “喂!啊,是是是,我是······”陈洛父亲的手机突然想起,脸上的神色愈发激动,也不知道电话里在说些什么,红光满面的,待到陈洛吃完饭了才恋恋不舍的挂断。

    “怎么了,感情是要给我找个后妈了吗?”见父亲如此开心,陈洛也不免拿父亲开开玩笑,自从母亲去世后,父亲独自一人也有十多年了,也是该找个人陪伴了。

    “胡说,是你远方伯公,还记得你小时候和我一起去祠堂的时候吗?还见过他,他这次点名说要带你去见他,你可得好好准备准备,别丢脸。”陈洛父亲面色一板,都老大不小了还这么不正经,不过倒是奇怪,都已经二十年没见那位族老了,竟然还在世上,听说好像还是个大人物。

    “是陈元伯公吗?”陈洛想了想,脑海中蹦出了陈元的名字,也只有他最符合了。

    “嗯,明天早上我们去祠堂。”父亲欣喜的去洗了碗,氏族之中能被族老看中可是一件好事,这次还是带着陈洛,想来是想照顾照顾后辈,陈洛的前程自己也就无需担忧了,什么发小,都滚到一边去吧。

    陈洛哭笑不得,不就一个族老吗,至于这么欢快,甚至还哼起了小曲,明天吗,想来他们也是准备行动了,天时地利人和,他们三者全占,若是抢占不到先机,那后面可就吃不到什么好菜了。

    天色逐渐变暗,陈洛查了查师尊卡里的数额,顿时呆滞,一位一位的慢慢数着,“个,十,百,千,万,千万,八千万!”

    看到这个数值,陈洛倒吸一口凉气,自己的师尊居然存了这么多钱在银行里,不过现在都是自己的了,这么多钱他还是头一次见,去柜台取了十几万留给父亲,这次秘境过后也不知什么时候还会回来,这么多年了也没留多少钱给他,这次也让他过过钱瘾。

    晚上的修炼让陈洛感觉有些悲催,外界的灵气吸收速度着实缓慢,修炼了一晚,灵力才堪堪增长一丝,陈元那些散修过得也真的艰难了,能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之下辛苦修炼那么久达到如此修为,也不得不敬佩他们。

    看着丹田内流转的灵气,距离冲击阴跷怕是还需十几天的时间,眼下秘境即将开启,凭借自身的修为,怕还是举步维艰,毕竟是与整个华南修士争锋。

    太阳初上,朝霞万千。

    父亲早已起身,正在准备早餐,一身西装笔挺,一晚上的时间,原本生出的白鬓也消散不见,看上去显得精气十足。

    祠堂位于镇外,占地极大,陈氏在这镇上也算是名门望族,看着这座恢弘的庙堂,经过岁月的洗礼更是显得庄重肃穆,这里属于陈氏一族的重地,陈洛算不得主家,一年都未必有一次机会来这里,也只有在重大祭祖的时候才能来看看。

    陈洛的灵力向内展开,一大一小的光点浮现在脑海,还有些微小光点出现,不过堪堪进入煅体之境,当再往前探去时,前方仿佛是有一个屏障,阻挡着灵力探查的波动,令陈洛疑惑,这样的情形在长生界中也遇见过,是秘境特有的天地阵势,难道说这座祠堂是秘境的一个入口之处,那为何等到现在才暴露,亦或者是一个独属于陈氏一族的秘境。

    父子二人绕过弯弯道道终是到达了大厅,陈元正端坐首位,王明道站在身旁,主位之下还有一群族老坐着。

    “松照,你来了,坐吧。”一名与陈洛父亲相识的族老指引着坐下。

    陈松照却是有些疑惑,这次在座的这些族老他就只认识刚刚说话的那个与陈元,自己这次只是受邀而来,何至于摆如此阵仗。

    撇了陈洛一眼,心中想着是不是这个“不孝子”在外头惹祸传到了这些人耳中,但看陈洛风轻云淡的模样也不像是,便慢慢的坐下了。

    “哈哈,陈洛小友,没想到你竟然是我的堂孙,真是怪我有眼无珠!”陈元大笑,令陈松照有些不知所措,自己的伯父什么时候和自己儿子认识了,还显得这么亲密,要知道除了百年祭祖前来祭拜一次过后,这位伯父可是没和他一家有过走动,称呼陈洛为小友,那不是得叫自己儿子伯伯。

    陈松照瞪了陈洛一眼,显然在说这小子有什么事瞒着老子,回去得老实交代。

    陈洛摆了摆手,示意无可奉告,令陈松照咬牙切齿,这小子怕是翅膀硬了。

    “哎呀,洛儿这几年过得怎么样啊!”

    “洛儿可有婚配?”

    “洛儿,我是你曾祖父的哥哥,你要叫我太叔公。”

    “洛儿啊,我家孙女姿色上佳,是个不错的人选。”

    陈洛看坐着的各位族老神情激动,一时间瞠目结舌,这说的都是哪跟哪啊,一边说还一边把陈洛往后厅挤去,留下陈松照和那位族老一脸震惊,感情这小子不是在外面闯祸,是在外面干了什么大事出来。

    心中虽有些不爽这些人在自己一家危难的时候不见人影,但看见陈洛能这么有出息,陈松照也是露出了宽慰的神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