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好了好了,诸位有何事直说便好,现在我父亲也不在这了。”陈洛见厅内只剩下一众修仙者,单刀直入。

    “小友是个明白人,但我等说的都是真心话,你可以好好考虑考虑。”身旁一个族老依旧拉着陈洛的胳膊不放,循循善诱道。

    “是啊是啊,我那孙女确实标致。”

    一时间,厅内便又七嘴八舌了起来,陈洛一脸无奈的表情,拉自己过来难道就为了给自己相亲?

    “好了,诸位别闹了,陈洛,你跟我来,老祖想见你。”陈元见状,制止了各位族老,这次主要是老祖相见陈洛,便顺带向这些长辈介绍一下,毕竟同是陈氏一族,日后若是出事也好有个照应。

    领着陈洛左拐右拐终是进入一座小房间内。

    “伯公,我们还有个老祖?”

    “是上个世纪的人了,修为虽是有煅体六脉,但现在已时日无多,主要是同属一族,听我说起便想要见见你。”

    陈元微微一笑,手中光芒一闪,一道门户便出现在二人身前。

    “走吧。”

    进入门户之内,一栋茅屋跃入眼帘,陈洛细细打量着这座秘境,比之长生界却是小了太多,约莫一亩地的空间。

    空间内的灵气虽不浓厚,但比之外界却是好了许多,陈洛感觉若是在此地修炼,不出一月,下一脉穴道也将被冲破。

    “老祖?”陈元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向着茅屋内询问道。

    “你先退下,让那小子直接进来吧。”屋内的声音传来,陈元对陈洛打了个眼神,便又退出了秘境之外。

    屋内的摆设倒是简谱,仅有一桌一椅摆放其中,一株灵草植于盆上,摇曳生姿。

    一位老者身着道袍,静静坐在蒲团之上,一双浑浊的眼睛望向陈洛,笑了笑示意坐下。

    “想不到我陈氏一族,竟看走了眼,竟然出了你这么个天赋异禀的后辈,真是造化弄人呐。”

    老者沏了一壶茶,仔细打量着陈洛,他还是听陈元说起才知道,后辈中竟有如此年纪,便到达煅体中期的人物,便立马叫陈元邀请,让他看看这个后辈是个怎样的天才,今日一见,果不其然,确实是人中龙凤,这灵气强度比之自己也毫不逊色,真是后生可畏。

    “喝口灵茶。”

    “老祖廖赞了,晚辈不过是有一些机缘罢了。”陈洛接过茶,一抹灵气凝聚其上,看得出这是杯好茶。

    正当陈洛一饮而尽之时,藏于丹田的金页光芒大放,顺着经脉,覆盖在茶水之上,一道黑气飘出,光芒包裹着黑气躲进了金页内,丹田又恢复了平静。

    就算陈洛再傻,也看出了这茶水有问题,这金页可是个宝贝,都自主护主了,这茶水定然是有毒。

    不过老祖似乎没有害他的理由,沉思了片刻,灵气悄悄释放,向着老祖探去,顿时将陈洛吓了一跳,这哪是煅体六脉的修为,分明是八脉齐破,站在了煅体境的巅峰,与陈元说的截然不同,生机也极为旺盛。

    “嗯?”老祖似乎感受到陈洛的探查,意味深长的看着陈洛。

    讪讪一笑,陈洛的越发确定,这老祖是有些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噗!”

    硬生生逼了自己吐了口血,怒目圆睁的注视着老祖,“你到底是什么目的!”

    老祖的眼神中露出疑惑,令陈洛不解,自己这都吐血了,难道是演的不够像?

    虽是愣了几秒,但老祖似乎明白陈洛已经看穿了他的计谋,出声道:“别装了,起来吧,我给你下的是软骨散,你顶多四肢无力,怎么可能吐血。”

    “这。”

    看着地上强逼出来的一滩血迹,陈洛追悔莫及,他怎么知道下的毒是这个品种,早知如此就不应该用力过猛,装模作样随便吐一口就得了。

    “看来你身上是有什么宝贝将我的毒甄别出来了,还真是机缘深厚啊!”

    壁上的长刀发出金鸣之音,落在了老祖的手中,一步步朝着陈洛走来。

    “这副身体还真是残破,幸运的是遇见了你,我的修为也终于有恢复的机会了。”老祖长刀一挥,刀芒直指陈洛脖颈,锋利的刀气呼啸,令他感受到轻微的刺痛。

    “夺舍!”眼前的老祖早已不是陈氏一族的老祖了,夺舍只有元神境才能做到,那便代表眼前之人曾是第二步的修者!

    陈洛战战兢兢的往后方退去,双手放置身后,红色的灵力凝聚其上。

    “别挣扎了!”

    老祖手握长刀,一刀劈向陈洛的天灵盖,气有千钧!

    随着绝阳掌的凝聚,本就狭小的空间被热浪覆盖,长刀劈下,一条火蛇缠绕而上,将长刀烧的滚烫,令老祖脱手,余威将整座茅屋震塌。

    “想不到你竟然能将灵气化形,我更喜欢你这副身体了!”

    看着一个苍老之人对着自己身体指指点点,还舔了舔嘴巴,陈洛一阵反胃,一拳朝着老祖轰去,他是一刻也不想再做纠缠了。

    但八脉可有约万斤之力,陈洛当即就被轰飞了出去,一口鲜血喷出,脸色惨白,实力差距太大,这是他他第一次战斗,纵使是死也不能让这老贼得逞,全力吸收着小秘境内的灵气。

    “再挣扎也是无用的,啊,这是年轻的味道!”老祖拾起地上的长刀,手指沾了点地上的鲜血,拿在鼻子下面闻了闻。

    “好好地去吧。”长刀上覆盖着老者的灵力,准备发出最后一击,彻底了解眼前的男子。

    “龙泉剑!”陈洛看着步步紧逼到身前的老祖,嘴角露出微笑。

    老祖张望着四周,见并无丝毫动静,一阵气急,这个小子鬼点子着实有点多,自己还能被唬得一愣一愣的,作势便要劈下。

    “嗖!”

    一道破空之音传来,瞬间穿透了老者的胸膛,鲜血滴落,老祖一脸难以置信,这小子灵力化形已经够天赋异禀了,谁能想到他居然还能学会御剑术,连他元神境的修为,在御剑之术上也是堪堪入门而已。

    一道元神从老祖身上飘出,狰狞的神色令人望而退却,陈洛运转御剑术后灵力已经透支,此刻也无力阻挡,只能眼睁睁看着这元神进入自己脑海中,昏死了过去。

    丹田内的金页瞬间转换了位置,出现在了识海之上,散发着金芒,将整个识海点亮。

    “这就是那小子的机缘!”

    老祖元神一脸贪婪的盯着前方的金页,他来地球许久了也不过找到些零碎的宝物,这个聚宝之地果然还藏着强大的法宝,能进入识海,少说也是法器级别的,现在,都将是他的了。

    望着眼前的光团,他只要吞下,他便是这具身躯的新主人了。

    刚要付出行动,金页瞬间临于其上,朝着老祖元神压下,一张不大不小的金页仿佛重如泰山。

    “我不甘心!”元神发出临死前的最后一声呐喊,分裂成道道碎片,融入了仅存的光团内。

    “元老,陈洛怎么还没出来?这都一天过去了。”一位族老对着陈元说道,按理来时间也够久了,可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去看看。”陈元也感到疑惑,以往带族人进去,他都会在外等候着,这次不知为何却将自己支了出来。

    走进光门,陈元彻底被眼前的场景惊到了,到处是断木散落,一座茅草屋此刻也碎裂在一旁,地上沟壑纵横,老祖被一剑刺穿胸口,陈洛也脸色惨白,倒在一旁。

    上前摸了摸,老祖的身躯似乎已经凉透了,陈洛倒是还有呼吸,连忙从怀中拿了颗丹药给他服下,背着他走了出去。

    “这是怎么回事!洛小友怎么了,老祖呢?”

    众人见陈元背着陈洛从秘境中走出,一脸悲伤,连忙上前问道。

    “老祖已经仙去了,你们准备一下,不要让消息泄露。”陈元交代了众人一句,赶忙先将陈洛送去医治,这小子要是出什么事,难保他背后的师尊会怎么样,如今老祖已死,万不能再惹下大祸。

    族老瞬间悲痛不已,泪眼婆娑,朝着秘境之门拜下,他们都是老祖一手培养出来的,能有今天靠的也都是老祖的帮扶,如今忽闻噩耗怎能平静接受。

    叹了一句,陈元看向背上的陈洛,要想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还是得等陈洛醒来。

    华灯初上,夜幕悄然覆盖了这座小镇。

    “唔!”一张木床之上,一位年轻男子摸着头发出了轻呼声。

    “我怎么出现在这里了。”望向四周,俨然一副古色古香的模样,陈洛抚了抚额头,睡久了头有些疼。

    “吱。”

    屋门被推开,陈元手捧着一碗汤药走了进来,见陈洛醒转欣喜万分。

    “伯公?”

    “你先别乱动,喝过药再说。”陈元快步扶起陈洛的身子,也不知晓秘境内发生了什么,请了位医修为陈洛医治,说是灵力透支过大,只能慢慢恢复。

    “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老祖为何会被一剑穿心。”

    见陈洛脸色微微好转,陈元忍不住问道,那些族老今日连连来求他给个说法,可他自己也是一头雾水。

    陈洛想了片刻,还是将情形编造了一番,只说是有外贼潜入,老祖拼死保护自己,贼人重伤而逃。

    “贼人?”陈元坐在床边,仔细猜想了一番,陈氏一族虽是少有树敌,但为了站稳脚跟还是得罪了一些势力,特别是宗祠内的小型秘境,老祖是设计之后才得到的,那族本就心有不甘,估计这个埋伏的人定是那一族的高手。

    “你好好休息,老祖就是这般爱护我们这些后辈,你也不必过于自责,老祖在天之灵不会怪罪你的。”安慰了下陈洛,嘱咐他好好休息,陈元便出了房门,想来是该与那些族老禀明世件经过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