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陈洛也不知王钦说的是真是假,但直觉告诉他,大概率是真的,担忧的看着身旁的二人,一时间竟找不出话劝他们离开。

    修仙一途本就是与天斗,与人斗,机缘在前,就算前方是刀上火海又有谁愿意放弃。

    看着固执的二人,王钦不再言语,与陈洛相视一眼,便静静等待着。

    一刻钟之后,巨门光芒大放,四周的灵气愈发浓厚,陈洛感知了一下,已经与长生界内相差无几,甚至有几人在此刻直接突破,大喜过望,对这处秘境更是欲望缠身。

    “门开了!大家快上!”

    不知谁大喊了一声,瞬间引发全场暴动,纷纷朝着巨门跑去,恍若蝗虫过境,人山人海。

    “那是!”

    “是华南四派的少主以及门徒!“

    一艘巨艇忽然出现在众人眼前,其上人影密密麻麻,为首四人英姿勃发,在舰前谈笑风生。

    “风兄,你看下面这些散修,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模样。”

    一人羽扇纶巾,往下方看去,发出一声嘲笑。

    “这些人注定永无出头之日的,哪能像我等一般,前途光明,元兄着相了。”

    两人大笑,眼神热切的望着前方的巨门,这次门内派他们出来原本只是试炼一番,不曾想低估了这秘境的级别,现在看来,怕是已出世的秘境都没有任何一个能与此处媲美。

    “凤凰于飞,二位仁兄可莫要低估了秘境内的凶险之处。”一名年轻男子坐在椅上,抿了一口茶,当年有一处秘境也是机遇非凡,但去的人十死无生,令众多门派损失惨重,而今怕是亦要从蹈覆辙。

    “林兄就是扫兴,我等天命之子,岂会被这小小秘境所困,来来来,风兄,元兄,喝茶。”

    四公子中最后一人乃是位少年,正值风华正茂的年纪,也最为自负,能够在如此年纪与其余三人并列,天赋可谓超绝,捧起一盏茶朝三人敬去。

    转念间,巨艇没入光门之内,消散不见。

    片刻的插曲过后,陈洛等人也是快步进入,陈元与童杰思考了许久,还是想要搏一把,特别是陈元,而今老祖已死,族内修为最高者只有煅体四脉,若是再不获得些机遇提升修为,陈家唯一的秘境恐怕也将落入他人之手。

    “这是位石,诸位收好,若是百里之内有持位石之人便会发光。”

    王钦从乾坤袋中拿出三颗石头,分别交至三人手中,陈洛看去,三颗石头正散发着淡蓝色的光芒,交相辉映。

    “有劳王兄了。”陈元道了句谢,转身一同踏入了巨门。

    一道强光闪烁,令众人睁不开眼,只感觉头脑一片空白,失去了意识。

    “这里是?”

    陈洛从地上爬起望向四周,发现他正身处于一片石板空地之上,四面八方尽是竹林,中间一座石雕狮子格外醒目,古朴大气,那双铜铃般的眼睛恍若有神,注视着前方。

    拿出王钦给的位石,早已没有了光亮,化作普通模样,平静的躺在陈洛手中。

    “没想到这秘境的入口竟然有传送之能,只是不知为何自己一人被传至此地。”

    陈洛走向石狮,其下刻着莫名的字符,密密麻麻写满了一面,不由得眯起了眼睛。

    “天启界,上古······剑林······”

    看了好一会儿,陈洛才明白石碑上的文字,这是上古铭文,上边写道,此处秘境名为天启界,而陈洛身处之地,则是此界一座宗门练剑之处名曰剑林。

    “天启界?难道和这个金页有关?”

    回想起第一次遇见金页的情形,其上方以草书镌刻的便是天启二字,现在虽是没有了文字显示,但二者定是有什么关联之处。

    不对。

    内视丹田,一册金页正漂浮在灵气之海上方,随波而动,一个天字铭文正散发着淡淡的光晕,想起昨日吸收过那黝黑书册后,这金页便显示了个天字,难道是还欠缺一个启?

    陈洛愈发觉得就是如此,只是那启字又该如何寻找,还有那王钦,那页黝黑书册自何而来。

    “剑林,不知如何才能出去。”虽然很想立刻找王钦说个明白,但此刻的首要目的是寻找出去之法。

    陈洛向前迈出一步,四周并无动静,小心翼翼的迈至石板地边缘,环境陡然而变,他身处的地方变为了一处竹林,此刻他正立于竹林中央。

    一阵微风拂过,漫天落叶凋零而下。

    “嘶!”

    一片竹叶落在胳膊上,瞬间撕破陈洛的皮肤,染血的叶片也并未落至地面,而是彻底消散。

    看着漫天竹叶,陈洛倒吸一口凉气,若是每一片都有如此威力,那自己岂不是必死无疑。

    身形不由得往后倒退,场景瞬间又变换为初始模样,仿佛刚刚的一切只是一场幻境。

    但手臂的疼痛感警示着陈洛,看向自己的手臂,鲜血还在流出,此处哪里是练剑场,简直就是为了杀人而造的修罗场。

    随之又试了几次,胳膊,脸上又留下了伤痕,服下了止血草,伤口才慢慢结痂。

    “这里定是另有玄机。”

    见不能向前,陈洛再次回到石狮所在之处,将四面观察了遍,依旧无半分收获,好在此处灵气浓厚,一时想不到办法离开,便先在此处修炼一会,既然说这里是练剑场,那他就在这好好地练练剑术。

    “御剑术!”

    陈洛想起了师尊授予的四季剑法,手中掐诀,煅体五脉的灵力已经能够令龙泉剑悬空而动,不至于力竭,只是若想剑如臂膀随驱而动,还是有很长的一段距离。

    “轰!”

    一声轰鸣打破了竹林间的宁静,陈洛定睛看去,那座石狮竟没了身形,空余一座平台留在石板之上。

    “万年过去了,剑宗终于又启动了剑林吗?”

    一道磁性的男声回荡在陈洛耳畔。

    “本座等了一万年就只等来你这么半吊子剑修?”一道人影出现在石台之上,目光触及,陈洛便感觉像是被万剑穿心,此人如剑,锋芒太胜,令陈洛不由得连连后退。

    “连这等剑气都承受不住,我连教你的欲望都没有,滚远点,我问一句,你答一句。”

    人影一挥,手中出现一柄虚剑,刹那间便向陈洛刺去,陈洛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轰飞至石板边缘。

    “这一万年,剑宗过得如何。”人影坐下石台之上,俯视着陈洛。

    “晚辈不知剑宗,外界如今并无半分有关剑宗的消息。”陈洛捂着胸口,刚刚哪一剑直接伤及了他的五脏六腑,也不管戒指中的药草是否珍贵,抓出一把便往嘴里咬去,片刻之后神色才恢复正常。

    心中不禁疑惑此人的来历,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他甚至接不住眼前之人一招,便受了重伤。

    “不知剑宗?怎么可能,剑宗乃是天启界第一大宗门,即便在华夏一族也能排进前十,怎么会不知!”

    人影的手掌往陈洛脖颈一抓,“既然你不好好说,那我们便好好玩一玩。”

    陈洛此刻只感觉欲哭无泪,这人影怎么听不懂实话呢,万年,万年前他在哪都不知道,哪里会知晓什么剑宗,此人怕是孤单寂寞沉寂了半年,脑子也不太灵光了。

    “你就在这剑林之内好好玩玩,什么时候愿意说真话了,什么时候再出来,敢捉弄你老祖我,我让你尝尝剑宗的第一大酷刑。”

    “此处。”

    陈洛直接被丢进了剑林的中央,一道石碑耸立身旁,石碑的上方被一剑削去,留存的只有下半部分,其上密密麻麻皆是剑痕。

    身躯刚刚着地,便有漫天竹叶随风而落,只是此刻就算后退也回不到石板空地,此处是中心地带,而刚刚却是边缘处,退无可退,只能强忍着剑气入体的痛苦,那片片竹叶几乎将陈洛全身割破,上下净是血流不止。

    道法自然,一切出现的东西必有其缘由,石碑不可能放在这当摆设,其上必有玄机,就像那石狮一般,蹦出来个实力强劲的变态男,只能将救命稻草寄托在这石碑之上。

    神识往石碑探去,一道古老的气息弥散在陈洛的脑海之中,识海如同被一柄古剑切开,头疼欲裂。

    “啊!”

    身体与识海的双重攻势,终是忍不住大喊了出来,本以为是救命之物,没想到却是夺命之器,一时间陈洛大汗淋漓,鲜血夹杂着汗水将衣袍染红,甚至连七窍都渗出血迹。

    “啧啧啧,万年未见剑宗弟子受此折磨了,还真有点怀念啊,上一个是谁来着?”人影目光看向剑林之内,手掌托腮仿佛在回忆着什么,来此剑林不经历一次剑气入体,怎能说是剑宗弟子,况且这名剑宗弟子的实力着实是太弱了,受到的磨砺甚至还比不过从前的弟子。

    “御剑诀,剑宗不传秘法。”

    陈洛体内的天字突然消失在灵海之上,转瞬间悬于识海之内,原本侵袭着识海的剑气在天字的压迫下变换了模样,化作一道道上古铭文,融入他的识海内,阵阵大道之音安抚着狂乱的意识,识海的风暴就此消散。

    陈洛咬牙站起,从乾坤戒中拿出龙泉剑,怒吼一声,一道十丈剑芒朝着漫天竹叶迎去。

    只见剑林内,翠竹瑟瑟摇动,一时间竟不再有竹叶凋落,反而从翠竹中孕育而生道道青色光芒,修护着流血的伤口,随着数以万计青芒的融入,陈洛的身躯被一道青色巨茧包裹,静静躺在石碑旁,没了声响。

    “天生剑心!”

    还坐在石台上的人影见此情形惊呼,在他的记忆里,剑林除了能帮助剑修提升剑道境界之外,另一个作用便是帮助天生剑心铸就剑体,虽说这剑体并不是天生的,但也算半个神体,对于修炼剑道的修者作用极大。

    而此情此景,正是剑林在帮助陈洛孕育着剑体。

    “该死,这小子有天生剑心我怎么会看不穿,难道是某个老怪物收的弟子,传给他什么隐匿体质的宝物导致我无法识破?”

    人影抚了抚额头,待这小子破茧而出定要重新询问一番,万年来等到的第一个人,还是天生剑心,居然差点被自己玩坏了,那些老怪物怎能一声不吭的放个小白进来,也不事先通报我一声。

    身形一动,人影出现在青色巨茧一旁,虚剑一晃,割破了指尖,一滴灰白血液流出,落在青色巨茧之上。

    “这也算是对你的补偿,天生剑心加剑灵之血,待你孕育而出定又会是一名剑仙苗子。”人影笑了笑,满怀期待的守候在一旁。

    黄沙漫天,两道身影正驾驭神虹凌空而立,丝毫不受狂风影响。

    “剑林,倒是去了个好地方,你这徒弟运气不错。”身着八卦道图的男子看向一旁正啃着炸鸡的青年。

    “也不看看是谁的徒弟,倒是你王钦,竟然留了分身藏在世俗之中,瞒了我本尊那般久。”男子撇了撇嘴,一脸得意的看向王钦。

    “走走走,先去把那头灵凰抓了再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