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也不知经历了多久才穿过了那片黄沙之地,映入眼帘的是亭台楼阁错落于山间,一座瀑布飞流直下疑似银河,就算在长生界内也未有此般壮观景象。

    “这难道是仙家之地?”陈洛惊叹道,身后是黄沙漫天,身前却是山清水秀,风格迥异。

    “没见识,这边只不过是剑宗的藏剑阁,不起眼的一角罢了。”丹田内满是不屑的声音传入陈洛脑海中。

    “天老,藏家阁是什么地方。”陈洛没理会天老的吐槽,对于他这个修仙小白来说,不懂就要问。

    “这是剑宗存放剑器的地方,每位剑宗弟子在入门时都可在此地获取一柄剑,故而被称为藏剑阁,不过如今其内是否还留有长剑就不知道了,藏剑阁旁边是炼丹阁,你有了龙泉,现在缺的是修为,正好可以过去看看。”天老想起往日在剑宗的日子情形,剑宗三门四阁好像都处于同一个地方。

    听着天老的说法,陈洛激起了兴趣,沿着石阶走了上去。

    这些轩榭远处看倒是极为富丽堂皇,当陈洛走进时,只是徒有其表,其上剑痕刀痕错落遍布,见证着那场大战的惨烈。

    陈洛如蝗虫过境,清扫着路旁每一座宫殿,但却只有一些锈迹斑斑的剑,有的甚至还断成两截,放在乾坤界都是占地方。

    “都破败成这幅面孔了,还能有东西留住吗?”陈洛不禁发出疑问,每个宫殿前都有阵法留存的模样,但阵心被割裂出一个大口子,没有了防护的能力。

    陈洛进入最中间的一处阁楼,殿柱有蟠龙缠绕,殿前一处门匾碎裂在脚下,依稀能看出组合起来是藏剑阁三字,只是眼神看去,便如同有万千柄剑指在眉心。

    “我也没想到这里竟会成了这副模样。”天老虽是在丹田,但还是能凭借神识了解外面的景象,眼前的破败也印证着曾经的辉煌。

    陈洛双手触碰柱子,摸在蟠龙的身躯上,一时战吼厮杀声音映入陈洛的识海内,陈洛眼神通红,一股杀气萦绕四周。

    “还不醒来!”

    一声叱喝将陈洛拉回清明之境,身躯往前一跃,踏在了遍布锈剑的剑冢之上,只见刚刚还站立的石板上瞬间出现了一个大窟窿。

    这是怎么回事?

    陈洛后背一阵凉意,为何自己如同进入了一座修罗场,其内只有厮杀声,战火滔天。

    “是谁?”陈洛大喝一声,一整后怕,若不是天老刚刚喝醒自己,恐怕此刻他便是地上的一滩肉泥。

    “在你身后。”

    龙泉出窍,一声剑鸣挡住了进攻,陈洛往后看去时,早已没了人影。

    “是元族影杀者。”天老想起了这个名字,这是青族的一个秘法,能让死后的元神与影子同化,专门为暗杀而生。

    “影杀者?”

    陈洛警惕的盯着四周,生怕错过了什么动静。

    “小子,影子是看不到的,用神识去感受空气间灵气的变化!”

    闻言,陈洛闭上了双眸,神识覆盖着整座阁楼一层,精神高度集中,静静的等待下一次的袭击。

    “锵!”

    “我看你往哪跑!”

    龙泉与匕首交击,陈洛借势往影杀者身上刺去,竟是直接穿透了身躯,刹那间又失去了他的踪迹。

    “该死,天老,我的攻击好像对他无效。”

    陈洛收剑,警惕的望向四周,询问着对策。

    “他们怕的是神识之力,你等会我将这本剑法传授给你。”

    “元神剑术?”

    陈洛细细体悟着这部功法,不时还防御抵挡着影杀者的进攻,每刺出一剑,剑芒上便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神识之力,直至覆盖整个剑身。

    “嘶!”

    一声嘶鸣,殿前一道黑影直挺挺的躺在地上,胸口插着龙泉剑,陈洛现在才看清这影杀者的模样,身形与人类一致,却没有面孔,全身漆黑,仿佛融入了黑暗之中,难怪被称为影杀者。

    “嗯?”陈洛察觉自己的神识似乎增长了一些,看向地面,那黑影已经消散在空气之中,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小子,再仔细找找还有没有残留的影杀者,这可是增长神识的好机会。”天老出声提醒陈洛,灭影杀者增加的神识并不会对自身产生副作用,因为影杀者的灵魂纯净,他没有思想,只是一个杀戮机器,况且修士提升修为容易,提升神识却极为困难,神识越强大对修者的好处也就越多。

    陈洛神识探向四周,所在之处没了无影杀者的踪迹,随即借助断柱,几个跳跃,登上了阁楼的二层。

    “他们怎么都死在了这里?”

    阁楼二层尸体铺满了整片空地,瞳孔中流露出不甘之色,地板被血染红,尸体的前方是一个小鼎,散发着青色的光芒。

    陈洛摸了摸尸体的余温,早已是冰冷刺骨,有几个陈洛似乎还有一面之缘,在秘境之外擦身而过。

    “又来了一个送死之人。”

    三层之上,几名黑衣男子一跃而下,双脚踏在了尸体之上,居高临下俯视着陈洛。

    “这还是条大鱼!”黑衣男眼神注意到了陈洛的指尖,一枚戒指灵光流转,这可是连他们首领都没有的乾坤戒。

    “这些人都是你们杀的?”陈洛一剑劈向黑衣脚下,迫使他们降落在自己身前。

    “那是,神农鼎?”

    天老惊呼,发现了流转在身前的小鼎,“小子,快把那小鼎夺到手。”

    不待天老说完,陈洛便已经行动,灵气灌注在龙泉剑上,运转御剑诀第一式,瞬间将一人秒杀,剑指前方。

    “不可能。”

    余下几名黑衣人惊呼,他们皆为煅体五脉修为,怎么可能这么快便被秒杀,唯一的解释是眼前这男子隐藏了修为。

    “没什么不可能的,说出你们的目的,这些人到底是不是你们杀的。”

    又是一剑挥出,几名男子联手之下依旧被轰飞出去,撞倒在小鼎前又被弹了回来,咳血不止。

    “这是阵法?”陈洛定睛朝着小鼎身前看去,在几名黑衣人的撞击之下,屏障上激荡起了波纹,一座小型阵法出现在眼前。

    “道友饶命,这座小鼎我等愿意奉上,还请放了我等一条生路。”见陈洛无法战胜,几名黑衣人仓皇跪下,大声求饶,额头敲击着地板,发出砰砰的声音。

    “不必留手,该杀,这些人在以血破阵。”

    “以血破阵?”陈洛看着眼前这些尸体,再看向求饶的几人,似乎明白了什么,当即运转绝阳掌,一掌将几人轰飞至阁楼之下,没了生机。

    “这等邪修得破阵之法这几人是从何得来的,这般屠戮同类简直猪狗不如。”陈洛心中气愤,龙泉剑被灵气烧灼得火红,直接将黑衣男子烧成了灰烬,几个储物袋掉落了出来,被收入囊中。

    神识朝着袋内探去,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倒是锈剑装满了袋子,一本血阳绝浮现在陈洛手中。

    还真是诡道功法,陈洛越看越加难以抑制心中的愤怒,这部功法入门便需要一名壮汉的鲜血,若要到达那几名黑衣人的修为更是要吸收童男童女的先天之气,这代表着那几人已经造成了许多家庭的破碎。

    “血禁术?”

    血阳绝上的最后一页是一道阵法,凭借活人的血气破开阵法。

    陈洛走进小鼎旁,见地板上的血迹覆盖在了大阵的阵眼处,按血禁术中的描述,怕是只差几人便可破开这座阵法,得到里面的小鼎。

    “小子,先破开这小鼎再说,让我看看是不是神农鼎。”

    元老的声音显得极为热切,这神农鼎是上古神农宗的传承之器,其内蕴含的神农之气能够活死人生白骨,若真是它那便是最大的机缘。

    陈洛听闻使出全力,往阵眼劈去,强烈的冲击将陈洛掀飞,阁楼轰然倒塌,一片尘埃飞舞。

    伸手接过青色小鼎,云老立马从丹田内飞了出来,一把将小鼎夺在手中。

    “唉,果然只是个仿制品。”天老发出一声叹息,若真是神农鼎,恐怕凭借陈洛的实力也无法破开守护它的大阵。

    “给你,这东西虽是个仿制品,但对你还是有点用处的。”把玩了几下,天老将小鼎丢入陈洛手中,身影没入了丹田之中。

    “天老,这东西有何作用?”陈洛问道,他一不会炼器,而不会炼丹,拿这小鼎有啥用,难道说是拿来收藏。

    “混小子,不会不知道学啊,这小鼎炼丹可提升两成成丹率,放在外界都能拍出天价,你竟然如此不识货。”天老鄙夷了陈洛一句,仿制品的作用不大是对他而言,对陈洛来说这就是件珍宝。

    “可是没人教我啊,还不是白搭。”陈洛摆了摆手,随手将小鼎放置入乾坤戒中,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往山下走去。

    “得得得,我教你,我还不懂你小子的心思。”

    陈洛心头一喜,就等着这句话呢。

    “这是灵草大全,等你倒背如流了再来向我请教。”

    “这么多?”陈洛的手中忽然凭空出现了一本书籍,泪流满面,这么厚的书他要看到什么时候,还得倒背如流。

    “少年,我看好你。”天老发出最后一声便不在理会陈洛的叫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