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顾源,有几个问题想问你。”林风看着醒来的顾源,一把匕首放在了喉咙处。

    “公子有话好好说,我知道的我都说,别动手,千万别动手。”顾源感受着脖颈带来的阵阵凉意,挣扎着想要退后,但双手双脚被特殊的绳索绑着,无法动弹。

    “他们现在在哪?”收起了匕首,林风拿起一白布擦拭了下,收回了乾坤戒中。

    “他们在密林中心,我保证,我来的时候他们还好好的。”顾源见林风这副神情,急忙将所知道的地点都说了出来,好不容易突破到灵台境,他现在还不想死,还有大把的荣华富贵等着他。

    “除了玄天宗之人,可还有其余散修?青族还有几人在那看守?”陈洛本坐在地上调息,也出声问了句,若是陈元他们也被抓了那就麻烦了。

    “主上······”

    “嗯?”陈洛瞪了一眼,顾源立马改口。

    “异族还有三个左右,都是在灵台境以上,那边的首领比刚刚那个还要强些,异族称他为执事大人,散修有倒是不多。”

    “执事?”陈洛念叨了几句,转头问向了天老。

    “执事估计也是分支的,凭灵台境的修为在青族里是算不得什么,若是真正的执事起码也得初境起步。”天老回答道,青族之内等级森严,主脉之人不可能派来地球,修为高者同样也进不来。

    有散修,那就代表陈元很有可能在那,该好好计划计划如何救人。

    “洛兄,劳烦你将此人交于我,我宗内还有些事需要他交代。”林风向陈洛拱手示意,见陈洛不在意便将顾源带进了密林内。

    约莫半刻钟,一阵惨叫过后,林风二人走了出来,不见顾源的身影。

    “是在抱歉,一时忍不住便杀了他。”林风歉意的朝陈洛笑了笑。

    “天老,凭我这修为怕是挡不住那五名灵台境修士。”陈洛眉头紧皱,他距离灵台还有段距离,这点时间根本不可能突破。

    “我有一法,名曰斗!”天老的声音不复从前的稚嫩,仿佛跨越万古回荡在陈洛耳畔。

    晦涩的记忆涌入陈洛脑海,这功法没有法诀或文字记载,有的只是记忆中的场景,其声仿佛天雷滚滚,震得耳膜发轰。

    “这难道是大道之音?”陈洛不敢多想,仔细聆听着,记忆中只有触碰到大道的功法,不能以外物记载,只能用某种特殊的方式保存,其诵道声如天音,一道只承一人。

    “这是上古时一位才情绝世的大能所得,只可惜他死在了那,留予我寻待有缘人。”

    盘膝修炼的林风二人此刻纷纷睁开双眼,望向陈洛。

    一瞬间他们感觉身处的空间内莫名多了一股气势,扶摇而上可击天穹,仔细寻找之下,发现是从陈洛身上传来。

    “洛兄到底是何人,这修炼的到底是什么功法。”林风自持见多识广,身为玄天宗的少宗主,宗内藏经阁他已经尽数阅览,可也没有遇见仅仅是修炼便产生如此惊天动地的气势。

    紧闭的双眸微张,陈洛起身,如同一名战神,注视着前方。

    “天老,多谢。”陈洛知道这法的珍贵,就算是他师尊估计都没有大道传承,第三步大能都接触不到的境界,他在此刻却是摸到了皮毛。

    “能把那些异族之人斩尽杀绝,就算是对这法诀主人的最大慰藉了。”天老叹了口气,那是时代葬身了太多英豪,也有太多功法传承一起被埋葬,这才导致地球的修真者实力如此差劲。

    “走吧,是时候去解决他们了。”陈洛双眸仿佛能目视千里,看着密林的中心地带。

    几道身影飞奔于密林之内,带着阵阵疾风。

    当三人停步于中央,一道结界泛着蓝光出现在眼前,结界内众多人正如同牲畜一般,颈缠绕着链子,绑在一根铁柱之上,且都处于昏迷的状态。

    “混蛋!”林风眼神愈发冰冷,这哪里有把他们当人看。

    陈洛在人影中细细寻找着陈元等人的踪迹,眼前一亮,陈元不在倒是看见了童杰,此刻的童杰修为也突破至煅体五脉,显然是有了些许机缘。

    “别冲动。”陈洛拉了拉林风,他才刚刚接受道法传承,还不能熟练掌握,不到暴露的时候还是不要发出动静。

    几人静静看着四周的环境,五名黑袍人正散落于五方,形成一个正五边形,除了这五人外还有十几名修士,修为约莫在煅体境巅峰,口中念念叨叨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陈洛本就没把顾源说的话当真,指望一个投靠异族的人不如自己亲眼看看,只要知道地点就行。

    “血腥味怎么这么浓重。”林云捂着鼻子。

    地面上没有半分血迹,这般浓重的血腥味从何而来。

    “洛兄,看那炉子!”

    林风出声,陈洛此时也见着了,结界中心除了宗门弟子和散修还有一铜炉正燃烧着熊熊大火,这火带着灵力,长久不灭。

    “顾源他们怎么还没回来,再等下去那炉内血液都将凝丹了。”一名黑袍人站起,望向陈洛等人所在方位,眼神透露出焦急。

    “算了不等他们,只不过一名煅体七脉的特殊体质罢了,这些人应该也能练出一枚血丹,到时候进献上去,可是一大功劳。”又一名黑袍人起身,青色的眼眸中露出贪婪之色,眼前的这些人便是他们往上的功劳点。

    “就是,好不容易能趁着这个机会抓住这么多修士,要是等到时间一过,青月他们率先取得丹药,我们就完了!”

    为首之人听到这句话,灵台三层的气势呼啸而出,眼神死死盯着中心的铜炉,“青月他们一定不可能的,这次我们可是掌握了一名有血脉的修者,把他带上来便开始吧!”

    几名煅体境的黑袍人从某处拖出一名男子,是名老者,不过此时的他不复修真者仙风道骨的模样,身躯干瘪的如同将死之人,脸上皱纹密布,显露出惨白之色。

    “他们究竟想干什么?这老者的身形怎么会如此熟悉?”陈洛看着这一幕,心口突然仿佛如针扎一般,那前方老者气息极为熟悉,但就是找不出一个与他们匹配。

    蓝光一闪,结界彻底消散,老者被随手丢在了铜炉盘,余下的黑衣人纷纷上前,将绑着的宗派弟子及散修手臂割破,鲜血顺着指尖留至地面,沿着莫名轨迹汇聚在中央。

    只见那老者慢慢恢复了生机,干瘪的皮肤下涌动着血液,脸上的皱纹缓缓减少。

    “伯公?”陈洛心头涌起轩然大波,刚刚连他都没认出陈元,这是受了多大的折磨,才变成这副模样。

    “谁?”

    为首的黑袍男子盯着几人所在方位,手中一道灵光闪现。

    “嘭!”

    山林内发出巨响,地上显现出一座巨坑,一幅山河图浮现在巨坑之上,转瞬间化作折扇回到林风手中。

    “公子?”林云见林风一声闷哼,口中喷出一口鲜血,连忙上前搀扶。

    灵台三层就算是随手一击也不是煅体境七脉能够阻挡的,林风虽是靠着山河图也受了重伤。

    “哦?来了正好,就缺你这一味药引子。”黑袍人见是林风,脸上大喜,若是有林风作为药引,那这血丹的成丹率又将提升许多。

    “好你妹!”

    一声大喝,万千长剑朝着黑袍人刺去,出其不意之下,竟是直接穿透了一名黑袍人的丹田,其余煅体境黑袍悉数全灭。

    陈洛的身形缓缓从迷雾中走出,双眼通红。

    “煅体九脉?也敢出现在我等面前!”

    黑袍见这一剑之下,自己族人仅存四人,勃然大怒,从来着地球之后,还未在谁面前吃过如此大亏。

    “煅体九脉,呵呵。”

    陈洛邪魅一笑,一步一步朝着四名黑袍人走去,每迈出一步,他的修为便暴涨一截,踏出第二步,修为便达到煅体境巅峰,接着第三步,第四步······

    “这是什么邪法!”

    黑袍人大惊,身前男子只不过上前了八部,其气势便与自己媲美,甚至还胜过几分。

    “敢拿我族炼丹?那你们就尝尝被炼丹的滋味!”

    陈洛衣袍无风自动,又是两步踏出,滔天剑势弥漫在中央地带,树叶,枯草仿佛在此刻被赋予灵性,随着龙泉一拥而上,将四名黑袍人包围。

    “天生剑心的威力在灵台境才真正展现。”天老望着眼前这一幕感叹道,天生剑心者在煅体境只不过是对剑术有着特殊的感悟,气力增加些许罢了,只有到了灵台境,体内灵气变化方可初步彰显它的威力。

    “噗!”

    几名黑袍人勉强突破了陈洛的攻势,从剑势中脱围,只是全身都被割裂,鲜血不断渗出。

    “你是守护者一脉的人!”黑袍人目露狠色,这地球唯一令他们忌惮的便只有这一脉修者,他们潜伏了这么久,眼看守护者一脉千年未现,这才借此秘境夺造化,那一脉怎么会出现如此年轻的修者,难道是要出世了!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今日你必死无疑!”

    陈洛面如万载玄冰,神色冷冽,双目仿佛一柄利剑,看得黑袍人生疼。

    一片火海悄然显现,龙泉一声龙吟,从火海中跃出,寒光直指黑袍四人。

    “哼!这次认栽,下次你就没那么好运了!”黑袍人一声冷哼,这双目通红的模样让他噤若寒蝉。

    这一剑散发的威力禁锢了他的身躯,要是命中必然十死无生,黑袍手中闪现一道青色卷轴,青芒一闪整个人便消失在陈洛身前。

    剩下的三人连反抗的实力都没有,同境界下陈洛的实力已堪称无敌,何况此刻他们的实力比陈洛还低,去他们性命如同杀鸡屠狗,顷刻间便葬身火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