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太恐怖了,这个陈洛怎么会有如此高的战力,灵台三层都被打成这样。”林云小声嘟囔,刚刚战斗的场面是在是太过惊人,他如今还在回味。

    林风点了点头,压制着身体的内伤前往密林中央。

    “伯公!”陈洛的瞳孔依旧是血红的模样,不知为何,他总感觉血脉之中有种羁绊。

    “陈洛,冷静些,他恢复不过来了。”天老的神识探查在陈元身上,最终得出结论,刚刚的恢复只不过是回光返照罢了,他的气血已经枯竭,年事又高,经不起如此折磨。

    “不可能,那就用我的血。”

    陈洛刚想割开手臂,瞬间眼前一黑,栽倒在地。

    “洛兄!洛兄!”

    他只听见林风二人的呼喊,便再也无法睁眼。

    “这小子,倒是重情。”天老摇摇头,见陈洛并无大碍,只是斗字道法的时间已过有些力竭罢了。

    这秘境原是极昼,在此刻之下却是布满满天星辰,密林之内寂静无声。

    “我这是。”陈洛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只感觉浑身无力,连想动的欲望都没有。

    “你小子,早知道就不该传你那道法,还没掌握就敢施展出来,幸亏你命大,要不然就等着灵力耗尽而死吧。”天老撇了撇嘴,陈洛这次冒的风险着实太大,重情是好的,但若是把自己也搭进去那还谈什么救人。

    “确实,我这次是冒失了,只是伯公真的没得救了吗?”

    天老看着陈洛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闭上了双眼,这是他必须经历的事,修真界杀机暗藏,稍有不慎就是粉身碎骨,在这样鲁莽,失去的就是自己的性命。

    “洛兄,你醒了!”

    “洛小友,我······”

    林风与童杰掀开了帐篷,见陈洛双眼已然张开。

    童杰一副内疚的神态,本想再说些什么,转身又走了出去,王钦本就说过这次秘境九死一生,若是他当初拉着陈元一些,也许就不会······

    “童杰大哥,别走,风兄,你先出去,我有事和童大哥说。”陈洛咳嗽了两声,叫住了即将要走的童杰,对林风施了个眼神。

    林风点点头,走了出去,童杰也回到了床边。

    “噗通!”

    一位七尺男儿就这样跪了下来,眼中泛着泪光,强忍着不哭出声。

    陈洛张嘴想说些什么,一时竟也无言,心头不是滋味,他倒不是想怪罪童杰,他只是想要询问下经过,为何会发生这样的事,他知晓陈元与童杰的感情,从初次相遇时便看得出来,二人出生入死这么多年,要说不伤心怎么可能。

    “童大哥,我要你如实告诉我,你们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陈洛脸色虽是苍白,但这双眼却是犀利。

    “进来时,我与陈元相差的并不远,凭借王道友给的位石,很快便相遇了,我们原是寻到了一处药田,那边的灵药悉数枯萎了,只遗留了一株其上有两颗果实,陈元与我各人分食一枚,我提升了一脉修为,陈元则是连跨两脉,整个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听到这里,天老突然出声。

    “什么变化?”陈洛帮天老问了出来,这世间除非天老想让人看到,否则就连元无忌都无法知道陈洛丹田内还藏着这么一个老怪物。

    “先是整个人年轻了许多,后来便陷入沉睡,醒来时,气息好像变得古老许多,之后我们继续寻找机缘便遇上这些黑袍人,他们灵台境的修为,我根本撑不住!”童杰泣不成声,他们也想过拼死反抗,但却是无法动弹,眼睁睁的看着陈元被带走,自己则被打晕,“我隐约听到他们要练什么血丹。”

    “血丹?我知道了。”天老了解到事情的经过,对当时场景也有了定义,对着陈洛说道,“混沌曾说我们一族潜藏着血脉,只是极为稀少,这些青族之人估计是想抓捕他们炼制血丹,增强他们一族的血脉,你们一族可能潜藏着某种特殊血脉,被你那伯公激活了,你把这个给童杰看看,他们吃的果子是不是这样的。”

    天老在丹田内运用灵气凝聚了一枚朱红色的果子,其果皮上有道道皱纹。

    “你们吃的是这样的果子吗?”陈洛看向童杰,悬空画出了这颗朱果。

    “是,就是这颗。”童杰用力的点了点头。

    “天老,这是什么?”

    “这是血脉果,能够帮人觉醒血脉,只不过几率太低,当初种了几颗都没效果,没想到,你伯公的气运倒是滔天,只可惜。”天老感叹道,上古时期混沌曾拿自己做过实验,吃了那么多却没一颗见效,可见这成功几率之低。

    “童大哥,你先起身,如今我伯公已死,拜托你件事。”陈洛此刻面容平淡如水,但在童杰的眼中像是面对着一头发狂的雄狮,此刻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一个能背叛,还能拿人炼丹的种族,如何还能容忍存在于地球。

    “你说,我都答应。”童杰扶着床边缓缓站起,那般壮硕的身躯在此刻却是佝偻了许多。

    “我要你守护我陈家一年,一年过后任你去留,这枚丹药给你,你每日拿他泡水便可提升修为。”陈洛从戒指中取出一枚元神丹,交到童杰手中,他已经决定了,不灭了青族他不会止步,但陈氏一族还是需要人守护。

    “这,这丹药我不能要,太贵重了。”童杰看着手中这枚药香浓郁的灵丹,仅仅是吸了一口便感觉心旷神怡,这般贵重的丹药他如何能要。

    “你拿着,伯公未曾跟我说过,但我还是知晓一些东西的,你如今五脉的修为还是太低。”陈洛又扔了一枚青色戒指给童杰,他手上原本有一枚,加上灭杀那四名黑袍人,手中已有五枚乾坤戒,本来的打算是赠与陈元的,如今给童杰也差不多。

    童杰的天赋尚可,以散修的资源如此年纪能突破煅体四脉已是不差,有这些东西的供给再加上陈氏的小秘境,修为定能快速提升。

    他不想再听到亲人的噩耗,凡事都需要做最足的准备。

    “好,我收下了,你是不打算回去了吗?”童杰见陈洛眼神坚定不容拒绝,收下了戒指与丹药,用玉盒装了起来,隐约好像了解到陈洛的意图,露出担心的神色。

    “放心,我没那么容易死,我要看着他们死在我面前!”陈洛眼神注视着前方,想起了那个逃走的青族执事,攥紧了双手。

    极夜之下,陈洛修整了五天,每日以灵石修炼,终是突破了最后一脉,至此,煅体九脉彻底打通,一个小周天缓缓运转,离灵台境也仅仅查了一线。

    灵台境的突破不一般,这是第一步最为关键的一环,天老的建议是找元无忌看看,他肯定给陈洛规划了一些东西。

    “洛兄,我们准备出去了,你有什么打算吗?”悬崖之上,林风与陈洛并肩而立,欣赏着云海。

    “找到出去的路了?”陈洛问道。

    前几天林风的那些宗门弟子便叫喊着要走出这个邪异的秘境,苦于寻找不到出路,陈洛询问了天老,了解到沿北极星方向前进便可离开,便先派遣几名弟子前去探路,如今怕是有消息传回来了。

    “嗯,这次让他们受到了打击,也增长了点见识,至少从此以后,不会再妄自尊大了。”林风点了点头,那些弟子现在一个个面如苦瓜,放了那么多血,需要调整,免得留下后遗症。

    “那你就先随他们走吧,我要寻找下看看有没有留存着那些蛀虫。”这几日他摸索了斗字道法的前路,找到了最适合他的修为,也不会再像前日那般力竭晕倒,面对灵台三层也有一战之力。

    “那洛兄保重,这是我玄天宗令牌,一个月后乃是我华南四宗大比之日,还请洛兄前来观礼。”林风往前拱了拱手,虽是以兄弟相称,但陈洛在他的心目中已经可以与宗门长辈相媲美,这次出去,华南可能要发生些大动静,玄天宗还是需要盟友的支持。

    “那便祝你此去一帆风顺。”陈洛笑了笑,林风虽是大宗弟子,全然没有骄纵之态,交了这个朋友,他还是比较开心的,秘境一行也不算枉来。

    “一帆风顺。”林风回了一句便走下山崖,留下陈洛一人静静观赏着。

    “天老,我如今的实力,对上青族之人胜算几成。”陈洛见林风远去,对着天老说道,他感觉青族的实力远不止眼前显露的这些,否则那些先辈何至于死于他们之手,他不打无准备的仗,必须了解青族的优势与弱势方能更好的对敌。

    “五五开吧,你毕竟还是煅体境,青族分支也就巨大化这一项天赋,若是遇到主脉,你切莫需一击必杀,没绝对的实力碾压千万不要硬碰硬,最好把他们逼到献祭。”

    “献祭?”陈洛疑惑道,“这献祭又是如何?”

    “献祭是青族主脉特有的一个天赋,使用献祭后,他们的实力会在短时间提升一倍,从前不显山露水,上古一役后,我们才真正了解到这个恐怖的天赋,血脉越浓厚,提升的实力也就越多,不过献祭过后就是他们的死期。”天老的语气冷冽,这个种族实在是太会隐藏,否则当初也不会大意之下损伤惨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