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在天上游荡了许久,陈洛与男子终于站在了一座大殿前。

    不得不说,这全真派的宫殿真是华丽,汉白玉雕漆的栏杆,金碧辉煌的大殿,正上方一个牌匾写着“镇岳”,陈洛仅是看了一眼,便有些心神不宁,这牌匾必是某位大神通者书写的,落笔有神,如若亲临。

    “师弟,随我进来。”掌门挥了挥宽袖,示意陈洛进来。

    陈洛随便找了个凳子坐下,想要看看这个便宜师兄要跟他说些什么。

    “来人,上茶。”

    几名小道童从殿后走上前,给男子与陈洛倒了一杯茶,有序的往后殿退去。

    “师弟,这是西湖龙井,被我移植在灵田内。”掌门朝陈洛敬了一杯,一口饮下。

    “还真是好茶。”陈洛抿了一口,顿时感觉体内有灵气涌动,修为增加了一丝,称赞道。

    “不知师兄如何称呼?”陈洛问道,他涉世未深,许多大派宗主,掌门,或是成名已久的修士他都尚未了解。

    “哦,忘记介绍了,我姓石,名子轩。”石子轩笑道,“不知师弟在那秘境内可有收获?”

    “收获倒是有一些,不过怕是比不得师兄这宗派的积累,不过是些小玩意罢了,不知师尊让你在这等我所谓何事。”陈洛放下茶杯,手指轻轻摸索着乾坤戒,将心中疑惑问了出来,元无忌是怎么知道自己会出现在这里的。

    “师尊让你在我这小住一番,待他事了之后会来带你走。”石子轩见陈洛沉默,唤来一位长老,带着陈洛前去住所,让他好好休息一番,并嘱咐长老好好招待陈洛。

    一路上倒是遇见了许多面孔,不过大都向着这位老者行礼,盯着陈洛颇为好奇,不知是哪位宗派弟子有如此阵仗,先是掌门相邀,现在又是长老带路。

    陈洛被带到一处殿宇旁,这边灵气浓度还算适中,胜在清静,无人打扰,让他十分满意。

    “洛小友,这几日你就暂且先住在这,每日会有人给你送饭,如无必要最好不要外出,这附近有许多我派禁地。”长老为陈洛打开了房门,嘱咐了一些事情便径直离去。

    虽然有些奇怪师尊要做什么,但既然让他留着,那他便好好休息几天,这一个多月以来的连日奔波,数次大战游走于生死之间,他还真是有些疲惫。

    随手布下一道小阵法,以防有人进来时它能够察觉,便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里面的人给我滚出来!”

    “滚出来!”

    “敢做不敢当吗,在里面当缩头乌龟!”

    屋外的喧嚣惊扰了陈洛,眉头一皱,还是上前开了门,他要看看屋外的人是什么意思。

    “吱!”

    只见门外站着三五个年轻人,满口脏话,见屋门已开,更是手中灵光闪现,各种小术法朝着陈洛飞来。

    陈洛只是瞥了一眼,煅体巅峰的气势澎涌而出,将几人压制在台阶之下,不能动弹。

    “你们是谁,为何要扰我休息。”陈洛目光如剑,犀利的看着这些年轻男子,他自问刚刚来到这里,又没与谁结过仇,何苦来哉。

    “你害我爷爷闭死关不得出,你个恶魔,等我修为有成定要将你打败,让你给我爷爷道歉!”一名唇红齿白的男子咬牙道,不断挣扎的想要站起身来。

    “哦,你就是那个老头的孙子?你那爷爷不知天高地厚,没想到他的孙子也是如此,既然这样,那你们几人就吊在这几个时辰吧。”

    陈洛大手一挥,还记得最初的时候他就是这样被元无忌捉弄的,现在也可以让这几名年轻人尝尝滋味,几名年轻人的脚下出现绳索,整个人便倒挂在垂柳之上。

    “你个混蛋······”

    “聒噪!”

    又是一道小术法封住了几人的嘴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转身便又跨进了房内,这术法几个时辰后就会消失,到时候他们自然会退去。

    “这位仁兄倒是好嚣张,未免有些喧宾夺主了吧。”

    又是一人从小路走出,身着八卦道图,手中拿着一杆拂尘,走到了树下,将几人放了下来。

    “我说他们怎么这么胆大,原来是背后有人撑腰啊。”陈洛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这人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要等到自己将这几人都收拾后才姗姗来迟,感情是想拿自己收拢人心。

    男子拂尘一甩,道:“仁兄错怪了,我只是不忍我派弟子被外人所欺辱。”顺手便揭开了几人的封口之术。

    “少掌门,这人着实太嚣张了。”

    “就是,简直没把我们全真派放在眼里。”

    “他还说我们是土鸡瓦狗!”

    几人一见到男子便开始了哭诉,抱着男子的大腿,陈洛见这一幕都有点可怜他们,砸吧了几下嘴。

    “放心,我会为你们讨回公道的,是龙是虎来我全真都得给我趴着。”男子安抚了几下,眼神与陈洛相对,言辞严厉了许多。

    “想拿我立威,你怕是找错人了,我没空和你们玩。”陈洛打了个哈欠,就要关上房门,好不容易能休息一会,还得被人利用,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他怎么会做。

    况且瞧着这男子的修为也就煅体九脉,他一直脚都踏入了灵台,打败了要被人说,没打败更要被人说,他可不想掺和进去。

    “哼,让你走了吗?”

    男子冷哼一声,手中拂尘发出千道白线,缠绕在陈洛身上,想要将陈洛当场困住。

    “哦?倒是有点意思。”

    陈洛嘴角上扬,气势没有丝毫保留,剑势散发的一瞬间就将这千条丝线斩了个干净,男子大骇,想要将其收回,却是慢了半拍,回到手中,拂尘变成一副掉毛的模样。

    “你!”

    男子刚开始或许不知陈洛的实力,可这匆匆一击便可看出,他不是陈洛的对手,陈洛散发出的气势锋芒毕露,不能力敌。

    衣冠上的八卦图从其上浮现,阴阳二鱼不断交融,钻出一个头角狰狞的巨蛟,朝着陈洛大吼,张开血盆大口,想要将陈洛吞下。

    男子看着这一幕心中哂笑,他这次是有备而来,早就像一位长老求得一道化龙符,能够将阴阳二鱼融合,跃龙门化而为蛟,这陈洛虽是有煅体巅峰修为,在灵台境长老的术法之下还是不堪一击。

    “怎么可能!”

    突然间,那道蛟龙身影炸成了碎片,身躯化作灵气逸散在天地间,陈洛的身影漂浮在空中,一步一步朝着男子踏过来。

    不得不说他刚刚还真是大意了,以为随便就能将这男子制服,没想到居然还藏着这一手。

    “我说了,你不是我对手,就算灵台境我都杀过,还怕你这虚有其表的蛟龙?”陈洛露出讥笑,几步踏出,灵台境的气势大放,再次将几人压制得匍匐在地上。

    “你既然那么想出风头,那就让你多出一些。”陈洛走到男子身旁,将其手脚捆住挂在垂柳之下,整个头却是陷入了泥土里面。

    “你们给我站着站好了,谁再敢来打搅我,就是和他一样的下场!”瞪了愣住的几名年轻人一眼,陈洛回到了房内,这下可以好好休息了。

    “这可怎么办,连柳兄都被那魔头整成了这副模样!”

    一名年轻人哭诉道,试图将埋在地下的头拉出来,却发现怎么也拉不动。

    “还能怎么办,那魔头让我们在这看,我们便看着就是,反正也不是我们出糗。”身旁一人撇了一眼,他从陈洛的话里面听出来些什么,柳兄一开始便是打着这个幌子让他们过来,现在自己成了这样,也算是因果循环。

    正午之时,道童前来送餐,见这门口几人立的跟门神一般,其中还不乏长老门徒,远看那树下还有一人,一头埋进土里,身上的令牌倒像是某位少宗主,当即吓个不轻,赶忙放下饭菜,跑了回去。

    “你们在这做什么!”

    那小道童带着一位壮汉来到了陈洛房前,洪亮的声音震得几人耳朵发麻,看清来人之后一屁股便坐在了地上,大口喘气。

    “这个是?”

    壮汉将垂柳之上的男子从土里拔出,神色一惊:“柳绝?你怎么会在这?”

    柳绝此刻面容被泥土覆盖,咳嗽了几声将口中泥土咳出,泪流满面:“师叔,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这里面那人不把我们全真派放在眼里,还让我们受如此折磨,简直是太过骄纵!”

    听着柳绝的话,壮汉有些疑惑,他刚刚回来就被那道童拉到这里,这里面住着的是谁他都不明白,问道:“这里面住着的是哪位客人?”

    眼前这座大殿名叫缘客殿,是全真派专门招待贵客使用的,怎么可能会如此放肆。

    “我说的句句属实啊,不信你问问他们!”柳绝转头指向了那几位瘫坐在地上的年轻人,神情冰冷,显然是在示意让他们不要说错话。

    “嗯?”

    壮汉见几人唯唯诺诺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娘们唧唧的,让老子上前去问个清楚再说!”

    不管怎么说这些人都是他的师侄辈的,当面站在这羞辱也不成体统,当即上去敲了陈洛的房门,发出咚咚巨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