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陈洛见又有人来敲门气不打一处来,他这才躺下,还没睡个多久,怎么又有人来扰他。

    屋外大汉见陈洛久久不开门,顿时气急,一阵狂敲,他要敲到里面的人出来为止,身后几人战战兢兢的看着,根本不敢上前,这个师叔的实力虽然是强,可和里面那人一比,也就是半斤八两,要不是柳绝一直盯着他们,他们早就逃之夭夭了。

    “吱!”

    “他喵的,到底是谁?”

    陈洛把门一开,气势瞬间暴涨,覆盖一里之地,将地上的枯叶都斩成碎片,除了大汉之外,其余人纷纷施展灵气护住自身,迅速逃离此处,站在远地观望。

    “你就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辈?”

    大汉瞪大了眼睛看着身前的青年,这青年看着如此年轻,怎么修为会如此之高,刚刚的一瞬间,他灵台三层的修为都感觉到有些危险。

    “你们找我麻烦,小的打不过现在还来大的不成?”陈洛不甘示弱,往前踏出,面如寒霜。

    “不说其他,好不容易来个对手,那就来战一场,宗门内尽是些老头,打他们还得小心着。”大汉揉了揉拳头,一拳就朝着陈洛的脸打来。

    陈洛转换身位,强劲的拳风刮得他脸颊生疼,这大汉是来真的。

    “也罢,本来还想给你留些情面,现在看来是不需要了。”陈洛体内灵力运转,一条火龙从掌间孕育,带着狂暴的气息直奔大汉。

    “爽快!”

    大汉本来还以为这青年是个花架子,虚有其表罢了,用身体硬扛着这一记掌法,猛地退后了几步,摸了摸胸口,有些烧灼得疼意。

    “他居然能和师叔不分伯仲!”

    柳绝在远处看着过招的二人,心中妒意上涌,他才不过二十五便快突破煅体境,在宗内也算是天之骄子了,可这陈洛看着比他年轻,却已经能和师叔打成这样,要是这陈洛赢了,他的少掌门之位还真是有点危险。

    全真派共有五个派系,每个派系都有一名少掌门,要知道这次他已经冒了风险来招惹这陈洛,若是其他派系前来拉拢陈洛,他日后在宗内地位便岌岌可危了,现在他只能祈祷陈洛败在师叔收下,好让他好好揉虐一番。

    “小兄弟,你是哪个宗门的弟子,是龙虎山还是蓬莱,方丈那几个地方?”大汉越打越惊奇,这陈洛看着修为也就堪堪灵台的模样,却是越战越勇,由内而发的剑气纵横,连他都得避让。

    “你还是好好担心担心你自己吧。”陈洛不理会大汉的疑问,又是一剑斩出,四周火光四起,龙泉剑伴随着火龙劈向大汉。

    一阵狂风呼啸卷起枯叶与尘埃,吹的远处几人看不清殿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还来不来?”陈洛一剑指向大汉胸膛,以龙泉灵器级别锋利程度,直接在大汉身躯划出一道血痕。

    “小兄弟有如此实力,自然不来了。”大汉讪讪一笑,从地上起身,事到如今他怎么还会以为陈洛以大欺小,分明是那些小辈不长眼睛招惹了陈洛,看了看胸口的剑痕,鲜血还在不断渗出,连忙从储物戒中拿出丹药服了下去。

    “师叔!师叔!”

    一名身着宫装的少女从石板路上跑来,一口一个师叔叫着,奔至大汉身边,拉着大汉的臂膀撒娇道:“师叔你回来了怎么不陪晴儿玩。”

    “小祖宗,我这刚和人过完招正准备去找你呢。”大汉露出慈祥的笑容,手臂被摇来摇去也不厌烦,摸了摸少女的头。

    “过招?”少女好奇的看向四周,发现身旁只有陈洛一人,远处原本倒是还有几人,但在她来的时候已经跑了,“是和他?”

    少女指了指陈洛,朝着大汉问道。

    陈洛定睛一看,虽然年纪尚小,但修为也有煅体五脉之高,着实令她汗颜,模样还颇为俏皮,脚踝上带着一串铃铛,随着步伐叮铃作响,有种莫名的道音,显然是个等级不低的法器。

    “嗯,小兄弟,还没介绍下,我叫凌虎,这个是我们宗主的女儿石沐晴。”凌虎摸了摸头,有些不好意思,还不懂这青年的名字就和他打了一架。

    “陈洛。”陈洛收起了龙泉,他只是来这小住一会,不想惹麻烦,要不是见这凌虎憨厚老实,他也得把他掉在这柳树下。

    打了个招呼,陈洛便打算回房了,他今天还真是诸事不宜,出门忘记看黄历了,连睡个觉都不安生。

    “陈洛,陈洛。”石沐晴咕哝了几声,瞪大了眼睛,好像明白了什么,赶忙跑到陈洛身前将他拦住。

    “小师叔,小师叔,我要见面礼!”

    石沐晴终于想起来,他今天听父亲说过宗门内来了个小师叔,还让她和陈洛好好认识认识,原本她还不在意,以为只不过是哪个糟老头子,没想到长得这般俊俏,修为还如此高,能和凌师叔过招。

    “啊?”

    陈洛愣了一下,按照小说中说,好像是说要给晚辈点东西当做见面礼,可他自己还是个小辈,这又来了个比他还小的师侄。

    在乾坤戒中找了许久,掏出一枚储物戒递给了石沐晴,这才让她停止了摇晃,蹦蹦跳跳的跑回到凌虎身边,开心的带上了这枚青色的乾坤戒。

    “谢谢小师叔!”石沐晴神识探查一番,戒指内居然有五枚灵石,顿时眼睛放光,一口一个小师叔叫着,欣喜极了,要知道她每月俸例也才半枚而已,这些对她来说已经颇为珍贵了。

    “原来是掌门的师弟,那我们便是一家人了,不打不相识嘛!”凌虎从这位小祖宗的口中得知这位竟然是掌门的师弟,顿时明白了些什么,他从小与掌门一同长大,小时候掌门消失了一段时间,据说是拜入某位大神通者门下,想来那位大神通者就是陈洛的师尊了。

    “不碍事,赶明我让师兄也送我些,就算两清了。”陈洛笑道,突然想起来这个便宜师兄好像也没给他点见面礼,等师尊来当着他的面,估计师兄也不会不给。

    “是的,是的,我父亲有好多好东西,我和你说啊,他有······”

    石沐晴凑到陈洛耳旁,悄声告诉了自己父亲的宝物,让陈洛到时候向他父亲要。

    陈洛与凌虎哭笑不得,这还真是位小祖宗,连自己父亲都坑。

    “兄弟,走,去喝点酒!”凌虎一把揽着陈洛的肩,拖着他朝着小路走出。

    “走走走,去喝酒。”石沐晴咯咯的笑着,踩着小碎步往前跑去,带着一阵银铃声。

    陈洛本想拒绝,但看着石沐晴那明亮的眼睛,到嘴边的话被咽了下去,不得不说这真是个活宝,看着她跳脱的模样,仿佛看到了自己在儿时的场景。

    若是他没有踏入这个奇异的世界,他的人生估计还是与平常人一般,走走停停,可生死大仇让他不得不扛着继续往下走去,师尊早已远去星河,地球的危机还没解决,哪有时间享受繁华与宁静。

    “这个小滑头,还真是白养了。”

    天上正飘着一块彩云,石子轩正看着石板之上的三人,他耳听八方,这秘境之事他都了如指掌,之前几个小辈他还不在意,可是凌虎一来他便有意想要阻止。

    但他又想看看这个师弟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让元无忌收为关门弟子,便静静在天上观望,陈洛的实力还是让他吃惊的,能以煅体九脉巅峰击败灵台三层的凌虎,不能说闻所未闻,但也极为骇人,在对决之时,他还在陈洛的身上隐隐感受到一股莫名的气息,不得不感叹这个师弟,还真是不简单。

    陈洛随着凌虎沿路而下,眼前琼楼玉宇杂乱交错,大道之上人来人往,俨然是形成了一座小型集市,听凌虎说这些人还只是杂役弟子,大多数拖家带口在这秘境之内安置,虽然不得出,但寿命在灵气的滋养之下也有所延长,百病不侵。

    “天字酒楼,就这家了!”凌虎在一家酒楼前停下,他早就听闻这家酒楼酒香浓郁,只是他外出时间多,不能来这好好品尝,今天倒是个好机会,拉着陈洛坐在了顶楼。

    “小二,上几坛你们这最好的酒!”凌虎大手一挥,显得极为豪爽。

    “耶!晴儿也要喝!”石沐晴在对面坐了下来,从桌上拿了个碗筷。

    “你不能喝,你喝了你父亲会打死我的。”凌虎摸了摸石沐晴的头,让小二再上了一瓶饮料,专门给石沐晴倒上。

    “来,洛兄弟,喝酒!”凌虎举起瓷碗与陈洛对拼了一碗。

    陈洛闻着这酒极香,还带着淡淡的灵气波动,直接一饮而下,大为赞叹,这还真是他喝过的最好的酒,凡俗的少了灵性,没有这般滋味。

    “豪气!”凌虎赞叹道,继续给陈洛满上。

    一来一往之下,两人几乎将桌上几坛饮尽,凌虎满脸通红,醉意上涌,直接趴倒在桌上,反观陈洛依旧是原来的模样,静静的坐在一盘,叫着小二再上几坛。

    看着石沐晴偷偷喝了一滴酒在那呸了起来,陈洛大笑不止,他好久都没如此放肆一回了,如今虽然看去一片祥和,但他总感觉潜藏在暗中的异族在谋划着什么。

    抬头望向天空,叹了口气,便又继续喝着灵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