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师傅,他们说的那一招是什么?”神虹之上,陈洛看向了元无忌,刚刚众位前辈都在,他不好意思问出口,见他们一脸忧心的模样,似乎是与自己的体质有关。

    “等到了再和你说。”元无忌让陈洛不用担心,作为他的徒弟,怎么会坑他。

    陈洛翻了个白眼,难道坑的还不够多吗。

    神虹的速度极快,从终南至古垣只不过花了半柱香的时间,不得不让陈洛一阵羡慕,第一步三境煅体,灵台,初境,只有到了初境才有御空的能力,而他距离初境还有一段路要走。

    回到长生界,陈洛只感觉一阵舒适,也许这就是家的感觉,没有外界的危机四伏,没有喧嚣吵闹,有的只是安逸与恬静。

    “这是什么东西?”陈洛刚至竹屋旁,便看见溪边多出了一个灵池,池内灵光若隐若现,像是有某种生物被封锁其内,不断挣扎。

    “这是你那糟老头师尊留给你的,白白让我出了一趟力,你日后便是又要欠我一个人情了。”王钦刚好到达,抬手间便揭开了那座阵法,露出其内那道庞大的身躯。

    “灵凰!”陈洛这才见识到这生物的真正面目。

    只见其翼微张便已覆盖了阳光,通体为蓝色,目光狠狠地盯着站在陈洛身旁的王钦,硕大的眼睛里有畏惧也有仇恨。

    “这是秘境里飞出来的那只吗?”陈洛惊奇,之前没有近距离观察过这只灵凰,只知道他是传说中的生物,如今倒是能看个仔细,只是这灵凰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不解道:“难道你和师尊一同去了?”

    “我们去的目的便是为了这只灵凰,我身为天机宗弟子,早就算到了这只灵凰出世的时间。”王钦笑了笑,手指不由自主的又开始算了起来,似乎已经是一种职业本能。

    “嘭!”

    突然灵凰发出一声凄厉的的嘶鸣声,身上蓝光不断显现,从嘴边喷出一道寒光,直接将一片竹屋变为一座冰雕,有几座甚至直接炸裂开来。

    陈洛早已经被王钦挪走,二人正站立在竹屋之上,看着腾空的灵凰。

    “孽畜,还敢行凶!”

    雄浑的声音从冰屋内传出,火光冲天,瞬间便将寒冰融化,元无忌的身影从其内显现,手中运转掌印,一掌便将灵凰镇压,灵光闪现,阵法重新聚集,灵凰带着一声不甘,巨大的身躯被淹没在其中。

    “徒儿,过来,有些事要与你商量。”

    元无忌拍了拍手,走进竹屋,坐在了大厅的蒲团之上。

    “如今大劫将至,想借你天生剑体一用,你可愿意?”元无忌见陈洛坐下,将事情与陈洛说明,这件事需要借助陈洛的体质,如果陈洛不配合一切都是白搭。

    “能在大劫上尽一份力,徒儿愿意。”陈洛点头,他本就想着能够出力帮忙,只是碍于自身修为太低,无法提供什么帮助,如今有用得上自己的地方自然是愿意。

    “你先别着急同意,借用你剑体之后,你的根骨会受损,也许会瘫痪甚至是死亡,你还愿意吗?”王钦找了个位置坐下,静静的看向陈洛,毕竟这个行动的危险性不是一般的大。

    “死亡?”陈洛似乎明白了问题的严重性,眼神瞥向元无忌,似乎想从他那得到些解答,但元无忌毫无动作,似乎在等待着他的回答,只是为什么是他?

    难道这世间除了他便没有其他人了么。

    “你身为守护者一脉,只能是你,何况如今末法时代,难以再诞生出其他体质之人。”元无忌看穿了陈洛的心思,将其点明。

    竹屋一时陷入沉静,陈洛坐在蒲团上陷入沉思,他自认不是什么大善人,但也不是不顾他人性命之人,突然听到这个消息,宛若晴天霹雳,将他的脑海搅作一团。

    “你好好想想,若是不愿意,为师会想其他办法。”元无忌起身,往屋外走去。

    “还有更好的办法吗?”陈洛抬头问道,他不相信讨论那么久最终得出的答案,还会有更好的方式去解救这场大劫。

    “或许有,或许没有,我也不敢保证。”元无忌说的话有些朦胧,让陈洛猜不出他的意图,便又继续低下头静心思考。

    王钦也起身,拍了拍陈洛的肩膀,竹屋内现今只剩下了他一人。

    陈洛有些无力,他才刚修炼没多久,还没看尽这人世间的繁华,他甚至刚满二十,难道说这就是天命如此吗?

    父亲又会如何,那些近邻,那些关爱他的人,师尊,童杰,林风,林云,甚至秋泫雅,他不敢想,也不敢面对,他不忍心看到他还活着,而身边的人一个个逝去,这是他的本心。

    日月变换,朝阳升起,陈洛坐在那已经几天了,元无忌给他做的美食也没动,久久无言。

    “你这老头,等会把你弟子憋出病来怎么办!”王钦一手执棋,与元无忌对弈,他们来了另一处山峰,不想惊扰陈洛。

    “这是生灵的大劫,同样也是他的劫,你不是也算过了吗?”元无忌朝竹屋望去,陈洛依旧坐在蒲团之上,没有动静,“这是我的得意弟子,我怎么可能会放任不管。”

    “这是他的劫没错,可这。”

    “唉。”两人对视,叹了一口气。

    与王钦相见时,元无忌便请求他为陈洛算了一卦,想看看他这徒弟在他离去时是否能安稳度过那段时间,没想到得来的是大劫将至,有血光之灾,甚至是命丧黄泉,就因陈洛迟迟不能做出决定,救与不救之间错失了太多机会。

    他们将大劫的时间提前,便是着他们还在这里,能够给陈洛一些帮助与宽慰,让他不再摇摆,能够明辨本心。

    “师傅,我想好了。”

    竹屋内传来一道沙哑的声音,虽是微弱,但元无忌二人立马出现在了竹屋内,静静听着陈洛的下文。

    “我愿意。”陈洛抬头看向元无忌与王钦,眼睛有些微红,几页未合眼,看上去有些憔悴。

    “那这头灵凰便派上用场了!”元无忌扶起陈洛,带着他走到了池边。

    陈洛有些疑惑,这灵凰还能有什么作用。

    “这灵凰是天地灵物,由灵气孕育,本身就是一个天生根骨,你的剑体甚至还不如他。”元无忌将阵法打开,一拳朝着灵凰的脑门砸去,灵凰惨叫一声,竟是直接晕死过去。

    “这是我二人为你准备的礼物,祝贺你明辨本心,问鼎有望。”王钦笑道,修者修灵,踏过初境,元神,化神,炼神方可问鼎,成为一方大能,问鼎的要求便是明辨本心,这也是为何地球历经这么多年仅有王钦与元无忌两位大能,实在是这一关卡着太多人。

    “他能修复根骨?”陈洛问道,他似乎明白了师尊的用意,心里的阴郁一消而散,眼神的明亮了许多。

    “那是当然,你师尊什么时候坑过你。”元无忌大笑道,陈洛又是一阵鄙夷,这不是刚才坑过没多久吗。

    “你那剑体虽是媲美天生,但离天生还是差了一段距离,如今有这灵凰根骨作为补充,你日后修为难保不会比现在更快,待到你有了机遇,再次获得剑体也不一定。”王钦在一旁附和,见陈洛有些不忍,道:“这灵凰没有灵智,有的只是本能,你不用担心。”

    “不过这得等你赢得这场大劫过后才能转移,要不然便是损失了两大根骨。”元无忌道,“还有一事,你在得到这个根骨后,要隐藏自己的行踪。”

    “这是为何?”陈洛有些不解,大劫过去自己还隐姓埋名做什么。

    “这次战斗过后,我与王道友可能都会消散。”元无忌顿了顿,看了眼陈洛,“我等离去后,难保你会被人盯上,甚至还有些潜藏的异族,有的时候死的英雄,才是英雄。”

    陈洛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人心难测,但还是有些地方不明,“这段时间师尊不能将藏着的异族清楚吗?”

    “我曾经做过,但这是后面几批的异族,身上有着他们族长的印记,即便是我如果不在异族身前,怕是也无法寻找他们的踪迹。”元无忌叹道,异族族长的实力比他强出太多,几乎就要跨入第四步的境界,他所布下的印记实在是太过高明。

    “徒儿明白了。”陈洛了解,毕竟对方身处之地不是地球,没了大阵的汲取,灵气浓郁,人人皆可修真。

    元无忌束手而立,将灵凰从灵池内移除,放进了另一处秘地。

    “你即将突破灵台,这个池子便是最好的筑基之地。”元无忌从储物空间内拿出许多药材,一股脑的全丢进了池子内,一时间浓郁的灵气夹杂着药香混在了一起。

    “灵台九境,最重要的便是筑基,我与你师尊耗费了许多时间从那处秘境内获得了许多上古才有的筑基之物,如今都在池内了,你只需静心突破,一切有我们在。”王钦朝陈洛点了点头,抓捕灵凰只是第一步,元无忌早就想给陈洛筹备一些筑基之物,恰逢秘境开启,二人便一起探索了一番。

    陈洛心里有股暖流流过,感激的看了二人一眼,除去了身上衣物,整个人泡在了水池之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