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一座巨石伫立前方,其上刻满了剑痕,或浅白,或深可透底,令人触目惊心。

    竹叶凋落,每一片好似刀锋,割开了竹竿,一道身影身处竹林中央,四周的竹树皆已倒下,留下废墟与尘埃。

    陈洛看着这一幕点了点头,他的掌控力度提升了许多,从起初操控不了物体,到现在十里之内皆为所用之物,剑之一道也有了进步,四季剑法第一式已然练成,不枉费他近一个月的特训。

    这是元无忌要求他做的,灵台境他的剑体才显现真正的威力,配合上初步领悟的剑意,可以说是他隐藏得后手。

    他现在除了原先的斗字道法,绝阳掌,万剑诀之外,也多了两个底牌,而且是一招见血的绝杀之技。

    “元老头,要不你把陈洛让给我,我带他去天机宗。”王钦见陈洛从竹林归来,对着做饭的元无忌打趣道,这些天他可以说是看着陈洛的进步,从灵台一层达到三层,进境之快,骇人听闻,也是生起了爱才之心。

    如今华夏无人,此等天才若是不能得到保护,岂不是与暴虐天物相同。

    “滚滚滚!谁说我华夏无人,那些人只不过是走了罢了,必有归来的时候!”元无忌一道灵火丢在了王钦身边,缓缓道。

    华夏虽是没落,但越是困境就越是有强者诞生,况且先秦时期灵气也并未像如今一样稀薄,第三步大能甚至超过了双掌之数,只不过他们遵循了一道古训,前往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包括元无忌的师尊与他自己也是如此。

    “师尊!我想出去一趟。”陈洛找了个位置坐下,运用灵气蒸发了身上的汗水,对着元无忌说道。

    “出去?”元无忌有些疑惑,“你这才刚来尚未足月,怎么不继续修炼,又要出去。”

    “人家出去就出去呗,天天修炼把人修傻了。”王钦打了个哈哈,对陈洛使了个眼神。

    陈洛莞尔,王钦与他师傅每天都必须大吵一架,就是得互相对着干才能舒心,不过这件事既然答应了他还是和元无忌禀明最好。

    “玄天宗大比马上要开始,他们少掌门邀请我去观礼,我在秘境内就已经答应他了。”

    “玄天宗?太姥山足下四宗之一?”听到这个名字元无忌倒是放心了许多,若是去太姥山他还得让陈洛注意些,毕竟是大派,至于这玄天宗不过是其附属宗门,去便去吧。

    “谢师傅。”陈洛笑作揖,两个月过去了,也不知道林风二人怎么样了。

    从天启秘境之内出来他便直接到达了全真秘境,在其内隐约有听闻一些事情,如今过去也好探探底,如若他们遇上些什么麻烦,自己如今也能解决一个,更重要的是那个潜藏的青族余孽,如果死了便是最好,若是没死,那他这次去便是索命者。

    “那我现在就走了!”陈洛囫囵了几口,便离开了秘境,留下二老愣在一旁。

    “你这徒弟不会是邪魔了吧,练功出岔子了?”王钦默默的端着碗,看着一旁狼藉的桌面,啧了几声。

    “估计是有想见的人了。”元无忌眯着眼睛,看起来有些猥琐,他猜想陈洛肯定是要找那个小女娃去了。

    秋天已然过去,街道两旁的树木早已没了生机,天空中飘着鹅毛大雪,将整座古垣覆盖,白皑皑一片。

    “喂?”陈洛掏出手机,找了个号码呼叫。

    “陈洛?大帅哥怎么有空找我了啊?”

    另一头的女声开始有些惊讶,转而又变为欣喜,俏皮的与陈洛打趣。

    “我现在在西安,有空吗,我们去吃个饭?”陈洛笑道,他这次出来也是想见见这位老朋友,在西安的那些日子还是蒙受她的照顾。

    “好啊,那就去临安酒楼吧,我在那等你!”

    “嘟嘟嘟!”

    “怎么突然就挂了?”

    陈洛皱眉看着手机,信号满格没错,试着再拨打几个,均是在通话中。

    “难道有什么事?”陈洛摇了摇头,秋泫雅独来独往惯了,怎么可能会惹事,估计是真的有事情在忙也不一定,还是先去那个酒楼等她再说。

    以他现在的修为早已经不需要什么工具代步,仅是走路便可日行千里,一盏茶的功夫便出现在了一处酒楼之下。

    “临安酒楼!”

    陈洛看着正上方金灿灿的牌匾点了点头,想必就是这里,径直走了进去。

    “先生,抱歉,今日没有邀请不能入内。”

    “邀请?”陈洛看着拦下他的保安,整个西安就这一家临安酒楼,秋泫雅不可能说错的,这邀请又是为何。

    “哦,我忘记带了,我朋友在里面,可否进去找他?”陈洛还是比较客气的,想着讲清楚便能进去看一眼。

    “今日席位已经坐满,你还是回去吧!”一个大腹便便的男子走了出来,向保安询问了几句便对着陈洛说道。

    “好。”陈洛撇了二人一眼,退到了左右的一处奶茶店内。

    神识换换朝楼上探去,四周宾客汇聚,一览无余,席位确实是已经坐满了,其内并无秋泫雅的身影,而主席台上正在热舞,似乎某个活动即将开场一般。

    陈洛一边喝奶茶一边饶有兴致的观察着,如果他没猜错这确实是一个活动,还是一个有关修真者的活动。

    席位之上几乎全是煅体境以上的修者,最高的甚至濒临九脉,坐在前排观望,也难怪那保安的态度如此强硬,想来这些人在世俗可能有一些地位。

    “诸位,今日是我们一年一度的修士拍卖会,很荣幸我作为今日的鉴宝人······”

    一位约莫七十左右的老者走上了前,说着开场白,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徐远道?”陈洛轻声唤出了这个名字,那个老者是考古界的鉴宝大师,没想到居然也是位修真者,他之前查阅上古典籍时便在书中看过了此人的注释,不得不说却是有一定学问。

    对于拍卖会陈洛还是有些兴趣的,也想看看到底有什么宝物能让这么多煅体境同时出现在那里。

    “今日的第一件宝物是来自华南那处秘境的,名为清风剑,此剑虽是残破,可威力仍然不可小觑,起拍价一百万华夏币。”

    后方上来了几名身着旗袍的女子,抬着一柄锈剑走了上来,在徐远道演示一遍过后,下方开始疯狂出价,不一会儿便飙至千万元,令陈洛目瞪口呆。

    “这玩意这么值钱?”陈洛注视着台上的锈剑,这不是他在剑阁顺手丢去的那些吗,甚至有的品质还比这一把更好,不由得一阵心疼,这一柄便上千万,他丢的可是成百柄啊。

    陈洛算了算差点眼前一黑过去,他这是完美错过了一个发财的机会。

    最终成交价在一千二百五十万华西币,得知这个价格陈洛心口如同被插了一刀,特别是那得剑的人还一副开心的模样,一副觉得很值的模样,更是让他的心在滴血。

    接下来的拍卖品倒是马马虎虎,都是低阶修士恢复元气提升修为的药草。

    “怎么还没动静?”陈洛往天空瞄了瞄,已经快黑了,他挂了许多电话都无人接听,甚至去名宿也看了一遍,里面空无一人,便又回到了此地。

    “小哥哥,要吃点东西吗?”女服务员走上前来,面色微红,心道:“这个帅哥眼神刚刚一直往前方瞟,想来是在注意自己。”

    他经过洗经伐髓,筑成灵台,整个人的气质便如同翩翩公子,加上不俗的外貌,对人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

    陈洛应声抬头,看了看服务员,刚想说不用,那女孩竟直接跑了,让他一阵无语,只能再要了一杯奶茶往对面望去。

    “结束了吗?”陈洛看着从酒楼内涌出的人群,依旧是寻找不到秋泫雅的身影,“她到底跑哪去了?”

    原本还以为她是有事要忙,可自己等了这么久,也该过来了,不至于连根毛都见不着。

    起身往店外走去,秋泫雅不会离开西安,很有可能是在某一个地方,他现在要做的便是用神识扫遍每一个角落,一定要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嗯?”

    陈洛神识放出,发现身后有两人正隐藏了自身的气息,缓缓跟在他身后。

    “东瀛?”

    两道身影的模样正浮现在他的识海之中,身着黑衣,全身仿佛与黑夜融为一体,手上掐诀的模样正是东瀛忍术一脉。

    陈洛假装不知道,朝着身侧的胡同走去,身影缓缓消失。

    约莫一分钟的功夫,二人从黑暗中显现,疑惑的看着身前的胡同口。

    “他怎么消失了?”

    “识破我们了?”

    “要不然呢?”陈洛蹲在巷口,撤下了灵力的伪装,静静看着二人谈话。

    “要不然就是飞了?”

    “谁?”二人这时候才意识到,似乎多出来了一个人。

    “说吧,跟着我干嘛?”陈洛凌空而下,二人见状立刻想隐没入黑暗,却被剑势覆盖,镇压的不能动弹。

    其中一人刚想咬破舌头,直接被陈洛一拳打飞,晕死过去,东瀛不畏死他还是听说过一点的,所以,晕死的人才最好得到答案,再将另一名忍者打晕,神识往二人识海探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