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这群人怎么会敢如此嚣张?”陈洛恨不得一掌将这二人打死在这,两名东瀛修士竟敢在华夏放肆,秋泫雅确实也是被他们抓走的,这两个人跟踪他便是从秋泫雅那得知他是修士,想要捉他回去。

    不过令他疑惑的是这个组织只是为了抓捕修士,为何会把秋泫雅给抓走,难道是为了引出她父亲吗?

    陈洛知道了这个组织所在地,立刻飞奔了过去,不管那些人想做什么,竟然敢向华夏修士动刀,那便是与整个华夏修士为敌,何况还捉走了秋泫雅。

    夜深,一切狂欢才刚刚开始。

    “隐藏得倒是挺好。”陈洛冷笑,这群人竟然将基地设立在郊外,还买下了占地百亩的地方作为自己的基地,还真以为有恃无恐了吗,这么大摇大摆。

    “轰!”

    别墅前绽放蓝光,一座大阵拔地而起,挡住了陈洛的攻势。

    “有趣。”

    陈洛端详着这座大阵,刚刚虽是他随手一击,也不是普通阵法能阻挡的,想来是请了某位华夏宗师来布置的。

    “嘭!”

    又是一掌挥出,火龙与护盾相撞,爆发巨大的威力,护盾化作点点灵光,将别墅彻底暴露在陈洛眼前。

    “什么人,敢来这里放肆!”

    听见屋外的巨响,别墅内的人坐不住了,三三两两跑了出来,皆是身着黑衣,排成一字,列阵在前,手中武士刀在明光下闪得发亮。

    “一群煅体修士?”陈洛笑了笑,一股强大的气息从体内爆发,直接将黑衣人镇压,闲庭信步的走上前去。

    “你到底是何人?”

    一位老者从别墅内走出,警惕的看着陈洛,撇了眼那群不能动弹的侍卫,心中不安,他们怎么不记得有惹过什么大修士,抓捕的也都是些没有靠山,或者别人委托的修士,何至于被人打上门来。

    “哦,我是谁都不知道就想抓我?”陈洛眉头一挑,龙泉剑破空,在别墅上划了一道剑痕,只见五米高的楼房,顷刻间便化作废墟,十几人从其内狼狈逃出。

    以老这的眼力一眼便判断出陈洛必定是灵台境的大能,心中暗骂:“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惹了这尊大佛。”

    表面上只是瞥了眼废墟,和颜悦色的走到陈洛跟前,作揖道:“这一切必定都是场误会,还请您大人有大量,我们愿意赔偿。”

    “嗯?好说,一百枚灵石,我便走。”

    陈洛竖了一根手指头,看向老者。

    “一百枚?您说笑了,五十枚如何?我们家业小,一百枚断然是拿不出的。”老者听这话心底有些凉意,但仍旧赔笑道,还挥了挥手,让逃出来的几人抬上一个箱子,打开一看,灵力弥散在空气中,五十枚灵石静静躺在其中。

    “五十枚我收了,至于剩下的······”

    停顿了一番,龙泉破空而出,将老者后方几人尽数屠杀,只留老者一人站在一旁,额头冷汗不止。

    “你说这样可还行?”陈洛走到老者身旁,轻声往老者耳旁说道,“这个女生在哪,交给我,你便还可以活,东瀛组织也想在华夏常驻,你怕是想得太好了。”

    陈洛将手机掏出,从秋泫雅的朋友圈里点开一张照片,拿到老者跟前。

    “这,这······”老者一看照片,愣了一会,低下头半天不吱声。

    “这什么!”

    陈洛剑势放出,覆盖在老者一人身上,只见道道血痕在其身上显露,惨叫不止。

    “我说,我说,是徐远道,她在徐远道那!”坚持了盏茶功夫,老者还是将一切告知了陈洛,瘫在地上喘气。

    “徐远道?他在哪?”陈洛擦了擦龙泉上的血迹,将剑收回了戒指。

    “他在前面百里的农庄内,我们做的一切都是他指使的!”老者浑身颤抖,生怕陈洛再来一次,语速极快。

    见陈洛走远才长吁一口气,刚想起身,胸口却出现了一道长剑穿过身躯。

    “徐远道?真是意外啊。”

    中午才刚刚看过拍卖会,没想到现在这么快就要遇上了,这人隐藏得还真是挺好,若不是今日一闻,连他也不知道这位竟是个东瀛人。

    黑暗之中,前方出现了光亮,十几名修士正站在一旁巡逻,看守严密。

    “真是好威风!”陈洛邪魅一笑,万剑诀瞬发而出,一瞬间,十几名修士尽灭,血迹将地板染红,这些人都是属于那个组织,他也不怕误杀。

    “何方道友,动这么大气。”徐远道的身影出现在屋顶之上,观望四周,似乎是想找出凶手。

    陈洛不做声,一道火龙从黑暗中显现,直奔徐远道而去,在黑夜之下极为璀璨。

    他想试试这位徐远道的凶手,直觉告诉他这人没有那么简单。

    只见徐远道运转灵力,一击之下将火龙打散,目光瞥向陈洛所在之地。

    “道友不出来,是打算让我去请你吗?”徐远道的手中出现一把锈剑,与先前拍卖的那把相同,剑光一闪,直奔陈洛而来。

    铿锵之声响起,两把长剑相交,火星四溅。

    陈洛修长的身影出现在灯光之下,两人一击过后纷纷往后退了几分。

    “隐藏得挺好,差点连我的洞若光火都被你骗过了。”陈洛双眸露出火光,先前的拍卖会上他只是用神识随意探查了一番,没想到这徐远道已经有灵台五层的修为,难怪在华夏活跃的明目张胆。

    “不知道友前来所谓何事?我徐远道在华夏好歹有一定名声,有话不如进屋坐下说。”徐远道眯着眼睛看向陈洛,刚刚一招之下竟是打了个势均力敌,眼前这个年轻人他不能招惹,其身后肯定还有人,心中不断盘算着得失。

    “杀你!”陈洛邪魅一笑,不再多言,毕竟这位可是个大祸害。

    剑势爆发,笼罩了整座庄园,灯光在剑气的纵横之下悉数全灭。

    “年纪轻轻,口气倒是不小。”徐远道冷笑一声,灵台五层的实力彻底彰显,灵台境一层一个台阶,越至后期,相差越大,眼前这年轻人虽然气势强大,但他只需要灵力覆盖便可阻拦。

    徐远道锈剑一挥,施展出某种莫名的剑法朝陈洛迎去,全力一击之下,锈剑居然被龙泉劈断,化作了碎片。

    “口气大的是你!”

    只见龙泉剑蒙上一抹青光,灵力倾注之下生机萦绕,斩向徐远道,这是四季剑法的第一式春生,虽是看着生机旺盛,实则每一道生机均是索命的绳索。

    徐远道瞳孔一缩,全身灵气释放,手中掐诀,一个巨大的护盾挡在了身前,与剑招对抗。

    “咳咳!”

    一片巨响过后,徐远道衣衫褴褛的身影出现,嘴角略带血迹,眼神死死盯着陈洛,这年轻人只有灵台三层,为何能施展威力如此巨大的绝招,若不是他时常有炼体,怕刚刚一招之下,他便命丧黄泉了。

    “这个女的在哪?”

    陈洛身影一闪,将照片摆在徐远道眼前,龙泉剑抵着脖颈,一道细微的血痕被割开。

    “哈哈哈,原来是她?那你永远也别想找到了!”徐远道狂笑,全白的头发披散一旁,一股巨大的能量在体内孕育。

    “想自爆?没这个可能!”

    陈洛眼疾手快,一掌拍向了徐远道的丹田,汹涌的灵力在其体内横冲直撞,整个人倒在了地上,没了意识。

    “非要我搜你的识海!”

    徐远道的丹田一破,灵气冲撞之下很快便会死亡,陈洛立马将神识往其识海探去,过了一会便退了出来。

    撇了一眼徐远道的身体,已经化作的干尸,这人估计也不止七十了,生机没了灵气的滋养,便化作了本来的模样。

    “青族?”

    陈洛目光望向天空,这个种族还真是无孔不入,徐远道有如此修为全靠的是青族的培养,这个组织也并不是隶属东瀛,他们抓捕修士的目的,还是为了炼化血丹。

    “我当时怎么没发现秋泫雅还能修炼?”陈洛露出思索的神情,他们发现秋泫雅身负某种特殊体质,恰逢华南青族的某个执事似乎要过寿,她便被送去当做礼物,也就是炉鼎。

    “谁?”陈洛眼神瞥向前方,一道身影正急速往此处奔来。

    待到那道身影站在庄园口,陈洛才看清了来人的模样,一身劲装,与特种部队一般。

    男子眼神通红,扫视着四周,见只有陈洛一人,从口袋中掏出一把枪,对准陈洛,“你到底有什么目的,我女儿在哪里?”

    “女儿?”陈洛打量着来人的长相,眉眼确实与秋泫雅有些相像,问道:“你是秋泫雅的父亲?”

    “你是谁?”男子并未放松警惕,反而拉开了两人的距离,枪口带着蓝光,仿佛陈洛只要做了动作,这枪便能瞬发。

    “我是她朋友,也是来找他的,伯父怎么来了?”

    陈洛见男子还是不信,从口袋中掏出手机,将二人的互动点开给男子看,这才打消了疑惑。

    “泫雅怎么会有你这个朋友?她没在这又去了哪?”男子奇怪道,这年轻人的修为连他都看不透,秋泫雅一个普通人怎么会交这么个朋友。

    “她被送往华南了,若是伯父要寻她便跟我一起吧。”陈洛玩弄了下手机,订了两张车票,便直接离去,手中火光闪现,将整个庄园烧成了灰烬。

    男子还想追问,但见陈洛离开便跟了上去,不管怎么说他女儿的消息只有这个年轻人才知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