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我邀你前来本就是为了此事。”

    玄天宗主沉默了片刻,道:“如今我们一脉也有一些人归附到了玄绝的手下,据我的密探来报,他们应该是打算在大比之后夺权了。”

    “狼子野心!”林风怒火中烧,想他师尊这些年为了宗门矜矜业业,那些人竟然如此忘恩负义。

    摆了摆手,玄天宗主看向了陈洛,“小友有什么想法吗?但说无妨。”

    “对上玄绝一人我有信心,只是还要提防他身后之人,我怀疑你们玄天宗还藏着一个幕后者。”陈洛道,玄绝他还不放在眼里,那个幕后者隐藏得太深了,不清楚他的修为与实力,怕会陷入被动的境界。

    “不知华南可有哪位修士即将过寿?”

    陈洛突然想起徐远道说的话,这可是个重要的线索,也是解救秋泫雅的关键。

    “过寿?”玄天宗主疑惑道,仔细在脑海中想了想,也并未找到答案。

    “师傅,太姥山外门大长老过几日便是寿诞,只是请柬被玄绝拿走了,并未传到你手中。”林风似乎记起了什么,前些日子太姥山确实有人前来,本以为是想给他们回信,没想到却是给长老过寿,他气急之下便忘记与玄天宗主汇报。

    “太姥山?”

    最近几日陈洛耳旁出现最多的便是这个道教宗门,据说已经隐世多年,就连元无忌的召唤都未曾前去,怎么会突然被牵扯到这件事中。

    “那个大长老是什么修为?”陈洛目光转向宗主,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大开宗门的大长老便是那位幕后者了。

    “太姥山等级森严,外面大长老估计也有灵台七层以上。”玄天宗主面露凝重,灵台七层的实力与他们相差实在太大,不客气的说就是毫无赢面。

    “七层以上么。”陈洛喃喃了几句,陷入了沉思。

    他现在灵台三层,灵台境不必煅体,每层的实力相差悬殊,以他现今的实力,满打满算对上灵台五层不在话下,加上斗之道法,六层可以力敌,只是这七层,还是应该好好考虑一番。

    “伯父,你们的人预计什么时候才能到达,他们实力大约是多少?”陈洛转头向着秋君明询问道,高端战力暂且不论,低端的人必须要率先取胜。

    “煅体境约莫两百人,没人配备的是我这种特制枪械,一枪能干死一个煅体七脉修士。”秋君明将口袋里的手枪掏出,朝着殿外打了一枪。

    这枪鸣悄无声息,若不是见着了枪口之上有灵光闪过,林风等人甚至不知道子弹已发,而在陈洛的眼中子弹的速度早已超过了音速,煅体七脉却是是无法躲避,照秋君明所说那便是两百名煅体七脉的修士了。

    “灵台可能略少些,这次首领只派遣了两名,配备的枪支层次更高些,综合而说预计有灵台两层的实力。”

    “宗主可用之人又有多少?”

    陈洛在统计着人数,若是不够的话,他说不定得向他那个便宜师兄借点人过来了。

    玄天宗主苦笑道:“我们怕是比这些数字还少,煅体境只有一百多人,但灵台境还是有四五名的,都在灵台三层左右,而那玄绝手下,煅体已经超过了一千,灵台更是双手之数。”

    难怪这宗主会如此憋屈,陈洛此时才明白,玄天宗主早已是个空壳了,放在外界这些人也只能沦落二流宗门的末尾。

    “我与我师兄商量一番,宗主您只能委屈几天时间了。”

    “不碍事,不碍事,小友能来帮忙已经是我玄天之幸了。”玄天宗主连连摆手,吩咐林风道:“风儿,带洛小友去偏殿休息,好好招待。”

    天色渐暗,陈洛一人处于屋内,只见身前灵气组成一面雾墙,石子轩的身影浮现其上。

    “师兄,有一事想请你帮忙?”

    这还是陈洛第一次使用这招术法,一时间掌控不好操纵力度,试了许久才成功稳定了下来,这是守护者一脉独有的交流方式,因而只能对元无忌或者石子轩使用。

    “什么事?”石子轩意简言赅,直接问了出来。

    “玄天宗有青族显现,太姥山可能藏着某个幕后黑手,我这里的人手不太够。”陈洛挠了挠头,他也不知道石子轩能不能借给自己人手。

    “青族?”

    石子轩目光凌厉,虽是显现于雾墙之上,但还是令陈洛打了个寒颤,初境巅峰的实力果然强悍,怪不得凭借肉身便可遨游星海。

    “你说太姥山?”石子轩发觉自己似乎漏了什么,向陈洛确认道。

    “是,是太姥山大长老。”陈洛点了点头,华南有名的修士,且还在最近有寿诞的只此一人,除了他陈洛想不到别人了。

    “你先不要轻举妄动,我即刻便启程。”石子轩话音刚落,雾墙便缓缓消散,显然是他那边断了联系。

    陈洛思索了片刻,这次招惹的动静貌似有些太大了,连石子轩都要过来。

    “太姥山。”

    陈洛看向天空,想来是这个名字让石子轩起了反应,这个连元无忌征召都不过来的宗门,到底藏着什么。

    黑暗中,一道身影穿梭在山林之中,袭向前方那座灯火通明的大殿。

    随手布下一道隐秘大阵后,一声巨响在前方响起,整座宫殿瞬间变成了废墟,土石飞溅。

    殿内人影冲天而起,吼声震天,却只引起了周围的震动,山头之外一切如旧。

    火光冲天,数道火龙从黑暗中飞出,直奔中央。

    “贼子怎敢!”

    洪亮的声音带着怒气,身影缓缓从天而降,眼眸中青光幽幽,扫视着四方,一柄巨戟凭空而现,落地之时尘土飞扬。

    又是数道剑气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纵横之下将废墟之上一切事物磨灭为浮尘,中心青芒大放,一位五米高的巨人仰天怒吼,音波激荡之下,一道黑影从角落中浮现。

    “吼!”

    那双青眸一眼便锁定了这道身躯,手中巨戟带着狂风劈下,霎时间沟壑纵横,阵法的灵光若隐若现,即将奔溃。

    “老东西,下次再见!”

    黑衣人丢下一句话,一剑斩破了阵势,遁光一闪,失去了踪迹。

    没了大阵的遮掩,那座山头的景象彻底暴露在众人眼前,火光冲天,山峰都快被打的碎裂,巨人的身影早已消散,一位老者站立在山崖前,眸中带着阴霾的目光看向远处。

    “大长老,发生了什么?”

    “大长老!”

    仅仅过去了片刻,山头上便已经站满了人,看着脚下恐怖的战斗痕迹倒吸一口凉气,到底是谁与大长老在战斗,居然能打成这样。

    “玄绝,发生了什么?”

    一道空灵之音从远方传来,山脚之下一人正束手注视着上方,眉眼中带着笑意。

    “宗主来得可真是快啊,让你失望了,我还没死。”玄绝轻描淡写道,但双手的颤抖却是出卖了他,大手一挥便去往了另一座山峰。

    “洛兄!洛兄!”

    林风正急促的瞧着房门,眼中喜色难掩。

    过了好半天,房门才打开,露出陈洛疲惫的容颜。

    “玄绝今天被人打得洞府都没了!”林风直接走了进去,捧起茶杯喝了一口,他刚刚得知这个消息着实令他高兴的合不融嘴,看着陈洛一脸疲惫的姿态,突然又明白了什么。

    布下一道隔音阵,林风这才确认,刚刚与玄绝交手的正是陈洛。

    “他实力不止表面的那些。”陈洛沉声道,玄绝虽然受了点伤,但他自己也不好受,那个反震力道是在是太强了。

    “难道他是嫡系那脉的人?”

    这还是林风第一次见陈洛如此夸奖一个人,以往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陈洛如今也遇上了对手。

    “想来是了。”陈洛也是这个想法,他和青族旁系的人战斗了许多次了,他们不可能有这样的实力,那个力量与强度快要与他的剑体相持了。

    “小友,感觉到什么了吗?”玄天宗主出现在门口,衣袖一挥房门重新闭合。

    “很强!上次你与他交战,他可能还没使出真正实力!”

    陈洛原本与宗主商量夜里去试探下玄绝的修为,没想到这玄绝借力打力,直接现出原形与自己对抗,玄绝的那双青瞳似乎也与旁系的不同,他感觉玄绝的身体内还藏着一股力量,尚未释放。

    “小友可有胜他的实力?”

    “有,他没发挥真正实力,我也没有。”陈洛眼中露出炙热,他这次只是用自己的力量,绝阳掌与万剑诀的真正威力也未爆发,加上斗字道法,他有信心。

    “那边先预祝此次行动顺利!”

    二人大笑一声,举起茶杯对碰,四周又陷入平静,仿佛他们从未在此相见。

    “调查出什么了吗?”

    玄绝向着身下跪伏的人问道,他必须要知晓这个敌人的真正实力,刚刚的交战对他来说太过危险,如若未现出原形,恐怕此刻他便是重伤之躯了,那个人一定要找到。

    “回大长老,最近一段时间进宗的只有少宗主邀请的一些人。”

    “哦?那我明天该好好感谢一番了。”玄绝邪笑一声,神情不断转换,“玄元子,你的位置坐不了多久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