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夜晚暴雨倾盆,冲刷着街道上的污秽,床上的陈洛虽在沉睡,但身体却依旧吸收着天地灵力,一遍又一遍的冲刷着灵台,他的每个细胞仿佛都饥饿得很,疯狂吞噬着天地灵气,不知不觉便涵盖了整座清源镇。

    “这是哪位前辈在修炼,竟引得如此异变。”

    许多宾客尚在此地等候再次召开的太姥盛会,都住在了清源镇内,可夜晚渐深他们却感到四周灵气已然耗尽,不由得大惊,以为是哪个老怪物在给他们警告,一时间有些人心惶惶。

    唯有陈洛所在的宾馆内好似得到了灵力的倒灌,一时间无比浓郁,令宾客大喜。

    清晨初至,一切才缓缓恢复原状,消散的灵气重新聚集,众人心里的忐忑也终究放下,但出走时都在议论此时,想要探个究竟。

    “嗡嗡嗡!”

    床边的手机发出震动,陈洛立马醒转,目视着窗外的朝霞生了个懒腰。

    “我的修为?”

    陈洛有些惊喜,一晚上过去修为便已经突破了灵台三层,他距离上次的突破也不过堪堪十天而已,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这个速度。

    但细细一想也正常,修士往往都是在生死搏命中才能突破自我,这连日以来他无不是在越阶挑战,甚至以灵台三层对抗灵初境巅峰,这是他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何况他最终还存活下来,或许这便是天道酬勤。

    “洛哥!这么早便起床了?”

    旅店内一些煅体境的修士笑着与陈洛打了声招呼。

    “洛哥!你昨日之姿可是犹如天神啊!”

    “就是,不知洛哥是哪门哪派,也让我们前去见识一番?”

    一路上不断有人朝着陈洛问话,一时间他已风头无几,昨日一剑,十里剑芒开道,为他们斩开一条大道,这副神勇无双的姿态也是捕获了众人的心,纷纷对他感到佩服。

    “多谢夸奖,我还是需要向各位请教。”陈洛对行人笑了笑,路上也不乏有灵台境修士上前交谈,他其实并不觉得自己很强,否则在面对大劫便不会如此无力,修之一道对他来说前途遥远,还需要他加倍努力。

    石子轩早就传信于他,昨日一夜太姥山的外门也进行了重新规划,大体上举办盛会已经不成问题,方妖妖便先邀请陈洛前来庆功。

    “洛小友,快来吧,掌教已经等你很久了。”

    陈洛刚迈入秘境便见着石清守候在前,一见着陈洛的身影便拉着他驾驭神虹飞至一处道场。

    石子轩众人早已坐在一旁,其中空着一个位子似乎是专门为陈洛准备的。

    “师弟,你这······”石子轩拉着陈洛准备坐下,手腕刚刚接触便知晓了陈洛的修为,顿时一阵无言,如果说他记得没错的话,一个月前他这位师弟好像还只是煅体九脉的修为,如今都已灵台四层了。

    陈洛摸了摸头,失笑道:“意外,意外。”

    此言一出立马遭受了众人的“围殴”,方妖妖更是拼命敬酒似乎是想从陈洛嘴里套出些话来,这般修炼速度着实是令人艳羡。

    原先还有十几瓶的仙酿瞬间亏空,饶是陈洛如此酒量之人脸上也浮现通红之色,赶忙拒绝了再次敬酒。

    方妖妖见气氛已经打得火热,也站起了身来,今日身着战袍更是将她的身材凸显得淋漓精致,颇有英姿飒爽之味。

    “方妖妖感谢诸位昨日鼎立相助,在此谢过。”

    “不必如此,我等不止是为了太姥山,同时也是为了我华夏一脉。”石子轩扶起了鞠躬的方妖妖,在做的除了太姥山的弟子以外还有全真派以及华夏的特种部门,各个眼中流露的情感皆与石子轩相同,异族之人说什么也不能踏入我华夏一脉之地。

    “哈哈哈,师侄说得好啊!”

    “拜见老祖(师叔)!”

    元无天的化身凭空出现在了桌上,手中端起了一碗仙酿一饮而下,“此次我太姥山外门典籍也将打开三日,以感谢你们的帮助。”

    在坐之人闻言更是大喜过望,无论是全真派还是特种部门,他们有些人一生甚至都不能接触到如此珍贵的典籍,何况还是来自道教圣地,更可为他们增添实力。

    “多谢老祖(师叔)。”

    见众人满意,元无天淡淡的笑了笑,身形缓缓变淡,消失在前方。

    昨日连夜拔除了异族的几个据点得到的消息让他愤怒,也让他感到一丝后悔,想来他沉寂得实在是太久了,导致那些异族人都以为他太好说话了,而今那些人怕是终将会死在他的手中。

    得到了这个消息,气氛一时间又上升到了高潮,欢声笑语萦绕其中,这场大战也终于落下了帷幕。

    陈洛找了个无人的地方安静的坐下吹风,手机的明光将他的面颊照亮,电话本中数百个电话让他觉得有些不是滋味,从前那些亲密无间到头来也只剩下了点头之交,直到最后那个名字让他的心缓缓沉静。

    这些电话有已经去世的母亲,也有曾经的女友,昔日的铁子,在各奔前程的路上,直道也慢慢的变成岔路,陈洛看着天边高悬的圆月,也回忆起了儿时无忧无虑的日子。

    “嘟嘟嘟!”

    陈洛的手指滑动,拨通了其中一位电话。

    “陈洛,你个大修士终于给我挂电话了。”秋泫雅的声音从听筒传来。

    “嗯,想你了。”陈洛的声音带着磁性,仿佛穿透了心灵,一时间秋泫雅只剩下了沉重的呼吸声。

    “我也想你了,对了,生日快乐啊,天天开心!”秋泫雅的语气有些俏皮,让陈洛内心起了波澜。

    “生日?”陈洛思索了片刻才记起来,今天好像确实是他的生日,因为过得少,他对于这个也不是很在意,“谢谢你记得。”

    就这样二人在入夜中聊了许久,也没有确切的话题,只是你说一句,我答一句,拉着家常一般。

    待到挂了电话,天空已是漫天星斗,不知不觉间这个电话已经挂了两个小时,陈洛只感觉心灵受到了洗涤,一遍又一遍的抹去内心的烦躁,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平静,心如止水。

    罡风呼啸,陈洛的衣衫随风摆动,龙泉剑吟好似感到他内心的愉悦。

    没有丝毫的杂念,他在山顶上舞起了剑,剑势陡然爆发,方圆几里之内如同受到了冲击,一切荡然无存,为他清出了一块空地。

    时而皱眉,时而剑芒划破了狂风,停顿,再次往前突刺,仿佛刺穿了空间。

    他的剑体除了刚突破灵台时威力大增之外,时至今日并没有丝毫的进境,这让他十分困惑,到底他差的是哪一步,感觉前方有个屏障却始终无法突破。

    和以往不同,他此刻的心境已经陷入了空灵,对身体以及灵力的感悟更进一步,静静的盘坐在中央,四周陷入了寂静。

    由深夜转自天明,周而复始,陈洛就一直枯坐在此。

    其间石子轩,方妖妖,乃至元无天都曾远远观望过,吩咐了下面的人不得上前来打扰,方妖妖有问元无天这是在做什么,元无天只是抚了抚白须,脸上带着笑容并未作答。

    黑夜再次降临,月亮隐退在云层之间,一切都陷入黑暗。

    中央的身影缓缓挺立,一道寒光摄人心魄,恍若魔神降临,强大的气机再次覆盖了整座山顶,枯叶落木在此刻纷纷悬浮,其上隐约有剑芒闪现。

    一道雷霆贯彻天穹,那双紧闭的双眸猛然睁开,伴随着轰鸣声,龙泉剑跃然而起直插向地面犹如剑之君主,道道剑芒闪烁,顷刻间地面沟壑纵横,屹立的山峰瞬间有倒塌之态。

    “轰!”

    又是一道闪电显现,直接击向了插在中央的龙泉,随着雨滴的下落,整座山峰土崩瓦解,声响传遍了整座秘境。

    “这是!”

    元无天在远处看着这一幕有些诧异,一个灵台境发出的威力竟能将一座山峰击垮,这难道就是陈洛顿悟之后的实力?

    石子轩,方妖妖瞠目结舌,这一击恐怕已经能媲美他们灵初境的全力一击了,这个小师弟的实力,怕已经不能用境界来衡量。

    土石飞溅,陈洛踏着一块块巨石飞奔而下,借力跃向了远处,呆呆的看着倒塌的这一幕,不说元无天他们,就连他自己也没想到配合剑体施展出的这一招会如此强悍。

    欣喜的看着自己的身体,手上轻轻抚摸着龙泉剑身,他感觉前方的那个天脊已然跃过去了,连带着他的天生剑心也迎来了突破,对外界的感知更加灵敏,对剑道的掌握更进一步。

    这一式是四季剑法中的夏雷,借用自身灵力引入雷霆之威,有势如破竹之态,不灭目标,誓不罢休。

    不经意间,春生开始运转,庞大的生机绽放,无数活物贡献着自身的力量,摧枯拉朽般摧毁了前方的巨石,犹有余力之下,青色剑芒奔向了山峰倾倒的废墟。

    “嘭!”

    一切化作了尘埃,只有陈洛一人一剑,静静的站在前方,他此刻的实力,终于迈入了世间强者的行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