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一个华夏人?我们与你无冤无仇······”

    灵初境修士看了眼青年的模样,眼神中闪烁着疑惑。

    “没有吗?现在有了。”陈洛嘴角的笑容褪去,平静中带着一丝凶狠,龙泉剑霎时间以一化百,剑芒一闪越过了主事者,将身后跟随的打手扎了个马蜂窝。

    “你!”

    撇了眼身后,数十人竟是都已死绝,主事者脸色大变,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怒火,一道火光从手中孕育,一直蔓延到了整个房间,两人如同陷入了火海之中。

    “控火?”

    陈洛运转灵气隔绝了这火焰的温度,他从石子轩口中听说西方有不同的修行大道,这火焰的强度已经超过了一般灵火。

    短短一会儿,主事者全身便布满火光,整个人都燃烧了起来,双瞳中的明火更是死死盯着陈洛,“竟然这样,那就留在这里吧。”

    巨大的火海中孕育而出一头西方不死鸟,一声嘹亮的嚎叫过后,绚烂的身体喷出巨大的火焰袭向陈洛,那火焰好似洪流,从天空中倾泻而下。

    “不死鸟?今天我们就来好好比比!”

    顾不上躲避,陈洛剑体大开,狂暴的气势夹杂着剑气硬是将火海吹出了一块空地,龙泉剑的虚影在天空中浮现,一道火龙从他周边腾空,融入了剑势中。

    “吼!”

    房间内的两种火焰夹杂在一起,金红对立,龙吟凤鸣相对,发出猛烈的撞击,原本的基地瞬间被毁于一旦,尚未逃离的工作人员及低级修士瞬间湮灭与废墟之中。

    “你只要灵台境修为?”

    主事者大惊,再次查探了陈洛,不敢相信自己的感知能力,能和他对拼而不落下风竟然只是个灵台境四层的修士,怎么可能!

    “也许不是呢。”

    陈洛不理会主事者的质疑,往前踏去,衣袍无风自动,修为瞬间涨至灵台七层,废墟中的残骸听从召唤从地上飞起,远远看去,陈洛的后方已经形成了一道密密麻麻的黑色洋流。

    “你会控铁!”

    按照西方的思维,能掌控如此多的金属,修为不是灵初境也可1媲美灵初境了。

    “四级剑法,春生!”

    黑色河流从空中奔向主事者,爆炸声响再次传出,主事者手持法杖,一道红色护罩有些龟裂,口中喃喃着一些不知名的话语。

    “危险!”

    果然还是不能小看他们,陈洛的直觉警示自己这招不能力敌,或许是某种禁忌之术。

    黑夜之中,主事者仿佛是一个太阳,点亮了夜空,参加交流会的人哪还能睡着,早就聚集在了基地外围远远的观望着。

    “雷格涅夫,你去帮帮他好吗?”徐乐焦急的向雷格涅夫求救,甚至连她都能感到战场中央的危险。

    “我不能过去,这是他的选择。”雷格涅夫顿了顿,望向了远处,一名骑士手持剑盾向他打了个招呼,“他们没出手,我也不能出手。”

    “那就这样看着吗?”

    华夏几名军士都攥紧了手心,恨自己修为太低不能帮到陈洛分毫。

    “四季剑法,夏雷!”

    “咔嚓!”

    原本还布满繁星的夜空瞬间变幻,一道惊雷穿越天穹,劈在了地面上砸落一个大坑,雨滴倾盆,仿佛要将这火海熄灭。

    “哼!”

    主事者冷冷地看了一眼,权杖之上镶嵌的宝石大放红光,六芒星阵从天而降,无可睥睨的气势仿佛要镇压一切。

    脚尖轻点,主事者飘落在六芒星阵的上方,猛地一踏,星阵瞬间下落,他要踩着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方人,再好好的羞辱他。

    沉默之中,龙泉剑被陈洛插在了地下,星阵下落的同时,万千雷霆也在不断闪烁,直至全部汇聚,一道十丈宽的紫色光柱从天穹劈下,紫光之中,陈洛恍若掌管天罚,眸中有雷电,手中有雷剑,夏雷一出,携着剑芒冲天而上。

    “轰!”

    六芒星阵直接碎裂,连带着主事者被雷光击中,从天上坠下,倒在了一个大坑中,手上的权杖缓缓滚落至陈洛的脚边。

    收起龙泉剑,拾起了权杖,陈洛一步步的走向主事者。

    “还想要我华夏的秘境?你殊不知我只是他们中弱小的一员。”

    摸了摸权杖上的火灵石,陈洛灵力注入之下,主事者的火焰在陈洛身上浮现,正要一击将其斩杀。

    “锵!”

    一面巨盾挡在了陈洛的身前,稳稳的扎根在土中。

    “年轻人,够了,西方的主事者不是你能杀的。”巨盾之后,身披铠甲的骑士下了马,将主事者的身体背在了身后。

    陈洛对于这位骑士的搭救并不意外,刚刚他便看见了骑士的异动,只不过碍于雷格涅夫在他身旁他才不好出手,西方教廷与魔法世界早就在这个世纪达成了一致,否则凭借主事者的及他背后的实力还不敢贪图东方的秘境。

    “你的意思是我们只能任人屠戮不能反抗?”雷格涅夫的声音在骑士身后出现,手上提着一根巨型狼牙棒直接朝骑士的巨盾劈下。

    “锵!”

    “我说了,不行。”如此猛烈的撞击之下,这面巨盾居然丝毫唯有损伤,表面依旧光洁,骑士淡淡的留下一句话,手中十字长剑向着二人劈来。

    “在我面前舞剑?”陈洛嗤笑,剑心剑体疯狂运转,灵台之上的小剑虚影也在跳动,朝着陈洛劈来的剑气瞬间化为了虚无,连带着十字长剑都在颤抖,想要挣脱骑士的掌控。

    “你是渎神者!”

    骑士目光深沉,全力控制着自己的武器,他这剑盾乃是一套,来自于神的恩赐已经认他为主,怎么可能会脱离掌握,唯一的原因就是此人可以弑神。

    “那就留你不得了!”教廷之中任何与渎神有关的人或物都不该存在于世间,纵身一跃,骑士上了马,二者似乎合二为一,朝着陈洛冲来。

    这马也并非普通的坐骑,修为甚至也达到了灵台境才可与骑士爆发如此猛烈的冲击,与雷格涅夫相视一眼,一棒一剑劈在了二者身上。

    白马一跃,回到了原地,雷格涅夫与陈洛后退好几步才堪堪稳住了身形。

    “很强!”

    望着执剑骑士,二人眼中都露出雄雄的战意,陈洛调用着金莲内部的第二丹田,灵力很快便得到了补充,状态又回到了巅峰。

    骑士平静的站在远处,手中的盾剑已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杆神矛,他已经控制不住十字剑的悸动了,不得已只能运用此矛来对敌。

    “破!”

    在骑士灵力的催动下,这杆乌黑的长矛有了光泽,矛尖直接撕破了空间,杀到了二人的身前,刺向陈洛的胸膛。

    陈洛动容,这人的实力恐怕已经达到了初境的后期,距离巅峰恐怕也只有一线之隔,龙泉剑与狼牙棒护在身前,左手一掌轰出带着龙吟,大地直接崩裂,废墟变为尘埃消散。

    围观的人员退到了更远的地方,这三人的大战实在是太过恐怖,那股冲击波纵使是灵台境也无法承受,也就陈洛体质特殊,能够逆天越级。

    面对强大的实力,陈洛并未退却,这是他的选择,他的目的便是要这位主事者为他所做的事陪葬,不管前方是谁阻挡,他都将一往直前!

    大战愈发激烈,打到霄汉贯通,三人均带着血迹依旧未曾停止。

    “哈哈哈,畅快!”雷格涅夫大笑,对着陈洛的拳头碰了一下,他之前试探陈洛的修为,又经历了刚刚与主事者的大战以为对陈洛的战力有了了解,没想到竟然能和他并肩作战这么久还未力竭。

    “渎神者!”骑士抹去鲜血,口中低吼,战斗了这么久,他自知今日已经无法拿下这二人,若是再战斗下去,力量耗尽的只会是他。

    不发一言,白马悬空,骑士直接朝着远处飞去,转瞬消散,主事者的身体被丢下,沉睡的双眸张开。

    还未享受新鲜空气的灌溉,一道剑光直接将他的元神溟灭,连带着身体,一同焚毁。

    “东方这是出了个魔神吗?”

    望着那一剑封喉的年轻人,观望者无不陷入深深的恐惧之中,原以为最强的主事者被当场杀死,甚至于连教廷的骑士也逃亡,还有谁能阻挡这位青年的成长步伐。

    除了畏惧者,更有些女修士眼冒金星,她们的抉择中,唯有强者才是唯一伴侣,眼前的陈洛长相阳光带有一股东方的英气,实力又站在了顶端,活脱脱就是他们的白马王子。

    徐乐向着上面汇报此次交流会的情况,引来特种部门的一致好评,接连两场大战的视频疯狂在修行者之间传播,现在不止是东方,就连西方的强者都听闻了陈洛这个名字。

    黑夜退散,原本召开的交流会在三方的退去后直接闭幕,没有停留的均是昨夜便飞离了小岛,待到陈洛醒来才发现,除了白熊与华夏,这座岛上已经没有了其他活人。

    “再见,华夏的强者!”

    “再见!”

    陈洛对着雷格涅夫笑了笑,徐乐依旧不敢主动上前,只是和雷格涅夫加了个联系方式又满脸通红的跑了回来,登上了华夏的直升飞机,留下两道白线在蓝天之中。

    二人刚刚离去,小岛便发生了强烈的震动,中央在此刻断裂,露出一道巨大的海沟,连带着土地,一切都沉没在了海洋之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