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畅快!”

    不得不说这次的交流会让他们这些人感到扬眉吐气,往次的阴郁一扫而空,特别是见证了陈洛一剑斩杀那位A国主事者,更是心中升腾起一股热血。

    出发之时正值上午,到达华夏已经将近晚上,直升机停在了一处隐蔽的机场内,早就有军士在下方等候。

    “陈洛!”

    “洛兄!”

    待到陈洛出现在众人身前,一股雷鸣般的掌声在耳边响起,为首的是一名身着军装的男子,眉间的英气搭配上笔直的军姿显得英武至极,与陈洛握了个手。

    “这位便是我们的首领,罗涛!”

    秋君明此时也出现在一旁,替陈洛介绍道,脸上满是喜悦,他们早在昨天便收到了徐乐的传讯,对陈洛的作为既感到震惊又感到爽快,他们特种部门碍于资源修为高者凤毛菱角,华夏内部又有许多事件需要处理,无法派遣出去,只能委屈每次去的人员。

    这次陈洛做的不说多好,光是打得那个主事者直接毙命就给了他们很大脸面,要是想再次召开交流会,无论华夏派出谁来都将会获得尊重,毕竟他们的身后,站着的可还有陈洛等人。

    “不足挂齿!”陈洛笑着与罗涛客套了几句,朝着秋君明瞪了一眼,惹得秋君明一脸无辜,不知自己做错了什么事。

    “秋泫雅现在怎么样了?”

    罗涛邀请众人前去庆功,路上陈洛与秋君明站在了一起。

    “还忘记感谢你了,她现在还在原来的地方,我打算先让他安安心,毕竟这次对她来说打击也挺大的。”秋君明对陈洛鞠了一躬,立马便被陈洛扶起,笑话,这可是他老丈人,怎么能对自家女婿行这么大的礼。

    “没事就好。”陈洛一叹,那天电话里他也感到秋泫雅的情绪有些不太稳定,只是突然就被这自家老丈人给安排走了,无法和她好好聚一聚。

    “罗格尼尔死了?”

    西方的公会内,一位老者手持权杖站在了大殿上,声音有些沙哑,看着下方前来汇报情况的人,恬怒道。

    “大祭司,我们根本打不过那个西方人,就连教廷的骑士都被他们给打走了!”

    下方之人战战兢兢,这次大祭司交代给他们的任务不但没完成反而连主事者都被一剑杀死,也不知会有什么后果。

    “那个东方人叫什么名字!”大祭司浑浊的眼睛盯着前方,一步步的走下台阶。

    “他,他叫陈洛!”

    “陈洛?”大祭司阴森的笑了笑,手中权杖朝着地面一锤,灵气潮汐从内向外荡去,将山石都震碎,“太久没出手,那些东方人怕是都不记得我了!”

    “轰!”

    公会门前被砸出一个大坑,一头黑色巨龙挥动着巨大的双翅,停在了门口,嘴中冒着火星,眼神中对这位老者露出亲昵的神色,趴在了一旁。

    “你们这些成事有余败事不足的家伙!”大祭司权杖一挥,那些人的身上凭空燃起的青色的火焰,没有惨叫,只是一瞬间,跪伏着的人已经烟消云散,“这次还得我们去,托尼,东方的秘境我们必须要得到。”

    “传令下去,所有圣级魔法师随我一同前往东方!”

    留下一句话,一道狂风席卷,巨龙腾空而去。

    金碧辉煌的教廷内,归来的骑士正跪伏在教皇前,忏悔自己的错误,诉说着遇到的那位渎神者。

    “渎神者?”教皇紧闭的双眸猛地一张,“神的预言实现了,我们要做的就是毁灭那位渎神者,东方,我们要走上一遭,想来那位老朋友也不会放任杀死他的人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留下骑士一人跪伏在神的雕像前,教皇的身影已然消失在教廷内。

    圣骑士军团正在准备动员,风雨欲来,东方又将陷入动荡。

    庆功宴上每个人都喝的满脸通红,只有陈洛与几位灵台境修士依旧在一杯一杯的痛饮。

    “陈洛,华夏想让你担任我们的编外人员,你可愿意?”罗涛敬了一杯酒,这是华夏政府的要求,如今除了几名强大修士挂名之外,年轻修为又高的修士几乎没有一个,他们在华夏的工作做得也是举步维艰。

    毕竟修真世界看的是实力,实力不够谁又会安心听你的规则。

    “你不用担心,你师父早就在这挂名了,要不然我们也不可能会与他取得联系,让他同意你这次的行动。”

    罗涛似乎看出了陈洛的迟疑,给他吃了一记定心丸。

    “那好,不过我的时间不多,若没有什么要紧的事还请不要打扰我修炼。”陈洛点了点头,元无忌既然也在那他挂个名也只是个小事罢了。

    “这个我知道,你现在正值巅峰,还是以修炼为主。”罗涛大笑,又敬了陈洛一杯。

    庆功宴在一群人的倒下与几人的清醒之中就此结束。

    夜空漆黑一片,飞速行驶的列车在轨道上前进,古城下着大雪,整个城市都变成白茫茫的一片。

    民宿前,一位青年正敲着门,脸上带着笑容。

    “吱!”

    大门缓缓打开,一个女生探出头来,盯着面前的男人问道:“你是要住宿吗?抱歉我们现在不接待客人,您可以过几天再来。”

    “不,我是来找秋泫雅的。”陈洛看着这女生有些疑惑,原本不是就秋泫雅一人在吗,也没听说她有什么亲戚在这,怎么会突然来一个陌生人。

    “来找泫雅姐的?”女生迟疑了一会,大门嘭的关上,只听见细碎的脚步声在院内回荡。

    “?”陈洛脑门一黑,这是作甚。

    “泫雅姐,门外有个帅哥说是来找你的,你认识吗?”

    院内,秋泫雅正披着一件大棉袄为院子里栽种的梅花修剪枝芽,听闻女生的询问抬起了头。

    “帅哥?”秋泫雅立马撇下了剪刀,向门前跑去,可当门一打开,门外已经是空无一人,只有雪上的两个脚印显目至极。

    “不是他,他不可能会走的。”秋泫雅喃喃了几声,脸上有些失望,缓缓的将门关上。

    “啊!”跟在她身后的女生突然发出尖叫,手指比向前方,刚刚秋泫雅站着的地方。

    顺着手指的方向,秋泫雅的眼睛好似蒙上一层水雾,一位青年正拿着剪刀,缓缓看着这株盛开的梅花,抬头一望,与她四目相对。

    “我回来了。”陈洛笑着,放下了剪刀朝秋泫雅走去。

    “你,你私闯民宅,再不走我就要报警了!”女生掏出手机,手指按响了110,跑到陈洛跟前。

    陈洛头疼的摸了摸额头,这个女娃还真是神经大条,也不看看秋泫雅瞧他的眼神,手机一夺,将还未拨通的110给挂断。

    “噗!”秋泫雅看着女生跺脚的模样直接笑了出来,连忙制止她要再次报警,“小青,这是我朋友,不要担心。”

    “还是朋友吗?”陈洛眉头一挑,“我怎么记得好像不是这样?”

    “我男朋友。”秋泫雅的脸上泛红,显得有些娇羞,与初见时的模样大相径庭。

    “你们!”小青看着二人打情骂俏的模样,这才意识到自己误会了陈洛,赶忙躲到房间内。

    轻轻的抹去秋泫雅眼角的泪水,陈洛抱紧了怀中的美人,“我来迟了。”

    看着秋泫雅这般憔悴的面容,陈洛知道这几天秋泫雅的精神状态并不是很好,心头一揪,有些心疼。

    “没事,来了就行,我好想你。”至太姥山一别,二人也才几天未曾相见,只是这几天对她来说却好似一个世纪,每天都被睡梦惊醒,那个青族的嘴脸迟迟无法忘怀。

    沉默无言,却又心有灵犀,二人在雪地中站了许久才堪堪进屋。

    不知为何,陈洛感觉秋泫雅好似一个火炉,她的手掌乃至身体在雪天内都依旧温烫,摸了摸她的额头,更是滚烫无比,不由大惊。

    “你不会发烧了吧!”

    “你看我这状态像发烧吗。”秋泫雅白了陈洛一眼,“我也不知道怎么的,从太姥山回来之后身体就感到有股莫名的能量,不会感到难受,反而有些舒适。”

    “坐好,让我看看。”陈洛让秋泫雅坐在床上,体内的灵气缓缓进入她的身体,从经脉流过,直至丹田。

    “这个是?”

    陈洛有些意外,他发现秋泫雅的九脉居然都是贯通的,若是她能够修炼,只要灵气充足,短时间内便可直接一跃成为煅体九脉的修士,当灵气进入丹田时,更是身躯一震,一道火光缓缓的在她丹田内燃烧,他的灵气一进入就直接被灼烧的溟灭。

    “怎么了?”秋泫雅看着陈洛一脸震惊的模样,还以为自己的身体是出了什么问题。

    “没有没有,你真的没有感觉到不舒适吗?”陈洛再次强调了一遍,秋泫雅只是点了点头。

    他的传承记忆中记载了许多奇异体质,他怀疑秋泫雅便是属于其中的一个炽阳体,不过这种体质的拥有者无不是男性,一时间连他也不敢确认。

    “泫雅,我怀疑你可能是拥有一种特殊体质。”陈洛将自己心里的答案说了出来,他还得找元无忌确认一番才敢断定是哪一类,不过能够修炼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只是碍于凡俗灵气含量几近于无,根本无法吸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