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撇下自家儿子,陈父直奔秋泫雅而去,“你是这小兔崽子的?”

    见陈父如此激动,秋泫雅一时说不出话来,发出求救般的眼神,望着一旁看戏的陈洛。

    “爸,他是我女朋友,今天带她来见见你。”

    不忍秋泫雅红着个脸,陈洛还是帮她解围,拉着她坐在茶桌旁。

    “女朋友,女朋友好啊。”听到心中想要的答案,陈父坐了下来,为二人倒了杯茶。

    “你这孩子,也不提前打个招呼回来,这么重要的事也不先和你爸说。”

    递了一杯茶给秋泫雅,陈父揪着陈洛的耳朵进到了房间内,轻声质问道。

    “唉,这不是带给你看了嘛”陈洛耍着嘴皮,一边瞄向了屋外,秋泫雅正抿嘴笑着。

    “这是哪里人啊,家里怎么样啊,有没有正经工作啊,长这么好看的女娃怎么会被你拐走了?”

    天下父母一个样,该唠叨的事还得唠叨,陈洛与他解释了许久,才肯放过,赶忙跑到街上去买食材做饭去。

    “陈洛,你家里只有你父亲吗?”秋泫雅打量着偌大的屋子,却只有陈父一人在这泡茶,看着电视。

    陈洛没和她说过家里的事,她也不太了解具体是什么情况。

    “嗯,走吧,先去拜祭拜祭我母亲。”

    趁着父亲买菜,秋泫雅被陈洛带着来到一处山间,前方的墓碑告诉了她这是什么地方。

    两人相视一笑,跪了下来。

    “妈,这是我女朋友,今天被我带回家了,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希望你能祝我幸福。”

    陈洛额头前的刘海被微风吹拂,郑重的磕了几个头。

    “婆婆你放心,我会将他照顾好的。”

    虽然从未相见,但秋泫雅能从陈洛的身上看出陈母的影子,能教育出如此温柔的儿子,定然也是个温柔的人儿。

    “谢谢。”

    他凝视着身前的可人,从地上缓缓站起,两人给陈母上了柱香,又听了些陈洛叙述的往事。

    秋泫雅在一旁眼眶微红,她还不知道陈洛居然经历过这么多次的生死却从不抱怨。

    天启秘境内的元族影杀者,青族的监察者,太姥山秘境内的生死杀戮,海外交流会的逆天大战,每说一件都好似扎在她的心中,缓缓的抱着陈洛,耳边轻声呢喃着:“你不再是一个人,待到我修为有成,我也可陪你一起杀敌。”

    微风吹拂,衣摆微动,两道身影深深的鞠了一躬,消失在山间。

    陈洛还顺道去了趟陈家祖祠,童杰此刻已经不在是煅体五脉,而是到了七脉的境界。

    王明道在童杰的细心教导之下,已经和当初陈元的修为差不多了,童婷婷也在此地住了下来。

    现在的童杰已经看不透陈洛的修为,就连身旁这位宛若谪仙般的女子,也有着某种可怕的实力。

    “你放心,我会守好陈氏一族的。”童杰给陈洛做了保证,让他不必有后顾之忧。

    二人长聊了一会,谈到当初相见之时,又谈到最后别离之刻,更是连连惊叹。

    想到陈元,陈洛不由心中一揪,若是他还在该多好,但太姥山一役,石清那一刀也算是为他报了仇,他要是看到陈氏如今的辉煌,在天之灵也能安息。

    就在离开之时,童婷婷拉住了陈洛,瞥向门口,见童杰没在,给陈洛报了信。

    “洛哥哥,那些人实在欺人太甚了,这里只靠我爹一人撑着,还是”

    “哼,敢觊觎我陈氏一族的秘境,真是好大的心。”

    陈洛神色一冷,当初是没有时间与那些势力纠缠,如今回来了,正好为陈氏一族树立些威严。

    让秋泫雅先回去,以防父亲担心,陈洛一人朝着目的地疾驰而去。

    从童婷婷的口中得知,那个修仙家族居于邻市,隐匿与山林之间,自号云涛市第一宗祠,族中有一名灵台境强者。

    邻市相隔并不远,以陈洛的速度,仅仅十分钟便抵达了目的地。

    “第一宗祠?”

    陈洛看着眼前的牌匾,冷哼一声,手指划过,整个木匾裂成了两半,从上方掉落。

    “是谁,敢来我们云涛市第一宗祠撒野!”

    听闻外界传来的异动,几位年轻护卫连忙赶了出来,望着地上破碎的牌匾,怒气大生。

    “好大的胆子,竟敢损毁我们的牌匾!”

    明晃晃的刀光就朝着陈洛斩来。

    “好大的口气!”

    陈洛在竹林前挺立,灵台境四层的气势瞬间爆发,那几人还未来得及反应,便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他也不进去,而是在门外以灵气传声,声如雷鸣响彻整座院子。

    “给我出来!”

    “何方道友前来,为何无故以灵御音伤我族人。”

    此刻的大宅院内煅体境者皆已倒地不起,耳鸣不断,神色慌张。

    一位老者走了出来,见门外只是一名年轻人,不由得疑惑,以灵御音起码需要灵台境界的修为,难道这人是某个大派的弟子?只是他们与外界并未交集,为何会来门前叫阵。

    “我姓陈,你可知我来意?”陈洛看了眼老者,只是灵台境一层的修为,嗤笑道。

    一层灵台便敢妄称第一,怕是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陈氏?你是那一族的人?”老者眼睛一缩,近期有所瓜葛的陈氏只有邻市那一族,这年轻人竟是来自那里。

    “就算知道了又如何,你年纪轻轻,日后还有大把时光修炼,若是就此折损在此,那便得不偿失了,秘境自古以来便是有能者得。”

    老者狞笑道,既然陈洛自报家门,那他便无后顾之忧了,那一族修为最高也不过煅体七脉,是个小族,怎么可能会有大派的背景,这位年轻人顶天也不过九脉修为,只是不知御使何法能够灵气御音罢了。

    想到这里,他眼中更是闪现贪婪之色,要知道灵气御音可是群伤之术,就连他现在也无法顺利运用,若是能得到这名年轻人的功法,他的实力说不定还能再进一步。

    “将你灵气御音的功法交出来,老夫或许能留你一命,若是不交,可就不怪我手下无情!”

    看着老者怡然自得的模样,陈洛笑出了声,这怕是在小地方称王称霸久了,已然不知道外界的繁华,需知灵台境的强者,他已不知道杀了多少人,就是灵初境他都斩过!

    见陈洛不为所动,老者脸色一黑,不再多言,手中一柄长刀浮现,表面覆盖着银光,朝陈洛挥去。

    陈洛不屑的看了一眼,并未闪避,四层修为大放,那老者的身形便止步不前,全身不能动弹,只有眼珠在打转。

    “不可能,不可能!”眼神中带着惊恐,冷汗淋漓,望着那一步步走过来的青年,老者第一次刚到慌张,这哪是九脉,这分明已经是比他修为还高许多的强者。

    “怎么不可能,云涛市的井底之蛙!”

    带着不甘,剑势中纵横的剑气突然爆发,道道血花从老者身上贱出,洒落一地。

    “这里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拿出从那位主事者手中缴获的权杖,火海瞬间弥漫整座大院,只是一瞬间,一位有着灵台境的二流势力,就此覆灭。

    “秘境自古有实力这居之,只是你实力还太弱。”

    “震惊,云涛市第一宗祠一夜之间覆灭。”

    “哪位修士干的,竟然能将一个二流势力灭族!”

    云涛市的修真界已经乱了,惶惶不安,生怕下一个覆灭的是自己,探子不断外派,只为寻求源头。

    而此刻的罪魁祸首却坐在餐桌上大快朵颐,身旁美女做伴,好不快乐。

    “爸,我明天得上班,晚上就先走了。”

    陈洛心中还惦记着元无忌传来的消息,星空异变不是小事,稍有差池地球岌岌可危。

    “这才刚回来”陈父叹了一声,现在孩子忙了,连家都不能长住,“还有两个月就是过年了,今年过年能回来吧。”

    去年陈洛便在外地加班,如今多了个女朋友,也能让家里热闹些。

    “能,一定回来。”陈洛不忍拒绝,只能答应,两个月,也不知那场大劫何时将至。

    微信上和林风打了个招呼让他做好准备,和他一同前往长生界,这是他上次去玄天宗便已经答应的事,恰逢秋泫雅的体质觉醒,一同前去让元无忌好好教导才不算埋没。

    “我留给您的那些草药记得每天泡茶喝。”

    临行前,陈洛对着陈父喊道,这次回来已经明显感觉到父亲的身体年轻了许多,白头发已经消失,看起来就是正直壮年的模样。

    “知道了知道了,你都说那么多遍了,跟个老妈子一样。”陈父不耐烦的点点头,朝着二人挥手,“你们两个要好好的,我过年给你们做好吃的。”

    陈洛转头,强忍住眼中的泪水,他还能回来吗?或许能,或许不能。

    “就算你不在了,我也会为你照顾父亲。”秋泫雅愈发感觉陈洛的不对劲,总感觉他像是要远去,这次见面更是能从他的不经意间,琢磨到许多东西。

    “但我不希望你不在,我要你好好的。”

    陈洛拉紧了玉手,这是华夏的大劫,他不想让秋泫雅难过,但他身后不是一个人,还有许多人等待他的守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