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陈洛看着身后的雷霆心如死灰,再以这个速度下去他很快就要被雷劫给追上了,应该抓紧想个办法逃生。

    “对了,我还没运用我的血脉之力,看看或许有没有什么办法!”

    陈洛这时才想起来,他的血脉已经被彻底激活了,刚才只顾着跑,忘记了这一茬,还不知晓自己的血脉到底有什么作用呢,希望不会让他失望。

    全身经脉的血液都在沸腾,在这一刻陈洛只感觉像是被撕裂一般,无数灵力从丹田内抽出,与血液融合在一起。

    “这是!”

    几位逃亡的长老顿在了原地,看着天空中浮现的一道巨大虚影。

    “这是原祖!”

    “原祖虚影!”

    “怎么可能!”

    那道巨大虚影虽然模糊,但身上蕴含的力量让他们都感到颤栗,特别是源自血脉中的羁绊,连他们这些第三步的修士都感觉要跪地臣服,这一切唯有来自原祖的力量才会如此。

    “那个渡劫的小子,不得了啊!”

    原祖是什么,那是混沌一脉最伟大的先祖,纵然现在不知所踪,甚至连修为也无法知晓,但可以肯定的是,必然超越了第四步,甚至到达了传说中的登天境,族内的血脉天赋能幻化出一道原祖气息就已经是上上等的天资了,就连混沌也不过是具化一道手臂罢了,而这渡劫的人,竟然召唤的是完整的虚影。

    这个消息要是被族内其他人知道,那这小子必然危险,甚至被外族知道,冒着送死也会潜入混沌一脉将他击杀。

    几人相视一眼,点了点头,这个消息必须要封锁,这是他们混沌一脉崛起的契机,需知他们混沌一脉虽然也有第四步修者,但在整个浩瀚诸天中不过是一方巨擘,况且还是他们在诸天边缘的原因,若是到了诸天中心,那个名为圣域的地方,就成为了挥手可灭的蝼蚁。

    “这个小子一定要全力保护下来,说不定他能比混沌的成就更高!”

    几人白了这名长老一眼,这还用你说,我们自己看的出来。

    粗大的雷霆似乎感知到了什么,在微微颤抖着,好似在畏惧着一般,汇聚的雷海颜色不断加深,面对着这么个虚影,连天罚都没了底气,想要积蓄。

    “啊!”

    陈洛只感觉体内空虚,灵力干涸,他所有的灵力都被血液融合了,如今仅仅依靠肉身的力量得以清醒。

    望着这道虚影,陈洛感到了一丝亲切,只是又有些朦胧,源自血脉的羁绊,迫切的渴望看穿虚影的真面目,但那虚影除了变凝实了一些外,并无其他变化。

    “嗯?”

    陈洛仿佛感受到虚影的眼神,那道目光如同跨越了时空,朝着他望来,转瞬即逝,但后背却已经被大汗淋湿。

    “轰!”

    雷劫积蓄了许久终于释放,令几名长老都瞠目结舌,这已经堪比他们问鼎渡劫的强度了,怎么会发生在这小子身上,这是不打算让他活了吗!

    “不行,我今日就算是拼死也要保下他!”

    望着渡劫的中心,一名年老的长老攥紧了拳头,他已经寿元无多,这小子注定会成就一番事业,不能如此轻易地陨落,说完身影便直奔天空而去。

    “风老!”

    其余几名长老想阻止,但很快就被风老挣脱,他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前去了。

    “风老,你先休息一阵,这小子,我保!”

    天空中传来一阵阻力,将风老的身形推了回去。

    一道巨大的漩涡在天穹出现,一只巨手朝雷劫中摸来。

    “放肆,我族创造的秘境你竟敢如此不分轻重,伤我族天才!”

    雷劫不退反进,万里之内的天空都已经沦为雷海,纵使是那双巨手也阻挡不了分毫,他是天罚,怎么能这么轻易就退去。

    陈洛咬牙坚持着,全力吸收天地灵力,甚至就连金莲内的空间也在疯狂吸收着,全部都运用在了血脉融合上,那道虚影终于有了动作。

    只是望了一眼!

    就望了一眼!

    怎么可能!

    陈洛内心惊呼着,他能感受到那道目光只是望了雷劫的中心一眼,雷海便顷刻间消散了,这是什么神迹,难道说自己的血脉天赋已经如此之强了吗?

    出声的神秘人也疑惑了,他这趟来白干了?这小子有这么强?那他还来干嘛,寻他开心吗!

    看了眼消散的虚影,陈洛已经从天空中跌落,消耗太大,他能坚持这么久纯粹是之前锻炼的意志够强,否则早就被吸成了空壳,但就算如此,身体上也遭受到了损伤,经脉受到了撕裂。

    不知为何,原本透明的身躯在此刻又回归实体,一道金色的印记浮现在额上,不断发着金光。

    “唰!”

    神秘人眼疾手快,接过了陈洛,瞬移到了地面。

    几名长老纷纷凑了过来,他们要看看这位是哪个主脉亦或是支脉的天才,说不定会与他们相识。

    “你们有见过他吗?”风老疑惑道,他在此混沌一脉活了这么久,竟是从未见过陈洛。

    “我掌管试炼也未见过?他是怎么进来的!”一名长老回答道,混沌一脉唯有通过试炼才能进入血池,这是规定,连他都没见过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要不是能召唤原祖虚影,他们还能感受到陈洛身上浓厚的血脉,都快怀疑这是外族的奸细了。

    “清老,你待会审问下开启阵法执事以及这几日进入血池的人,说不定能得到点消息。”

    神秘人看了怀中的陈洛一眼,又道:“这小子我得先带走了,诸位族老还请封锁消息,今日之事只有我等知晓,任何人包括亲人都不能泄密!”

    虽然这几位是族老,但他依旧放下了狠话,事关混沌一脉的大事,不得不小心些。

    “你这小子,用的来你告诉吗!”风老吹胡子瞪眼,“我待会告诉你家那位,敢如此没大没小!仗着修为高过我等老一辈了不起吗?”

    “要是有人泄密,也休怪我陈风无情!”说完,风老也扫视了一眼,消失在原地,他要赶块去调查点消息,说不定能和这小子攀上点关系就大发了。

    待到诸位长老离去,神秘人才喃喃了几句:“混沌说的那个人,就是你吗?”

    几日之内,族内最近进入血池的都遭到了盘问,最后甚至连一个星期前的都没有放过,一时间人心惶惶,一位是血池内出了什么大事。

    陈不为有些心慌,他不过是带了森林之精进去而已,他对自己那么好,不可能在里面做什么的,可万一都是和我装的,是外族人又怎么办?

    成功开启血脉,回到家,他依旧沉浸在纠结之中,那些长老也找过他,不过那时他不敢确定,甚至有些害怕,族内规定若是放外人进去可是要废除修为赶出出的,他身上还有着父母的期望,他不能说,可要是他不说,族内遭到重创,同样不是他希望看见的。

    父母问他他不说,一个人关在了家里数日,终于鼓足了勇气前往了长老会。

    “你说什么!”

    一名执事望着陈不为跪伏的身躯,一掌之下将木桌拍的稀烂,暴怒的气势席卷了整座大殿。

    “我原本看你憨厚老实,又是出身支脉,还想着给你一点便利,没想到你就是这样回报族内的!”

    那执事越说越气,指着陈不为的手都在颤抖。

    “此次酿成大错,不为愿收族中惩罚。”陈不为抬起了头,眼神中有一股坚毅,一人做事一人当,只要不牵扯到家人他就心满意足了。

    “是你带人进去的?”

    陈风收到了这执事的传信立刻赶了过来,找了这么多天终于是有了消息,怎么能不兴奋,他已经快要飞起来,听说那位还在沉睡,怕是得好几天后才能醒转,此刻正是打好关系的时候。

    “你先出去,不要放任何一人进来,特别是陈清那几个家伙!”撇了执事一眼,陈风把人赶了出去,执事知道他口中的人是谁,能拖一阵就是一阵吧。

    不过对于眼前人还是需要好好盘问一番的,若真是带了异族而不是那小子,一切可就搞大发了。

    “是,他是一名森林之精,在血池试炼的时候有指点过我,他虽是只有意识形态但战力很高······”陈不为把一切老底都给抖了出来,面对长老他不敢隐瞒。

    “哈哈哈,还真是!”

    陈风越听越兴奋,当陈不为说到只有意识的时候他便猜到了,他们之前也无法看穿那小子的身形,甚至直到最后昏迷了才露出身影,能隐瞒过那些执事进入血池,除了他又会有谁呢,不过这森林之精又是什么东西。

    这小子还有这种恶趣味,专门唬人家小孩子也不要用这个乱七八糟的名字吧,那森林里哪来的这东西。

    “弟子酿下大错还请长老责罚不要连累我的家人!”陈不为声泪俱下,泪眼汪汪的看着陈风。

    “罚是肯定要罚的!”陈风佯装震怒的模样让陈不为一时噤声,“就罚你做我的关门弟子吧,跟我走,我们去行个拜师礼。”

    说完陈风就拉起陈不为,想要带他离去。

    陈不为却是一脸懵逼,什么情况,他不是酿下大错了吗?怎么还被长老收为弟子了,难道这世道变了?

    他看向陈风有些迷惑,这长老不会是得了失心疯,修炼走火入魔了吧。

    “清老!风老说不能进去!”

    门外突然传来了执事的声音显得还很急切!

    “他陈风能来,我就不能进去?”陈清大怒,一掌就将大门给劈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