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啊!”

    金碧辉煌的大殿中,一道虚影发出惨叫,令得在场众人掩面。

    “失败了?你敢给我失败了?”

    头戴金冠的男子一拳轰在了那道身影上,瞬间血花四溅,身躯直接炸裂。

    有人忍不住,跪伏在了一旁,望着干瘪的元神,哀求道:“族长!这可是问鼎境界的长老啊!”

    “哼!”

    青族族长冷哼一声,坐在了主位上,任凭下方的人保护着这道元神。

    “耗费了无数人力,就给我得到这个结果?要你们有何用!既然有人求情,那青一长老就暂且留下一命,马上我会亲自出手,这次必定要进去一名问鼎,青二长老,你与青一同脉,就你去了!”

    闻言,下方一名老者瑟瑟发抖,他可是见识到了青一的惨状,若是自己失败了,那又会是什么后果,可想而知。

    见青二久久不做回答,青族族长厉声叱道:

    “怎么?你不愿?”

    “属下愿意!”

    青二见状只能接下,在场众人无一敢为他求情,接过青一的元神,退出了大殿。

    “一群废物!退下吧!”

    大门缓缓关上,大殿内又响起了歌舞升平,与门外四处逃窜的众人形成鲜明的对比。

    “汪!”

    “他么的,你养的是狗是龙啊!怎么变成这样了!”

    元无忌还是一副白袍青年的模样,一脸嫌弃的看着舔着王钦的小黑龙,就差一脚踹过去了,好好的一头西方巨龙,被王钦整成了这副模样。

    “去找你小主人去。”王钦拍了拍小黑龙的头。

    “嗷呜!”

    小黑龙飞到了一处山间,一名半裸的青年洒落着飘逸的长发,盘坐在瀑布之下。

    “小黑?”

    陈洛听到了小黑龙的叫声,哭笑不得,这好好的龙怎么就被教成这样了。

    “一晃一个月都过去,那道屏障好像要破开了。”

    双眸带着火光,瞳孔中倒映着星河,大阵之上的攻击最近愈发平常,也不知他们是不是在准备反攻。

    “你去跟灵凰玩吧,我还得修炼呢。”

    亲昵的亲了一口小黑龙,将它赶到了旁边的灵池中。

    灵凰瞬间发出一声嘶鸣,火光与水花碰撞,发出一声巨响。

    “安静!”

    一股强大的波动瞬间笼罩了两个争斗的妖兽。

    “再打下去就把你们两个拿去炖汤!”

    瞪了它们一眼,陈洛放开了威压,两头妖兽在陈洛的面前装作一副友好的模样,玩了起来。

    陈洛也不理会这两个真心还是假意,和王钦那老道士呆久了,纯真的心都变得乌漆嘛黑了。

    “九星连体诀,我感觉我快到第二重了。”

    回到池边,陈洛对准山壁一拳砸下,山摇地动,不断有山石滑动,滚落而下。

    他上个月重伤而归,剑体都已经承受不住这种程度的伤势,幸亏之前得到了三滴灵气液,被元无忌拿来滋补他的身体了。

    只是凭借剑体本身,他根本无法动用自身的血脉,便找了一门炼体决修炼。

    九星炼体决,钩动日月星辰淬炼。

    据元无忌说这是本天阶初级的功法,但是残缺了,如今只剩下了两重,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还是够用的。

    第一重便可媲美灵初境了,第二重巅峰,对上的便是炼神境。

    那为老不尊的家伙,贪了他两滴灵气液才为他打造了这处修炼之地。

    据说是修炼至第二重巅峰可搬山河,这处灵山便是拿来试手的。

    但他明明感觉自己已经达到了第二重中期,却只能在山上留下或大或小的孔洞,甚至连山都无法击穿。

    “这老家伙不会又坑我了吧?”

    摸着下巴,陈洛疑惑的看着那道小型孔洞,“要不然拿小黑龙来试试水?”

    小黑龙承了灵气液的福,也突破到了元神境,又是妖兽,皮糙肉厚的,应该能扛得住。

    “就这样!”

    陈洛兴冲冲的跑到了灵池旁,灵凰和小黑龙不敢动用灵力,只能用肉搏来打斗,一见到陈洛,顿时两个人愣在了原地,很快又亲昵的舔了舔对方。

    “我们很相爱,你别炖我们。”

    破空之音顺发,陈洛一拳打在了小黑龙身上,只见小黑龙直接飞了出去。

    “飞这么远?”陈洛看了看,已经找不到它的身影了,转头看向了瑟瑟发抖的灵凰。

    “你肉身比小黑龙强吗?”

    陈洛细声问道,就像是哄骗小红帽的大灰狼。

    灵凰骄傲的点了点头,很快一声悲鸣响彻云霄,灵凰也飞远了。

    摸了摸自己的拳头,他还没用全力,毕竟这两个妖兽是自己的,但未用全力的一击能将二者击飞数千米,威力着实强悍,要知道这两个妖兽一个是龙,一个是凰,纵使血脉不存,但在同阶中也算极为强大的存在。

    “他么的,我就知道那老家伙在骗我。”

    “啊欠!”

    元无忌弹去了白袍上的灰尘,突然打了个喷嚏。

    “这小子又皮痒了?”

    天空中两道黑影瞬间坠落,尘土漫天。

    “春生,夏雷,秋衰,冬灭。”

    陈洛不运用灵力,施展着四季剑法的剑招。

    “师尊说以我如今的实力,或许可以试试秋衰,但万不得已之下,不得使用冬灭。”

    元无忌前几日亲自为他演练了一次,威力骇人,但消耗着实也不小,所幸他有两个丹田,也多了一重保障。

    “师弟!”

    “?你怎么又来了?”

    陈洛无奈的看向飞来的石子轩,头疼欲裂,他苏醒的这一个月内,三天两头就能看到这位师兄的身影。

    每次美名其曰说对招,却在到处使坏,一个灵初境巅峰跟一个元神境的,对个屁啊,50多岁了,还跟个小孩一样。

    “来练练?”石子轩掏出了一柄软剑,冲着陈洛挑眉。

    “不了,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日子!嫂子都不拉着你点!”

    陈洛白了一眼石子轩,瞬间消失在原地,原本还想再练练的,瞬间也没了兴致。

    “今天什么日子?”石子轩摸了摸头,他最近除了听从元无忌的吩咐,试探师弟的实力,呸,练剑之外,好像许久都没回去了。

    “算了,今天就放过他。”笑着的看了眼落荒而逃的陈洛,这个师弟怕是嫌我烦了。

    “师尊,今天我回趟家!”

    陈洛回到了竹屋,望了眼楚楚可怜的两兽,向着白袍青年说道。

    “可,好歹今天也是除夕,准假。”元无忌刚教训完了两头妖兽,躺在摇椅上挥了挥手。

    “王钦这死老头也不懂跑哪乐去了,我是不是也该出去玩玩?”元无忌心中想着,也消失在了竹屋前。

    “小黑,你等会变成小狗,别被我爸发现了。”

    陈洛拍了拍小黑龙的头,一人一兽就这样在空中快速前进。

    时间一晃,距离他刚刚踏入修真已经6个月了,或许对于元无忌来说只是一瞬的事,但在他这个只有20年的经历来说却也算是漫长。

    “汪汪!”

    瞬息千里,陈洛带着小黑龙很快就到达了家门口。

    小黑龙吼了几声,似乎想要让里面的人开门。

    “小洛回来了?”一名与陈父同龄的邻居见壮给陈洛打了个招呼,“你爸出去买东西了,过会应该就会回来,你先来我这坐坐吧。”

    “好嘞,王叔除夕快乐啊!”陈洛也不拒绝,这些邻居对他都挺好的,特别是王叔,成天就和老爸都来都去,冤家一样。

    “长平没回来?”抿了一杯茶,陈洛打量着屋子,说起来,他也有几年没回家了,王叔的装潢都变了样,添了几分富贵气。

    “回来了,说是有领导应酬,开车出去了,晚上应该能回来。”王叔一提到自己儿子,瞬间来了兴致,夸夸其谈了起来。

    他与王长平其实就像陈父和王叔一般,看不对眼,针锋相对的,但王叔对自己好,陈父对王长平好,后来都大了,渐渐也没了联系。

    “对了,小洛啊,长平向我打听个事啊,你别生气。”

    聊了许久,王叔似乎意识到有事要说。

    “没事,王叔你说。”

    “长平想问你给你父亲的那些茶叶从哪来的,能不能转手买一点给他。”

    “暴露了?”陈洛微微疑惑,王长平怎么知道自己父亲茶叶的异常的?

    “可能是父亲想要充面子,给他泡了几杯。”

    陈父可能还真会如此,陈洛也没多想,“这是一个朋友给我的,我就那么多了。”

    这种东西说的简单归简单,如今的他自然可以轻易获得,但灵草毕竟是灵草,普通人不便过多接触,特别是王长平是生意人,问自己估计是看中了其中的价值,还是先拒绝的好,明天带点给王叔等邻居就是了。

    “多年没见了,陈洛你还是老样子。”

    闻言,陈洛微微皱眉,看向了门外,一名头戴金链条,大腹便便的青年走了进来。

    “你们聊,我去叫你王婶做饭去,小洛,你父亲没回来就在我们家吃了!”

    陈洛刚想拒绝就被王叔压在了沙发上,顺带还抓了点瓜子让他啃。

    王叔似乎明白自己儿子想要说些什么,瞪了一眼王长平,走到了厨房内。

    “你倒是变了许多。”陈洛微微一叹,岁月不留情啊,怎么感觉现在长残了,怎么搞的活脱脱一副暴发户的模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