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听陈叔说你最近赚了大钱?”王长平抽了根雪茄,眉头一挑,“是做这个生意吗?”

    抽了知道他说的是什么,灵草拿来卖?或许还真能赚许多钱,但能引起恐慌。

    “没,在一个公司打零工罢了,那东西也是一个朋友送的,没剩多少了。”陈洛笑了笑,起身准备回家,道不同不相为谋,太久未曾相见,曾经的死党如今也不再熟悉。

    见陈洛要走,王长平笑出了声,“也是,自己能赚钱的东西怎么会给自己的朋友。”

    “走吧,滚得越远越好,我家也不欢迎你这自私自利的人,就这样吧。”

    听着刺耳的话,陈洛微微皱眉,他有些生气,但又不想与普通人起争执,双脚踏出了大厅,轻轻一跃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呵呵!”

    一声阴笑外加着一阵玻璃破碎之音回荡在大厅中,“陈洛,你很好!”

    “这是怎么回事?”

    陈洛惊愕,自己的家居然变成了一副垃圾堆的模样,掏出手机给父亲打了个电话,这是进贼了吗?

    听到父亲的声音,陈洛微微舒心了一会,人没事就好。

    “爸,你在哪呢?我到家了。”

    “你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今年不回来了呢,长平刚刚叫我出去买点东西和他家一起过年呢,你回来了那我也赶块回去吧,钥匙在你王叔家里,你去拿吧。”

    随意聊了几句,陈洛笑着挂了电话,现在看来,王叔喊他去他家坐着也是故意的?明明有钥匙却不给自己?

    为的什么?他儿子王长平?

    陈洛笑了,他从回家起脸上的笑容就没停过。

    “挺好的,这样那就不要往来好了,所有的都来针对我一人就行,你想赚钱?我就让你看看有钱人的模样。”陈洛喃喃了几句,看向了小黑龙,此刻的它正舔着陈洛的裤脚,刚刚的情况真的吓到它了,它还从未见过陈洛如此模样。

    “让我想想,该怎么装一装。”

    陈洛摸着下巴,他好像从来都没装过啥有钱人,随手打了个电话:

    “喂,罗涛吗?我想问问我在你那当客卿有啥钱吗?”

    “钱?”

    电话那头的罗涛愣了一会,还以为陈洛挂过来有啥事呢,笑道:

    “钱有的,一年一千万,不二价怎么,你现在缺钱?卡号发我,我转过去。”

    “不二价?我怎么感觉我像是被卖了一样?”陈洛又开始骂那个老大不小的玩意,不过转念一想一年一千万,好像也值这个价。

    要是被罗涛听到估计得笑死,一位元神境的修士来帮忙,哪一次不是天价,上亿都有得说,何况一年才一千万,值得不能再值了。

    “没有,我就是想装装逼,卡号发给你,你帮我支点招,我是个老实人。”

    “装逼?”

    罗涛懵逼了,你一个大修士随便飞个天不就装逼了吗,跑我这来问个啥,难道是要对付普通人?

    “你等着啊,我这有个滑头,刚好在华南,我让他去找你。”

    说着说着,陈洛便挂断了电话,一头的罗涛哭笑不得,他差点忘了这小子才20岁,过完年,21了?

    摇了摇头,给普通人装逼,那个滑头估计有很多鬼点子,“小华?”

    “首长,啥事啊!”

    “你去华南这个地方,找个叫陈洛的人,他说什么你就做什么,但是千万别惹他,他修为比我都高,你小心点,最好事事让他满意。”

    “好嘞,我这就去。”

    “啧,不想装逼的修士不是好修士。”

    陈洛哼着小曲,把大门打开,正好迎上陈父,手里大包小包的买着东西。

    “你没拿到钥匙?”

    陈父有点奇怪,刚去找王安问来着,结果钥匙还在他那,怎么转眼间陈洛就从里面出来了。

    “没,我······”

    诶嘿?我总不能说我飞进来的吧,陈洛顿时支吾了几声。

    “算了算了,这把钥匙给你,进去帮我做点事。”

    陈父也没多想,这小子鬼点子太多了,顺手丢了一把钥匙给他,上次走得匆忙,陈父都没来及给。

    “混小子,你把家里搞成这样?”

    转身进屋,陈父却看见家里乱糟糟的,甚至连衣服都被翻了个底朝天,一巴掌就拍在陈洛的脑门上。

    “怎么可能,进贼了。”

    “不是,你小子的头怎么这么硬?”

    陈父吃痛一声,看着笑嘻嘻的陈洛一阵无言,“进贼了?咋们家又没啥好东西,哪个不长眼的贼来偷?”

    虽说这,陈父却赶忙放下左右袋子,冲到了房间内。

    “这炼体练的,被别人打都不疼。”

    陈洛摸了摸头,这还是他已经降低境界的缘故,否则陈父那一巴掌可能会把自己手骨给拍断。

    “有少什么东西吗?”

    提着袋子,陈洛走到了厨房,向房间内问道。

    “少是没少,但你给的茶叶没了就是了。”

    望着满脸惆怅的父亲,陈洛笑了笑:

    “不过是一点茶叶罢了,我这还有,都拿去吧,顺便送点给王叔他们。”

    说着手中凭空出现了七八罐茶叶,这是他早就准备好的,过年了总得带点礼物回家,免得落面子。

    刚递给陈父的手中,陈洛面色微微僵硬,他好像忘记了什么。

    “你?突然变出来的?”

    陈父满脸的问号,啥情况,变魔术?

    “啊,这,对,我学了点魔术。”

    陈洛讪讪一笑,赶忙退出了厨房,和那些修士打交道打习惯了,一下子改不过来。

    “请问,陈洛首长在吗?”

    “来了?这么快?”

    不得不说罗涛的效率还挺高,陈洛还挺满意的,走到了门口,一名极为年轻的青年站在门前,好奇的张望着。

    “首长好!”

    见到陈洛,青年立马行了个军礼,他的军衔低,这是正常操作。

    “行了行了!”

    陈洛不在乎这些,立马拉着青年到了房间。

    “你?”

    “我叫黄宇,首长你叫我小黄就好。”

    黄宇笑嘻嘻的答道,原以为这位大修士是个年岁不小之人,现在看上去却是比自己还年轻,这难道就是天赋吗?

    “噢,黄宇,你应该知道来的目的吧。”

    陈洛点了点头,问道。

    “知道,不就是装逼嘛,我这里有三套流程,您看看要哪一套。”

    黄宇从身后的背包里抽出一台笔记本,打开就要给陈洛放出来。

    “装逼还能这么正式?”陈洛微微一愣,我还真是个老实人,居然有这么多花样。

    “不用这么复杂,你帮我打消我邻居那个傻逼念头就行。

    他想要我给我父亲的灵草,现在还跑到我家来搜查,你说怎么搞才能让他断了这个念想。”

    微微迟疑了一下,陈洛又道:

    “我们修士还是不好暴露的,我这还有一千多万,你看看怎么发挥?”

    “这首长你可问对人了,我有办法,你等着吧。”

    黄宇微微一笑,将电脑装回了包里,

    “您给我个联系方式,我明天联系您,等着就行,包你满意。”

    陈洛看他信心满满的样子,只希望罗涛没给错人,掏出一枚丹药交到黄宇手上。

    “也不能让你白忙活,这枚元神丹是我之前得到的,你现在煅体五脉,每日泡水喝下,到达煅体高阶不是问题。”

    “这,首长不合适吧。”

    黄宇很想拿到,但还是拒绝,“没有这个,我也能包您满意的。”

    “让你拿着就拿着,罗涛都不敢管我,你还怕他?”

    陈洛看出黄宇心中的小九九,硬塞到他的手中。

    “这东西现在对我用处不大,给你们需要的人也比在我手中好些,我这还有点,待到任务结束你就都拿去给罗涛吧。

    你的那些战友估计也需要,收下就行。”

    说完,一道玉瓶出现在陈洛手中,也一同递给了黄宇。

    “多谢首长,那我就先去布置了。”

    黄宇感激的看了一眼,退出了房间,他这次必定要把任务完成得好!

    待到黄宇走远,陈洛提了提脚边的黑龙,

    “小黑,你去跟着他,要是他把那玉瓶私吞了,直接杀了。”

    防人之心不可无,特别是这么多枚元神丹,更是一笔不小的财富,这黄宇看上去是没多大问题,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小黑龙呜呜的应了一声,瞬间消失在了房间内。

    夜幕降临,陈洛与陈父对立而坐,饮了杯小酒。

    “儿子,说实话,你现在在做什么?”

    陈父酒劲上头面色微红,他手机又传来了消息,到账100万,说实话,他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这小子辞去工作才半年,哪来的那么多钱。

    “今天还有个穿军装的小伙喊你首长?”

    陈洛无奈,这么大的人了还来偷窥,那时候的你不应该在厨房做饭吗?

    沉默了许久,陈洛也不发声,实在是不太好说,难道直接告诉父亲自己现在在修炼?

    “父亲,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仙人吗?”

    “仙人?或许有吧,或许也没有,这世界稀奇古怪的东西太多了,科学也发达了,神仙之说或许也淘汰了。”

    陈洛点了点头,陈父这点看得倒是透彻,“您最近有没有感觉身体有些变化?”

    “这个倒是有,突然感觉年轻了许多,干活力气大的也用不完,问这些干啥,你还没回答你父亲的问题呢。”

    陈父思虑了片刻,难道自己这是要成仙了?不对不对,尽被这小子影响了,答非所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