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您先别怕,待会给你解释。”

    陈洛先安抚了下陈父,毕竟他接下来要做的事可能会比较骇人,当然仅是对普通人而言。

    陈父被搞的有些没了头绪,这小子又在说什么鬼话,可下一秒,他却是愣住了,只见陈洛的双瞳隐隐有火光闪烁,在这道目光下,他好像无所遁形,一切秘密都暴露一般。

    “不应该啊,这血脉怎么这么稀薄?”

    陈洛在为陈父查看他的血脉,他这次回来本就有着这个打算,他从上古归来,血脉觉醒,按理来说同族的人多多少少都会受到一些影响,怎么父亲好像没有变化一般,稀薄得都快没了。

    “难道是枷锁的原因?”

    想了片刻,陈洛似乎有些明白了,他在上古血池就有这种感觉,,好似之前背负着一座大山一般,觉醒之后全身都轻松了许多,有可能他这一脉都是这样。

    “可现在也没有血池啊!”

    “我的血有用吗?”

    陈洛想着,龙泉剑出现在手上,顺手往手腕划了一剑,金色的血液瞬间流出。

    陈父见状,连忙想上前捂住,但却被陈洛定在了原地。

    “爸,你先让我试试。”

    陈洛也不直视陈父的目光,特意转到了身后,鲜血从头流下,浇灌了陈父一身。

    洞若观火依旧在运转着,在陈洛的眼里,陈父的体内好似有道枷锁正在颤抖,身上的气机时而强大时而弱小。

    “你这混小子,你要干嘛!要我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陈父大骂着,他自己也感觉到身体的变化,但这是在用儿子的血啊,他宁可不要!

    “爸,没事,我等修仙之人,这点血不算什么。”

    陈洛的脸色有些苍白,但嘴上还是带着笑容,这样下去,枷锁破开不远了。

    “封!”

    此刻的陈洛带着一丝疲惫,血已经流了一炷香的时间了,就算是修者也抵挡不住,得亏他境界高,换做灵初境怕是早已死的不能再死了。

    “淡黄色?”

    陈洛微微迟疑了一下,这样的血脉好像不是很纯,但也还算凑合,按部就班应该也能修炼到灵初,若是灵气复苏,说不定第三步也有望,这就是血脉的独到之处。

    “解!”

    陈父从僵硬的状态下恢复了过来,一巴掌就拍在了陈洛的脸上,“你,你,逆······”

    说了半天,陈父也没想到下句话该说什么,打也不是,骂也不是,现在还是除夕夜,独自坐在了一边,一杯一杯的饮着白酒。

    “他么的,现在喝白酒都没味。”

    看着骂骂咧咧的陈父,陈洛从地上爬起,笑嘻嘻的递上了一个葫芦,“和这个,这个是灵酒。”

    陈父瞪了陈洛一眼,接过葫芦,给两人倒了一杯。

    “你说你现在在干嘛?该做的都做了,现在答案也该告诉我了吧。”

    叹了一声,陈父看向陈洛,脸色苍白之下让他愈发心疼。

    “我现在,应该算个道士?”

    陈洛打趣道:

    “这部功法给您,您先照着这个修炼,活个千百来岁不是个问题。”

    说着,陈洛手中变出了一枚戒指,递给了陈父,

    “修炼功法在这里面,你念头动一下就能进去,这就是小说里面那种须弥芥子。”

    陈父看着雕刻着古朴花纹的青戒,勾出了好奇心,灵识探了进去,一枚玉简出现在他的手中,顺带着还有一个玉瓶。

    “这玉瓶里面装的是煅体丹,修士第一步是煅体,灵台,灵初三境······”

    陈洛也过了一把元无忌的瘾,充当了一次师尊,细细的为陈父讲解着。

    “修道,长生,活那么久做什么。

    你修道会像那些小说里写的那样吗?有很多危险?”

    陈父皱了皱眉头,他也是看过挺多小说的人,通常小时候陈洛看的全被他没收了,自己一个人上厕所的时候看,小说里面描绘的那般危险,现实中是不是也一样?

    想到这里,有些担忧的看着陈洛,这可是他唯一的独苗,还不如稳稳当当的当一个普通人,岂不快哉。

    “修士与天斗,本就逆天而行,何谈危险?如今地球确实也不太平,你儿子我好歹也是当代顶尖修士,自是要担负点责任。”

    此时的陈洛倒是没了最初的担忧,这几个月下来,他确实懂得了很多,他作为现今地球的顶端人物,若是都不站出来保护身后的人,又有谁会站出来?

    “唉,算了算了,那你那天带来的那个女朋友,她?”

    陈父突然想到秋泫雅,也问了出来,若只是普通人,那就别辜负人家,一个能活那么久的老儿子,耽搁人家大好青春。

    “哈哈,这个您别担心,他也是,他的天赋根骨比你好多了,你也就占了个血脉的先机。”

    陈洛眨了眨眼,也不知道秋泫雅现在是何境界了,一个月前便是灵台境了,一个月应该也能突破个几层,就不知是哪类灵台。

    “咚!”

    墙上的电视上传来新年的钟声,零点整。

    街道上熙熙攘攘的响起了鞭炮声,小镇上又拥有了儿时的年味。

    “陈叔!陈叔!”

    屋外传来了急切的敲门声,一听便知道是王长平的声音。

    “长平来了,你去开门吧,估计是来拜年的。”陈父顺手收走了那葫芦,将白酒摆在了桌上。

    “那个,爸你记着啊,不能在普通人面前展露咱们的东西,否则会有人来的。”陈洛幽幽的说了一句,似乎在恐吓陈父一般,令陈父连忙点头。

    “王长平,他来干嘛?”

    心里纳闷,陈洛还是开了大门,王长平提着一大堆补品走了进来,也不理会陈洛,直奔厨房而去。

    “这人。”

    陈洛啧了几声,明天让你好看,他倒要看看现在王长平来要干啥,这些补品都不值什么钱,也就哄骗哄骗陈父这个单纯的老年人,按他现在的身价,大几千的居然一件没买,净想着空手套白狼呢。

    “陈叔,新年快乐啊!”

    王长平朝陈父拜了拜,将礼品递给了陈父。

    “你说你,拜年就拜年,那这么多东西干嘛!不合适。”陈父还是头一次见这么多东西,连忙想着拒绝,但却是拗不过王长平。

    “收着吧,都是些不值钱的玩意。”

    果然如此,陈洛心里直翻白眼,这老年人还真好骗。

    “怎么说话呢!”

    陈父眼神犀利,瞪得陈洛低下了头,

    “来,陈叔这罐茶叶给你,就当做是你的新年礼物了,你拿去和你爸一起泡来喝,对身体好。”

    陈父从身后的柜子里掏出了一罐陈洛先前给的茶叶,递给了王长平。

    “这怎么合适呢?”

    王长平嘴上说着,但却是接了过来,眼神还一直瞄向柜子的方向,“好家伙,我今天派人来搜了半天,没想到还有六七罐,这就是你陈洛说的朋友送的?”

    “对了,陈叔你之前不是一直想让陈洛接触一些人吗?正好明天有个大人物要来,要不要让陈洛去试试?”

    “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要给我个下马威?”

    陈洛摸着下巴,他还就在等王长平说出来,没安好心的家伙。

    “这,不太合适吧,他可能也没资格去。”

    陈父看着一旁偷笑的陈洛,摆了摆手想拒绝,之前虽然有这个想法,但现在陈洛是什么人,修仙之人,还接触这些人干什么。

    王长平还以为陈父是在故作拒绝,连忙道:“不麻烦不麻烦,我和陈洛从小玩到大,该帮的还是要帮的,是吧,陈洛?”

    说着,还特意征求了陈洛的意见。

    “啊,我没事,明天啥时候,吱一声就行。”陈洛双手插着裤袋,点了点头。

    “您看,陈洛都没意见,那就这样定了啊,我先回去了。”

    王长平拿着那罐茶叶,挑衅的看了一眼陈洛,走了出去。

    “这,你去好吗?”

    陈父疑惑的看了一眼陈洛,这小子今天怎么感觉不一样了,这王长平也是,都问了多少年了,现在突然说有机会,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您就放心吧,你儿子厉害着呢。”

    陈洛笑着整理餐桌,

    “对了,你那几罐茶叶收到我给你的那戒指里面,免得又被偷了。”

    陈父点了点头,他现在对这戒指还有点爱不释手,他还是头一次接触这么稀奇的玩意,可惜了不能给王安显摆,否则非要看看他那副吃瘪的模样。

    “你。”

    陈父顿了顿,又说道:

    “你们俩从小一起长大的,要是出了什么事,留个情面,毕竟都是邻居。”

    嗤笑了一声,将餐桌整理干净,

    “他若是不招惹我,那也就算了,他要打我脸,那我也不会留情,你也不用担心什么,他做了他就得担着,我们都不是小孩了。”

    “唉。”

    陈父叹了一声,他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虽然猜到了一些,但正如陈洛所说的,都已经是成年人了,有些事情,做了就得承担。

    “得,你休息去吧,我也去了,明天还得去参加他那什么会呢,你晚上顺便看看我给你的那门法诀,正好能练练。”

    陈洛应了一声,踏进了自己的房间。

    “要我好看?”

    笑了一声,陈洛摇了摇头,盘坐在了床上,身旁灵力缓缓释放,为陈父的修炼做些准备工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