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程知远这种人,不亲自把他挫骨扬灰,最好别信他已经死了。

    孟怀谨一直在找程知远。

    程知远原本要利用阿古拉,阿古拉却摆脱了陶不言的控制,如今连阿古拉都死了,程知远还能利用谁?

    程知远不姓萧,要指挥毓章太子的旧部名不正言不顺,必须得找个皇家血脉投靠投靠萧云庭是不可能的,程知远根本蛊惑不了萧云庭,可能反过来要被萧云庭骗了,程知远精于算计,萧云庭不遑多让,这两人都不可能合作。

    今日的情况,不是萧云庭主导的,但萧云庭肯定知道,萧云庭未必是坏人,但也从来不算好人。

    孟怀谨顾不着和萧云庭生气,程知远既然还敢跳出来,他必须抓住机会把程知远除掉!

    孟怀谨话音刚落,那笑声戛然而止,浓雾中射出许多箭矢,威力之大,足以将一团团雾气搅乱。

    孟怀谨手中软剑好似有眼睛,挽起剑花织起一道防护网,将箭矢削断打落,没有一支箭能射中孟怀谨。

    偶有漏网之鱼也会被俞显击落,并不能射中程卿。

    箭矢本就是冲着孟怀谨而来,在程知远眼中,程卿的性命并不如孟怀谨值钱。

    揭开孟怀谨混淆皇室血脉的阴谋?

    那才是蠢货!

    这不过是程知远自己的猜测,能用来蛊惑原本就有野心的萧家人,却找不到确切证据,孟怀谨的血统已经受到过先帝的承认,宗室承认,甚至全天下都承认,任何人想推翻这一事实都千难万难,还不如把孟怀谨直接杀了来得快,反正孟怀谨至今没有大婚,膝下无子,他死了之后还要从皇室中找人继位!

    大魏刚刚打退蛮人,局势初稳,不适合立个少不更事的小皇帝,和孟怀谨同辈的“兄弟们”是最好选择。

    大皇子造反死了,湘王不堪大用,鲁王是被拔了牙的毒蛇,四皇子有污点,只剩个蜀王最适合

    极短的时间内,程卿已经想明白孟怀谨被刺杀的原因。

    这些人真能忍!

    只怕师兄还未离开京城,他们就在谋划。

    一直忍到师兄到达平凉祭奠完殉国的军士和被杀的百姓,在最疲惫最松懈之时发动刺杀。

    既如此,他们悍然一击,肯定不会让师兄活着,姜府旧址倒真成了杀机重重的鬼蜮。

    “俞显,你去帮师兄!”

    程卿说着抱头蹲下,躲避零散的箭矢。

    雾气阻隔的不止是程卿三人的视线,对方也看不清他们三人的位置,射来的箭矢并无准头。

    俞显还没说话,孟怀谨已飞掠离地。

    “你们不要管我,顾好自己!”

    大魏的历任皇帝,有弓马娴熟的,也有文质彬彬的,孟怀谨大概是其中武艺最高超的一位,艺高人胆大,他没有被动挨打,竟主动迎敌去了!

    俞显抓着程卿的手臂,把她从地上拽起来,朝相反的方向退去。

    “师”

    “嘘!”

    俞显压低声音,“你当陛下就真的全无戒备之心?”

    那么多大内高手,忽然集体当起了死人,怎么可能!

    孟怀谨这是要用自己为饵把敌人引诱出来,这一次,决不能放跑“章先生”。

    程卿被俞显抓着胳膊,一路上与两个杀手相遇,都被俞显给反杀了。这浓雾有古怪,俞显连杀两人,觉得手臂无力,几乎连刀都不能握住,反倒是程卿,虽然跑得气喘吁吁,却犹有余力。

    怎么可能?

    俞显舌下还压着避毒的丸药呢!

    程卿却觉自己并无中毒迹象,她故意说自己跑不动了,佯装摔倒在地,俞显一怔之后立刻配合。

    俩人就凭着这钓鱼手段,又除掉了几个杀手。

    不知过了多久,浓雾中心传出几声惨叫。

    一个人影朝这边而来,手上的剑尖在淌血。

    “师兄。”

    是孟怀谨!

    孟怀谨脚下踉跄,被程卿扶住,这次俞显不是假装的了,他真的在拼杀中耗尽了力气,程卿一手搀一个都扶不住,不知如何选择,干脆让两人都坐在地上休息。

    “这毒雾,是陶不言改进了师门留下的毒方配置而成,从未使用过,不管你们用什么避毒方式,都会中毒,此毒叫一炷香。”

    一炷香,顾名思义,再厉害的人都只能在毒雾中撑一炷香时间。

    雾中笑声又起,程知远笑着笑着又咳起来。

    承平十二年春天,他在帝陵受伤,被骆竣带人一路追杀,不得不跳入寒冰刺骨的运河中逃命。

    虽然侥幸捡回一条命,却落下了病根,一到冬天就会咳,用了许多止咳平喘的药都没有效果!

    程知远掐着时间,足足等了快两炷香时间,才慢慢走出来。

    他可以不现身的,但他忍不住要亲眼看这些人死去。

    程卿一开始确定不了程知远的位置,等程知远慢慢现身,她不禁屏住了呼吸。

    她确信自己没有中毒。

    或许和黎老头师门的那对毒虫有关。

    “你、你不会杀我的,你还需要我”

    程卿刻意气喘吁吁,一句话要分几段说,迎来程知远的嗤笑:

    “你这孽障,我留你性命何用!你以为还能拿自己的性命要挟我?”

    这种亏,程知远以前既吃过,就不肯再吃。

    他已经准备好了另一个“程卿”,眼前这个孽女一死,假程卿就会顶替她身份,皇位先由蜀王保管,待日后还要回到他手中!

    程知远想到这些就极为畅快。

    程卿凄声道:“阿爹,您真的要杀我么?”

    程知远的笑声更大。

    这时候求饶,已经晚了呀。

    近了,更近了。

    程知远在三丈开外站定,还是不放心孟怀谨和俞显。

    雾气在散去,程卿终于看清了那张蜡黄又面无表情的脸,确认了是程知远的身型,连走路的姿势都对得上,她再无迟疑,扣动了袖中的机关。

    自从孟怀谨送给她后,程卿很少离身的袖弩,唯有一支弩箭是有毒的,还是见血封喉的剧毒。程卿毫不犹豫将这支弩箭送给了程知远,怕程知远身上穿有护甲,程卿特意瞄准了程知远的面门射击。

    这两年,她的箭术已大有精进,只是从来不在人前显露。

    她就是为了这一天,就是在等这一天,上次在帝陵中错过的机会,程卿可不想再留下任何遗憾!

    程知远倒下时,眼神中都是错愕,显然不明白程卿怎么没被毒雾放倒。

    程卿站起来,走到他面前,把毒弩又往程知远脸颊踩得更深些。

    “你是不是奇怪我为什么没中毒?我猜,这还要感谢你,如果不是你一直在我身上下毒,我现在也不会拥有这样的体质。”

    程知远想开口说话,一张嘴却吐出了黑血。

    程卿声音冷凝:

    “我曾想让你活着,像老鼠一样躲在暗处,看看我能走到哪一步,现在想想倒也不必,你肯定也没少打听秦安县的事,秦安现在的样子,就是以后的大魏!历史不会记住你的功劳,却会记得我的功劳,不过到底是便宜你了,将来我被载入史书,你也会得两句记录也就仅限于此了!”

    程知远有太多的不甘和报复,无奈毒弩是见血封喉,他吐出了几口黑血,彻底没了气息。

    程卿怕他死不透,捡起俞显的佩刀,将程知远的头颅砍下!

    这人死透了,再也不会跳出来作妖了。

    俞显躺在地上喘气,只觉自己的脖子也隐隐作痛。

    可能女扮男装久了,程卿真的没有半点女子的娇弱,以后他可不敢惹程卿生气。

    “小郎,你来。”

    孟怀谨的声音,让程卿脱离了那种愤怒状态,她丢下刀,后知后觉发现自己身体在抖,双手发颤。

    她居然亲手杀了程知远?

    一点都不后悔!

    现在身体的异样,是肾上腺激素在作怪。

    等程卿蹲下来,孟怀谨忍不住抬手摸了摸她额头,“没事了,都过去了。”

    孟怀谨的确是受了毒烟影响,却没有程知远所想那么严重,孟怀谨是有余力杀程知远的,但程卿显然想自己动手。

    孟怀谨在心中叹气,这就是程卿的梦魇,由程卿亲手拔除也好!

    “师兄,萧云庭不见了,还有程知远背后的人”

    只安排刺杀显然不对劲。

    得有人收尾啊!

    平凉城外。

    蜀王率兵来救驾,直言邺王萧云庭伏击了皇帝。

    平凉驻扎着俞显的军队和萧云庭的西北军,怎会轻易放蜀王进城?

    三方正僵持着,一道剑光从城墙上飞扑而下,恍如天外之仙,竟用剑将蜀王当场捅了个对穿!

    蜀王摔下马生死不知,刺客立于原地,半张脸上疤痕累累,好像从阎王殿逃到阳间的厉鬼。

    萧云庭敲了许久热闹,此时方慢悠悠上了城楼,对着已然看傻的众人笑道:

    “哎呀,这不是陛下身边的近卫,曾刺杀阿古拉的大英雄刑纲么,你怎么把蜀王殿下给杀了?是不是陛下吩咐你做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