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天色刚暗,蜀王说自己是奉秘旨来救驾,率领兵马出现在平凉城外。

    此事还没被证实,忽然就被人当众刺杀!

    蜀王摔下马生死不知,邺王萧云庭忽然跳出来指证,说刺杀蜀王的人是皇帝身边的近卫,质问凶手为何要杀蜀王西北的官员都还是懵逼的,甚至连蜀王自己带来的人都没反应过来。

    刑纲抬头看了萧云庭一眼,城墙之上,这位邺王像山鬼一样惑人心神。

    他的直觉没错,邺王果然不是什么好人。

    好话歹话都被邺王一个人给说尽了。

    刑纲想说不是什么陛下让他杀蜀王,可他还没开口,城内有马蹄声传来,玻璃灯罩的灯笼挂在马头前被风吹得晃来晃去,蜡烛不熄,灯罩也坏不了。

    这是秦安知县程卿献上的贡品。

    孟怀谨现身了!

    孟怀谨身后跟着程卿和俞显。

    孟怀谨浑身还提不起力气来,但在一众官员面前半点都没有狼狈,他身后的程卿和俞显也都全须全尾。

    这三人竟全身而退了。

    蜀王搞个刺杀都这么弱,活该被杀了。

    萧云庭极是失望,程卿狠狠瞪了他一眼,四个人一起在姜府旧址,怪雾起时萧云庭居然一个人跑了,虽然师兄早有准备,萧云庭幸灾乐祸的态度也很明显

    萧云庭哎呀一声:“陛下原来无碍啊,臣弟正要去救驾呢!”

    孟怀谨登临城墙,看了看城外僵持的三军。

    “蜀王无旨离开封地,率兵夜奔平凉,朕也想知道他想做什么,所有跟随蜀王作乱的军士,立刻束手就擒,朕查清蜀王意图后再做处置,若有反抗视为贼逆叛军当场诛之!”

    天子金口一开,蜀王率兵来平凉府一事就定了性。

    蜀王说是奉秘旨来救驾,天子说没有发过旨,蜀王是要造反啊!

    然想到蜀王还没进城就被刺杀,萧云庭又说了那么一通意有所指的话,西北众多官员都不敢细想。

    当今天子给人的印象是很堂堂正正,难道那只是表象,私下里却诓骗蜀王来“救驾”,实则要借此斩杀蜀王?!

    不知真相是什么,蜀王一死,也无法深入调查了。

    跟着蜀王前来救驾的,只有少部分是蜀王自己的人马,其他都是被蜀王以“秘旨”诓骗而来的军士,孟怀谨亲口说蜀王是造反,被骗来的军士忙不迭丢掉了手里的武器,跪下请罪。

    蜀王的人马想拼命,城外还有西北军精锐和禁军在,他们越是反抗死得越快,只得随大流束手就擒。

    蜀王的造反,好似玩笑一般来的快去的也快,少有人知道今天的发生在孟怀谨身上的凶险。

    事情涉及到程知远和程卿的关系,孟怀谨也不可能公开刺杀的细节,眼看着要背上骗杀蜀王的黑锅,刑纲忽然抓住蜀王的“尸体”,跃上城墙。

    刑纲把蜀王扔在萧云庭面前。

    “邺王爷,你吩咐刑某做的事,刑某已经做了,这人已经失去了行动力,你想杀就杀吧,你救刑某的恩惠,从今日起一笔勾销。”

    失去行动力?

    不是已经死了么!

    萧云庭生气,俞显俯下身去探蜀王的鼻息。

    要不说刑纲是绝世高手呢,把蜀王捅了个对穿,蜀王居然还有气息!

    “陛下,蜀王还没死。”

    没死才好啊。

    死人是问不出什么话的,蜀王的计划,蜀王的后手,都该问清楚。

    更重要是孟怀谨不用背黑锅了。

    萧云庭黑着脸,怀疑刑纲早就恢复了记忆,却一直在装傻耍着他玩。

    萧云庭算计别人当然很好玩,轮到他被别人骗就一点都不好玩了!

    刑纲特别认真向他解释:“刑某说过只杀坏人。”

    蜀王是不是坏人?

    萧云庭说了不算。

    刑纲没有以前的记忆,但他能打听到蜀王的事迹。

    蜀王在淮南赈过灾,平过叛,怎么看都不像是坏人。

    反倒是邺王萧云庭要求他报恩,让他杀了蜀王,更像个坏人如果刑纲不答应萧云庭,萧云庭肯定会找其他人刺杀蜀王,刑纲经过郑重考虑,干脆就同意了。

    他可以让蜀王失去行动力。

    如果蜀王真是坏人,再补一剑不费什么事。

    如果蜀王不是坏人,刑纲不至于被萧云庭蒙骗利用。

    失忆,只是记不得以前的事,并不是变成了傻子,刑纲自有一套忠义两全的逻辑,这逻辑狠狠坑了萧云庭一回。

    瞧见萧云庭的脸色,程卿差点笑出了声。

    怎么办,失忆的刑叔真的好可爱啊!

    孟怀谨也隐有笑意,命人将蜀王押下去,先治伤,再审蜀王。

    众人还惊魂未定,孟怀谨又丢下一个大雷,说了欲将西北交给邺王萧云庭管理的打算。

    随驾的几个御史当场就跪了,劝孟怀谨收回皇命。

    把西北交给邺王管,让邺王自己收税,自己认命官员,这就是把整个西北都送给了邺王啊!

    陛下,如果您被挟持了,您能不能眨眨眼?

    御史们必须得死命劝,这事儿要在他们眼皮子下发生,他们没有尽力阻止,将来后人评判当今天子的“丰功伟绩”,他们必然要被狠骂的。

    萧云庭对孟怀谨的大方不以为然。

    他本来就没有应下孟怀谨的提议,可他不答应是一回事,所有人都跳出来反对,那又是另一回事。

    萧云庭瞧着几个磕头虫御史,咬紧了后槽牙:

    “臣弟多谢陛下的信任!”

    知道是激将法,萧云庭却没法拒绝。

    私下里只有几人还好说,现在当着西北众官员和那么多军士的面,他要是拒绝,以后还有何威信?

    不就是管理个西北么,难道他还怕了不成!

    孟怀谨千万别后悔就行了。

    萧云庭这人是个睚眦必报的小心眼,偏又极为好面子,一旦答应的事很难反悔,孟怀谨完成了一大心事,身上虽还提不起力气,心里却松快起来,当下决定在平凉府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就率众前往秦安县。

    孟怀谨已经不打算去兰州城了,但秦安他是一定要去的。

    孟怀谨要让萧云庭看清楚秦安县是什么样,也要让西北官员和随行的御史看清楚,甚至是到了平凉府就格外沉默的章侍郎。

    孟怀谨对官员的要求不高,没有程卿的本事,至少要学程卿的勤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