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蜀王本不知程知远做的这些事,是程知远在帝陵受伤后,将最后的筹码压在蜀王身上,为了取信蜀王,才将这段往事说出。

    蜀王能和程知远一拍即合,是因为他当年就在事发现场。

    他在宫里就是个透明人,连宫人都看不起他,因为存在感极低,在宫里反而来去自如。他冷眼看着大皇子侵犯程蓉,或许想过阻止,或许没有,总之蜀王充当了看客,待大皇子和程蓉被人撞破后,蜀王捡走了程蓉的手镯就这一件事,程知远安插在宫里的眼线就瞧出了蜀王的阴暗面,这为程知远后来和蜀王接触埋下了伏笔。

    蜀王不救程蓉,程卿不恨对方,这世上并非人人都能做好人,蜀王是为了自保,或者再阴暗些,蜀王当年也是盼着大皇子能倒霉的。

    这件事里最让程卿接受不了的,还是程知远的做法。

    程知远选择牺牲一个程蓉时,有没有想过程五老爷?

    程蓉是程知远隔房的堂妹!

    程知远肯定没想过,这个人为了自己的“志向”已经偏执入魔,和所谓的志向相比,亲生女儿可以利用,枕边人可以欺瞒,一个没有相处过的堂妹,又有什么不能牺牲的。

    在程蓉受辱自缢时,程五老爷正在南仪照顾着程知远死遁后留下的家眷这个真相,这个答案,程卿不确定程五老爷夫妻是否能承受。

    幸好她已经亲手杀死了这个自私自利的恶魔,程知远以后再也不能害人了!

    “小郎,我希望你可以保守这个秘密,我们告诉五老爷另一个真相。”

    这样的真相太不堪了,会摧毁程五老爷宗族为先的信念,这个老人为南仪程氏贡献了大半辈子,何必拿这样的真相再去扎他心窝子?

    孟怀谨说的另一个真相,便是隐瞒程知远在其中的作用。

    对世人来说,程知远早就死了,死于河台府贪墨案,死后还得到了朝廷的追赠,这就可以了。

    难道真要让世人知道程知远是假死,知道这个人的斑斑劣迹,知道程卿杀父么?

    明理人会觉得程卿是大义灭亲,不明理的糊涂蛋,会抓住程卿的身世攻击。

    “师兄,您要怎么处置蜀王?”

    蜀王的确是心机深沉表里不一,但要说蜀王真正做了什么丧尽天良的坏事也称不上,相反,这人为了夺嫡,还去淮南赈过灾,打过长巾贼,虽然和程知远搅合到一起造反,眼下来看还来不及造成太大危害

    “夺他亲王爵位,让他去守皇陵。”

    孟怀谨果然没打算杀蜀王。

    就算争皇位输了,蜀王其实也有机会做出一些事,可惜蜀王瞧不上小小的蜀地喜好权力的人,没有了权力,要被罚去守皇陵,这样的结局不知道蜀王本人会是什么感受。

    至于孟怀谨将来会不会赦免蜀王,程卿也不知道。

    境况不同,人的想法会发生变化,至少在现在,孟怀谨的皇权不容挑战,蜀王有了反心孟怀谨却不处置,岂不是在纵容别人造反?

    这一次,倒霉的还有鲁王。

    鲁王借了人手给蜀王,那些人是长公主府仅剩的势力,这次同样被连根拔起,在蜀王失败时,远在山东的鲁王府已经被控制住了,孟怀谨说是程卿的大姐夫董劲秋亲自带人围了山东鲁王府。

    据说鲁王被抓时,一直在嚷嚷着要见贤太妃。

    董劲秋不敢做主,只得将鲁王的供词快马送至御前。

    鲁王聪明的是,既已失败,绝口不在人前提起孟怀谨并非先帝亲生子的事,这人要见贤太妃,大概是想向贤太妃要个说法求个情鲁王还是很惜命的。

    要不要将鲁王押解进京见贤太妃,孟怀谨还没决定,这事儿要等孟怀谨回京后再说。

    萧云庭搞到了蜀王供词的后第二天,圣驾就到了秦安县。

    这是秦安县首次真正在西北众官员面前展现。

    除了少数几位官员,其他官员都有点被震撼。

    秦安县的新城墙在齐国递交降书后又加固过,在冬天里一片黄土沙地的西北,耸立着秦安县坚固气派的灰白城墙,说是视觉上的享受,不如说是心理上的安全感。

    这么高大坚固的城墙,难怪能抵御蛮人进攻。

    如果平凉府的城墙和秦安一样,当初未必会那么快被攻破,屠城的事也不会发生,没准儿殉国的谭京崖至今还活着,能跟随圣驾来秦安

    几个御史为了阻止孟怀谨把西北划给萧云庭管,前些天把头都磕伤了,现在个个头上还缠着纱布,孟怀谨固执己见,几个御史跳了一路精疲力尽,本有些焉巴巴的,远远看见秦安,不由精神一震。

    “陛下,秦安城墙,可是由水泥修筑?”

    一个御史实在憋不住。

    孟怀谨看了程卿一眼,程卿便站出来解释,“一部分是砖石,一部分由水泥加沙子、碎石后混凝浇筑,后来又用水泥涂抹过表层,这样的城墙比夯土墙坚固数倍,等闲火器都无法摧毁!”

    御史嘴唇颤动,根本不是要表扬程卿,而是嫌她糟蹋东西啊。

    如今虽然工部在大魏各地兴建水泥作坊,但因重要原料铁矿石的限制,水泥的总产量提高不上去。

    圣驾从京城到西北这一路,御史已经见到了水泥的作用,由它加固的河堤,没几天就干透了,一点都不渗水,非常牢固。

    每一年的水患都有无数人受灾,百姓们死伤无数流离失所,为大魏带来惨重的损失。

    御史不是不让程卿用水泥,而是蛮人递交了降书,秦安县用不了这么坚固的防御,加固城墙的事应该缓缓别处的水泥修河堤都不够用,可见是皇帝偏心程卿了!

    有皇帝的偏心,秦安县发展的如此好也不奇怪。

    西北的官员都默不作声,听着御史控诉。

    孟怀谨环视一周,“朕的确是偏心。”

    他眼神所到之处,几个御史倔强不肯低头,孟怀谨忽然笑了:“朕是不是忘了说,水泥的配方,就是由程卿献上的,她自然有资格决定怎么使用水泥。”

    几个御史懵逼了。

    水泥不是工部搞出来的吗?!

    他们要吃惊的还在后头呢。

    秦安县的一切,都等着他们去发问,所有伴驾的西北官员注定了会目不暇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