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孟怀谨需要程卿的帮助。

    朝堂让孟怀谨心生疲惫,他想把大魏变得更好,却有层层阻力,朝堂上能干的臣子不少,有几人与他同心?

    现在的内阁是先帝组建的,孟怀谨用着并不是得心应手,否则他也不用跑来西北一趟了。

    程卿想了想西北的局势和秦安的现状,轻轻点头。

    师兄需要她的帮助,她自己也想尽一份力。

    孟怀谨很快回了京城。

    四月里,秦安县正式升为秦安州,西北贸易司成立,崔老爷从京城赶来京城。

    崔老爷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竟还能谋个实缺,崔家一门两郎中,虽不是高官,都是皇帝信任的官位,这叫简在帝心。

    同时,荣九也做了西北贸易司的主事。

    消息传回扬州荣家,荣家人有些惊讶,却也没太当回事。

    不过是六品小官,肯定是石总督看在荣玉娘的情面上帮荣九安排的。

    荣玉娘却知道不是这么回事。

    自从丈夫死后,石家虽未薄待荣玉娘,但她一个寡妇在石家没啥话语权,荣九入仕的消息传到石府,荣玉娘的腰板都无形挺直了三分!

    如今荣玉娘最放心不下的,只有弟弟荣九的婚事。

    她写信给荣九,要帮荣九相看一个贤惠的妻子,荣九却说自己已有了心仪之人,荣玉娘离西北很远,对此是鞭长莫及,只得暗自忧心。

    最憋屈的恐怕是毕勒贡,虽做了齐国新君,却对大魏交了降书,西北边贸司成立,荣九做了主事,以后和草原打交道的机会很多,毕勒贡恨他入骨又不敢杀他,自然很憋屈。

    孟怀谨说把西北让萧云庭管,言出必行,五月里,俞显率领的朝廷军队陆续撤离西北,甚至连俞显正式都交脱了锦衣卫的差事,升了指挥使,被孟怀谨派去了福建。

    福建近来倭祸频发,当地官员剿倭不利,俞指挥使充当了救火队,他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

    俞显没啥不舍的,他留在西北也陪不了程卿,他的调任刚下来,紧接着就是程卿的秦安知州的官位程卿屁股都还没坐暖,京里又有旨意,程卿被调任回京进了礼部,再升一级,做了礼部侍郎。

    这升官的速度,对两个人造成了伤害,一位是章侍郎,瞬间和学生同阶了,一个是礼部右侍郎,一个是礼部左侍郎。

    另一个就是程知绪。

    程知绪虽不在礼部,到底是被程卿这个“侄子”追上了!

    程知绪怎么想外人不得而知,程卿的继祖母朱老夫人完全接受不了,朱老夫人的身体几经修补只剩下虚壳子,这么大个刺激下来,一口痰堵了嗓子直接去了比侄子和自己平起平坐更倒霉的就是,侄子升官回京了,程知绪则要回乡丁忧守孝!

    俞显升官走了,程卿也接到了调令,天下无不散的宴席,程卿要和何婉、小磐等人暂时分开了,甚至连县学的学生都没法全部跟着程卿回京。

    俞显去了福建,谷宏泰不想去。

    他还没有娶老婆呢!

    谷宏泰思来想去,准备了聘礼,正式向程卿和马老大夫提亲。

    他要娶小磐为妻。

    在经历了这么多事后,谷宏泰对小磐,已从想纳小磐为妾,到想娶小磐做妻,再到如今他不仅要娶小磐,而且一辈子只要小磐一个妻子。

    不纳妾,不娶小,不调戏婢女,不逛青楼不喝花酒。

    程卿叫来小磐,问小磐自己的意见。

    小磐想起和谷宏泰相处的点点滴滴,没有拒绝也没有同意,只是低头。

    程卿正色道:“你若不想嫁他,就要同他说清楚,如果不是为了你,他不会留在西北。”

    西北无仗可打了,谷宏泰的升迁肯定要变慢,如果小磐对他确实无意,实在不该耽误人家。当然,把话说清楚了,谷宏泰还不死心,那就是谷宏泰自己的选择了。

    小磐最终还是同意了谷宏泰的求亲。

    谷宏泰是定了亲才通知家里,靖宁伯府现在根本就管不了他,小磐就是输在了出身上,但如今也是良籍,靖宁伯府只能对此不闻不问以示抗议,偏偏又很快被打脸太后下旨嘉奖了小磐和何婉对西北的贡献:一个是传授军医缝合之术,在打仗时积极救治伤员,战后又开医馆将一身医术传授给更多人,虽为婢女出身,却有悬壶济世的美名;另一个原是商户家小姐,先有与何老爷子在淮南赈灾的功劳,又到西北建织坊,蛮人入侵时捐出大量纺织品,还对织坊女工有教化之功。

    两人俱封县主。

    小磐卑微的出身瞬间就被拉平了。

    这样的小娘子,配谁配不上?

    靖宁伯府又想缓和关系,这回换谷宏泰不理家里了。

    家里送来的东西要收,要和小磐东拉西扯,那就不行!

    何婉做了县主后,有人想起了何婉和程卿的婚约,程卿升任礼部侍郎,何婉得封县主,两人似乎该成亲了呀。

    出乎众人意料的是,程卿却和何婉解除了婚约,何婉转头做了柳氏的义女。

    原来在何老爷子去世前,曾请程卿照顾孙女何婉,两人定亲,不过是在用程家之势庇护何婉这个孤女,虽名义上是未婚夫妻,一直情同姐弟,从未做出任何逾越礼教的事!

    何老爷子托孤,程状元仗义庇护,这故事很快被编为了话本流传。

    其中最高兴的,当属荣靖了吧。

    师娘忽然不是师娘了他再表露出点什么,也挺正常哈?

    程卿回京时,身边还跟了个依旧没有恢复记忆的刑纲。

    刑纲还完了萧云庭的恩情,孟怀谨要放他自由,他不知何去何从,打听了程卿的官声,又自己观察一段时间后,向程卿自荐,要做程卿的护卫。

    以刑纲的耳目,早看出来程卿的女子身份。

    女子做官,还是个能干的好官,让刑纲很好奇。

    既好奇,干脆就跟在程卿身边再观察下。

    一个好官总不会骗他,让他再去杀什么人吧?

    退休的刑大侠,积极再就业,为自己找了个东家。

    新启三年九月,程卿回到京城,任礼部侍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