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新启三年,程卿二十一岁,官至三品侍郎。

    从她六元及第入仕算起,五年时间爬上了三品侍郎,升迁的速度很快,但她这次回京,并没有多少人纠结她的升迁,西北战争平息了,京里的局势反变得紧张起来。

    在有战争时,中枢官员们的注意力在西北,没有了蛮人入侵危机,朝臣们把注意力放到了与皇帝对抗之上!

    朝臣们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现在的天子或许没有先帝多疑,但在处事风格上,强势更胜过先帝!

    先帝喜欢玩制衡,孟怀谨不喜欢。

    孟怀谨是做了之后,再让朝臣们善后。

    遴选女官。

    划分西北给萧云庭管。

    重新打开西北和草原的边贸,成立西北贸易司。

    这样样事,孟怀谨都走在朝臣之前。

    和这些事相比,程卿被擢升为礼部侍郎真是小事了。

    皇帝的权力和朝臣的权力是伴生,也是此消彼长的。

    皇权萎靡时,朝臣的权力就大,与傀儡皇帝伴生的一定是大权臣。而一旦皇权强盛了,朝臣们的权力就会削弱。

    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此话不假。

    但这些臣子们各有各的想法,并不甘愿只做皇帝的应声虫,他们要与孟怀谨周旋,与孟怀谨抗衡拉锯,这场战争会比西北战争持续更久,没有硝烟,危害却更大!

    所以孟怀谨说他需要程卿。

    他不仅是需要程卿,他还需要一批有能力,愿意听命于他的年轻官员,慢慢将党羽众多的老臣子们替换。

    程卿回京,程知绪丁忧,程六老爷却入了内阁。

    孟怀谨当然信任程家人,信任程六老爷,正因他和南仪程氏的亲近摆在台面上毫不掩饰,程六老爷入阁后隐隐被其他内阁大臣排挤。

    高首辅与程家结亲,但高首辅身后亦有一个庞大的利益团体,程六老爷入阁侵犯了高首辅一党的利益,什么样的姻亲关系都不管用。

    内阁大臣中,大概只有梅大人是保持着中立,他既不站高首辅,也不站程家,哪怕程卿是他的学生。

    不过梅大人也不是现在才独来独往的,在翰林院时就是如此,后来入了内阁,女儿梅蒹葭嫁给淮王成了淮王妃,梅大人就更独了,从不结党营私。

    孟怀谨让程卿做礼部侍郎是有原因的,礼部负责组织科考,礼部侍郎可以做会试主考官,孟怀谨要借程卿的手选拔合适的年轻官员。

    朝臣们不是没看出这一举措,而是顾不上。

    俞显被派去福建剿匪,年底就干了大事,他练了水师几个月,第一次大动作就是把盘踞在福建沿海一带的一伙大海盗剿灭,如此雷厉风行,不惜耗兵废粮都要清除海患,有朝臣已经看穿了孟怀谨的用意天子想开海禁!

    这怎么行呢?

    又是一项违背祖制的举措!

    西北贸易司,就已经推翻了先帝的旨意,现在又要开海禁。

    在孟怀谨正式提出之前,朝臣们已开始各自奔走,他们要摈弃前嫌,团结起来阻止这件事发生。

    开海禁的坏处,他们可以引经据典写出万言奏折。

    开海禁的好处,他们却不愿意看见,或者说故意避而不见。

    乾清宫内,程卿与孟怀谨下棋。

    孟怀谨落下一子,首次对程卿表态:

    “你放心,海禁朕肯定会开,任何人都拦不住朕。”

    朝臣们只知道了程卿当了礼部侍郎,却不知道开海禁的建议就是程卿提出来的,孟怀谨保护了她,没有将她的奏折公开。

    如果由程卿提出此议,她必将承受所有压力。

    程卿自己无所谓,这事儿总得要有人做,她背点骂名有啥大不了的。

    “可是连高首辅的都反对”

    高首辅是三朝老臣,是先帝倚重的重臣,到了孟怀谨登基,高首辅一直态度鲜明支持孟怀谨,这样一位文官首领此次都要站到孟怀谨的对立面,反对开海禁,局势自然艰难。

    “高首辅老了。”

    孟怀谨打断程卿的顾虑,“大魏在变化,老臣子若是跟不上这种变化,那朕只有请他们退位让贤。”

    变革不可能一直温情楚楚。

    孟怀谨坚信自己在做正确的事,如果高首辅不赞同,他只有请高首辅致仕!

    这不是帝王的无情,恰恰是孟怀谨的心软,让高首辅致仕,高首辅才能脱离这个旋涡,不用为了党派的利益冲在最前面。

    现在退一步,还能保持君臣之情!

    程卿想明白这些,就不再说什么了。

    生产力提高,会制造出更多的商品,这些商品除了卖到草原,还能卖到海外去,开海禁有利于大魏对外交流,睁开眼睛看看别人发展到什么地步了,才不会故步自封。

    海贸还有非常丰厚的利润回报,程卿在意的不是海外的金银等物,她觉得大魏类明,按照另一个平行时空的历史线,土豆、红薯和玉米等农作物应该已经从海外流入,被大魏种植了才对。

    大魏和另一个时空的明朝一样,正在逐渐迎来小冰河期,冬天越来越冷,少了这些容易种植又产量很高的农作物,底层老百姓怎么活?

    百姓都饿死了,还搞什么建设,还说啥提高女子地位。

    在贫寒的底层家庭,发生饥荒,有限的口粮肯定会被留给男丁。

    为此,程卿还特意写信问在福建练兵的俞显,怀疑这三样作物已经在福建沿海种植了却没有推广开来,得到了俞显的否认。

    如果有这样高产易种植的作物,当地官员是不可能放弃推广的,这是多么大的政绩啊!

    程卿没找到也不气馁。

    现在大魏还没有,那她就去海外把种子带回来!

    所以在开海禁的事上,程卿绝对支持孟怀谨。

    兰州邺王府。

    萧云庭拿到京城最新的消息。

    新启三年腊月,高首辅上奏乞骸骨,孟怀谨再三挽留后,准许高首辅致仕。

    “开海禁啊。”

    大海是萧云庭陌生的领域,萧云庭好像有了新的挑战乐趣。

    造船出海这种事,萧云庭怎能落于人后呢?

    反正萧云庭也不缺钱,再大的海船他都能造出来。

    不对,原本他是不缺钱的,孟怀谨把西北划给他管,他现在就缺钱了!裕丰钱庄的确富有,但流通的是大魏境内的银子,萧云庭琢磨着要去海外搞点银子回来建设西北。

    萧云沛不是一直在京城闲着么,乘船出海很危险,正好派萧云沛去探探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