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俞显福建练兵剿匪,拉开了大魏开海禁的序幕。

    高首辅的致仕,则表明了孟怀谨开海禁的决心。

    一个首辅都拦不住,谁想试试皇帝的决心,都要做好丢官的准备。纵观历史上的阁臣,像高首辅这样善始善终的也算少见,这一次致仕,高首辅彻底脱离了官场旋涡。

    高首辅致仕,内阁首辅之位便空了出来,几个内阁大臣争夺不休,程六老爷资历浅,没想过能当首辅,梅大人则独来独往,不结党营私,最终首辅之位却落在了梅大人身上!

    梅大人不,现在是梅首辅了。

    梅首辅的仕途前半段一直在坐冷板凳,后面却一飞冲天,这就让前姻亲杨家很失落了。

    当然,杨家丢了爵位,在京里一蹶不振,早就跌出了权贵圈子,梅家再怎么显赫都与杨家无关了。梅大人做了首辅,梅蒹葭和淮王越发谨言慎行,夫妻俩成婚后极为恩爱,三年两抱,连生了两个儿子,淮王想做富贵闲人,孟怀谨也不强求他奋进,只让他管着一些宗室琐事。

    新启四年一月,鲁王萧云斐被押送上京受审,柔嘉抱着尚在襁褓中的女儿同行。

    柔嘉与两个护卫有私情,鲁王忍受戴绿帽的耻辱,就是想骗柔嘉手里的势力。

    鲁王目的达成了,不曾想出师未捷身先死,输的简直丢人。

    事败后,鲁王很快被控制起来,自己的行动都受限,自然无力除去柔嘉肚子里的孽种,竟让柔嘉十月怀胎平安生产,产下一女婴。

    这女孩儿虽有投胎王府的命,却无福享受,论起前程,还不如四皇子和乔映真的女儿,虽然四皇子还在圈禁中,乔映真的女儿却是皇家承认的小郡主。

    鲁王一路都沉默无异样,直到被带到京城,他才忽然捅破了柔嘉和侍卫的奸情,痛斥柔嘉偷情产女混淆皇室血脉。

    好似怕这一下还捅不死柔嘉,鲁王爆出几年前柔嘉与长公主派人袭击程卿的“真相”。

    就在长公主府原本的田庄里,起出了几具已经腐烂的尸体。

    尸体已经腐烂了不能辨认,身上的衣料却为腐。此案当年由顺天府梁大人审理,如今梁大人早不在顺天府,时隔几年竟能结案,着实令人意外。

    柔嘉没做过这事儿,自然不肯承认,但萧云斐精心准备的证据,岂容柔嘉反驳?

    萧云斐是生怕柔嘉还能逃出生天,要拖着柔嘉一起下地狱。

    柔嘉又说萧云斐有反心,竟污蔑今上的血统,试图造反云云,这对夫妻俩在狱中就攀扯起来,把对方的老底掀了个干净。

    程卿听闻两夫妻的事迹,十分无语,难怪老话说烂锅配烂盖呢!

    萧云庭当初对柔嘉宁死不从,似乎是嫌柔嘉蠢?

    鲁王就没有萧云庭看得明白。

    柔嘉得是什么样的脑子,才能做出在萧云斐眼皮下偷人的蠢事!

    萧云斐再怎么不堪,也是天潢贵胄,对妻子的不忠完全是零容忍。

    鲁王要见贤太妃,贤太妃拒而不见,连太后都觉得贤太妃太心硬,贤太妃却道她本是寻常婢女,做梦都不曾想到能有今天的地位体面,对鲁王,她已经尽了母亲的职责,没有让他死于后宫倾轧中,托付张内监照顾鲁王长大成人,鲁王自己不甘心要争帝位,自然该接受失败后的惩罚。

    “嫔妾若纵容他,才是害他。”

    心硬,却能保鲁王的命。

    鲁王怨她也好,恨她也罢,将来的日子算有个精神寄托。

    贤太妃不见鲁王,鲁王果然崩溃,孟怀谨革了鲁王的爵位,让他去和蜀王皇陵作伴。至于柔嘉,自然也是革除王妃封号,被遣去与皇家寺庙里吃斋的福贞作伴柔嘉带着女儿入庙时,被刺客行刺,当场命陨!

    那刺客,似乎是一直跟在鲁王身边的老内监。

    柔嘉死了,张内监却没杀她女儿。

    这孩子不是皇室血脉,却是柔嘉亲女,要如何处置还挺为难,有女官上奏,说稚子无辜,理应由血亲抚养。

    这一年多以来,女官们显然已理顺了后宫之事,偶尔会为前朝之事发声。

    别管说的是否有理,她们都在发表自己的意见。

    朝臣们是很不屑的,女人就该在后宅相夫教子,参与政事是牝鸡司晨!

    只是近来朝廷里的事太多了,让他们无暇顾及那些存在感渐渐凸显的女官。

    孟怀谨准女官之奏请,许皇家寺庙里的福贞抚养外孙女。

    孩子被送进家庙,福贞抱着孩子大哭。

    福贞没有了长公主的权势,却还有责任。

    柔嘉死了,她总要强撑着把柔嘉的女儿抚养成人的。只是富贵如过眼云烟,福贞再也养不出第二个如柔嘉般骄纵的小娘子这对柔嘉的女儿未必不是幸事,她身世尴尬,张扬是活不长的,唯有谨小慎微,才有生机。

    将来的事,谁又说得准呢,世道正在渐渐变好,女子的地位提高,将来这小女孩许是能自己挣自己的前程!

    与孟怀谨同辈的王爷,除了个没有才干的湘王,似乎个个都没有好结局,宗室里有人说孟怀谨行事狠辣,孟怀谨一概不理会。

    西北来信,萧云庭向孟怀谨讨要亲弟弟萧云沛。

    萧云庭要让萧云沛当出海的先锋,算是邺王府支持朝廷开海禁的新政这么坑弟的大哥,孟怀谨也没见过,真该让宗室那些老顽固来看看什么才叫行事狠辣。

    不过萧云庭这信,倒是提醒了孟怀谨。

    大魏为了防止宗室们篡权,不仅削了藩王的兵,还把绝大部分宗室都困在京里。

    每年为了养宗室,国库就有一大笔开销。

    孟怀谨琢磨着,这笔钱能不能省省?

    他想给宗室们找点事做。

    只因为血脉就享受着朝廷供养,在孟怀谨这里行不通,拿朝廷的俸银,就要为朝廷办事。

    孟怀谨把圈禁已久的四皇子萧云烨放了出来。

    他不管萧云烨是真疯还是假疯,现在就有个机会摆在萧云烨面前。

    萧云烨若是愿意呢,不仅能恢复自由,还能挣到亲王之位。

    “你出海吧。”

    孟怀谨承诺,“朕会给你一笔本钱,给你海船,给你人手,你若能找到合适的地方,留在当地不回大魏也没关系!”

    这些人,争来争去,都是在大魏境内搞事,如程卿所说,海外还有庞大的地域,有搞事的精力,不如去海外折腾出一番事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