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不回来也没关系?

    四皇子萧云烨半天没说话。

    他不知道这位手段高明,逼得朝臣要抱团自保的皇兄,是不是真的要放他自由。

    应该是真的吧。

    如果只是图一个好名声,新皇完全可以给他一个爵位,每年花点银子把他养起来,让他当个锦衣玉食的米虫,海外之地天高皇帝远,同时危险重重,他若是不幸死了朝臣和宗室们还要怀疑新皇心胸狭隘无法容人支持他出海,不问他要收益,对新皇来说是投入高收益小,要处理他不用如此迂回!

    “臣弟愿意。”

    圈禁生活,打垮了萧云烨的高傲。

    比起萧云斐和萧云明去守皇陵的结局,他能带着妻女出海已经很好了。

    萧云烨对海船和人手没提什么要求,他只求了孟怀谨一件事,把乔映真扶正,当他的正妻。

    寻常人家要把小妾扶正都需要经过正式手续,皇家更麻烦些,孟怀谨若不同意,乔映真一辈子都是侧妃,哪怕将来萧云烨真的不回大魏了,在海外和乔映真以夫妻相称,也就骗骗不知情的外人,是妾是妻,骗不过自己。

    乔映真不在乎这些虚名了,萧云烨在乎。

    他和映真表妹不经历这些挫折,他可能学不会珍惜,年少时再好的感情受不起权势欲望的冲刷,如今尘埃落地,他没有了从前的跋扈飞扬,才能真正感受到映真表妹沉甸甸的情谊。

    萧云烨走出皇宫时,忍不住回望了一眼宫阙重叠的禁宫。

    这地方再大再威严,都像一座鸟笼子。

    装疯卖傻久了,有时会分不清虚幻和现实。

    好在这样的日子都结束了。

    萧云烨大步走向前方,乔映真带着女儿在马车里等他,掀开车帘冲他笑,还是从前软软和和的模样这都是假象,乔映真比乔三娘更有韧性,看着乔映真的笑,萧云烨对出海的事忽然有了信心,他们一家一定能过好的!

    孟怀谨没让萧云烨白身离京,给了他一个郡王的封号,又改了乔映真的玉碟,让乔映真成了郡王妃。

    这一次,再没有人能插入他们中间了,在别人眼里萧云烨只是一个被放逐的郡王,不会有人争着给他送女人。

    孟怀谨不仅让朝廷建海船,还允许民间商户集资建海船,出海贸易获利巨大,没开海禁之前都拦不住民间商人偷偷出海,堵不如疏,拦着没用,不如把出海这事儿摆到台面上来,只要愿意给朝廷交税,不仅不拦着民间商船出海,水师还会给予海商们一定保护养兵要花费大量的银钱,用商人们交的税养水师,水师又反过来维护沿海地带不受倭寇和海盗的侵扰,用程卿的话来说这是正循环。

    三月里,孟怀谨登基后的第二次会试开始了,程卿这个礼部侍郎荣任会试主考官之一。

    这一年,程卿才二十二岁。

    寻常读书人,二十二岁没中举才是常态,程卿都当会试主考官了,这就是一步快步步快。

    三月的会试考卷,由孟怀谨亲自出题,和往年的考卷比,不仅是四书五经要学的扎实,还要会把四书五经用于实践中,俗话说半部《论语》治天下,那得把《论语》真正学通学透彻才行。

    即便是孟怀谨亲自出题,选出来的人才孟怀谨也并非全部满意,不过是矮子里拔将军。

    孟怀谨想要点专精人才,想要技术型官员,比如从前放下身段去学养殖的胡县丞,这种事不能一蹴而就,只有像遴选女官一样,一步步慢慢来,朝廷若是重用技术型人才,只需十来年,民间自然会转变思想,有些人对四书五经不开窍,学其他却很快。

    还有那些能跟上程卿的思路搞发明创造的工匠,赏赐金银会花完,赏赐官职,那些工匠连字都不认识怎么当官?对此,程卿也有办法,那就是评职称呗!

    什么样的手艺,就是几级工匠,标准给制定了,级别越高待遇越好。

    资历不够还想当高工,那就拿点与众不同的真本事来。

    秦安州,程卿的弟子们,新启四年考中了七个进士。

    她没能教出状元,但她教出了会实务的进士,这样的新科进士入仕后稍微锻炼个两年,就能放出去主政一方。

    除了当会试主考官,程卿还会去国子监授课。

    有她现身的课,总是很受欢迎的。

    虽然她主讲的不一定是四书五经,但她就是会教学生,学习并不能全靠死记硬背,有了好的学习习惯和方法,一法通百法通学什么都特别快。

    这一年,南仪程家亦有人高中。

    宣都府纪家兼祧两房的纪皓再次落榜。

    程慧和董劲秋又生了一子,押送鲁王萧云斐进京受审时,程慧想到自己许久不见母亲和程卿,也带着孩子回京小住,到了春天,董劲秋的家书一封封送来,想妻子想孩子,程慧只有带着孩子们启程回山东。

    还没出城呢,遇到一妇人当街哭诉。

    原来妇人丈夫是进京赶考的举子,会试放榜后名落孙山,丈夫不知受了什么刺激,离家几日未归,这妇人在京城举目无亲,派家中仆人寻找几天没找到人,在大街上就崩溃了。

    有路人建议妇人报官,妇人支支吾吾不肯同意。

    程慧让身边婢女去问问能不能帮忙。

    “听着像宣都口音。”

    婢女去打听了情况回来,面色古怪。

    “是宣都府纪家的女眷,她不肯报官找人,是怕影响丈夫的名声。”

    那哭诉的妇人,说自己为了夫家开枝散叶,有生育之功。

    平日里日子也过得不错,只是丈夫屡试不中后染上了流连红楼楚馆的毛病,丈夫家不缺银子,只要看对眼了,什么女人都往屋里纳,丈夫兼祧两房,她是一妻,还有另一个妻子在老家伺候长辈,又有七八个美妾伺候,这种环境下,妇人的丈夫能专心苦读才奇怪呢!

    宣都纪家,兼祧两房。

    这些关键词让程慧忍不住掀开了车帘。

    这说的是纪皓呀!

    可纪皓怎么变成了这样?

    纵是要兼祧两房,无法做到“一生一世一双人”,也不至于犹记得那时,纪皓也是极有才华的,如今竟连会试都没过,还是个举人?!

    程慧倒不是对纪皓还有旧情,她嫁给董劲秋后,日子过得美满,连孩子都生了两个,哪有空再去想起纪皓。

    只是如今被勾起过去的记忆,想起纪皓从前的样子,很难和妇人哭诉指责的丈夫联系起来。

    程慧唏嘘间,几个举子找来,劝住了妇人,说他们已经找到了纪师兄,纪师兄人无大碍,不过是见了殿试放榜,书院有同窗位列二甲头名,倍感失落才一时喝多了酒。

    南仪书院有个学生,高中二甲传胪,前两天与南仪书院几个举子结伴去拜访程卿,程慧知道的。

    这下确认无误了,哭泣妇人的丈夫,的确是纪皓。

    两个举子站在轿边叹道:

    “听说纪师兄刚进书院时也极为刻苦。”

    “是啊,倒是嫂夫人,时常给纪师兄送汤送水的”

    读书辛苦,书院的学生谁不是这样过的?

    旬假时,自然能下山打打牙祭,书院的夫子们也很关心学生的身体,不会让学生真的累倒。纪皓的娇妻格外不同,时常来书院找纪皓,纪皓哪还有心思求学呀!

    后来纪皓屡试不中,差点连举人没考上,纪大奶奶终于知道要劝纪皓上进了,纪皓被惯坏了,哪里耐烦听这些,既然纪大奶奶不体贴了,他就自己去找体贴人,红颜知己越来越多,几年间纳了七八个美妾。

    就说今年会试,其他学生都轻车简装上京,纪大奶奶担心纪皓在京城又被哪个狐狸精迷住,愣是半道追了上来。

    殊不知,她追的越紧,纪皓越逆反。

    这一次好几日不回家,就是在青楼又有了相好。

    纪大奶奶说要为了纪皓名声考虑不肯报官,又当街哭诉家事,这是生怕纪皓能翻身呢?

    两个举子八卦,坐在马车里的程慧听得一清二楚,万万没想到纪皓如今变成了这样。

    当然,此事与程慧无关,她没有立场去管。

    再大的打击,这么些年过去了,纪皓也早该缓过来了。

    纪皓的堕落,不是因为没能娶程慧,而是这个人一直不懂自己想要什么,没有为自己全力争取过。

    纪家要传宗接代,纪皓接受了。

    纪大奶奶送汤送水,纪皓也没有严词拒绝。

    程慧搂着儿子,又摸了摸女儿的小手,吩咐车夫继续出城。

    八卦听了,入耳不入心,程慧惦记着在山东的董劲秋,惦记着她在山东搞的“试验田”,这两年董劲秋在山东做官,程慧这个官太太不喜交际,却自学农书,带着当地农民培育良种。

    小郎说海外有良种,亩产上千斤,不知何时才能寻到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