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程卿是新启十三年当上首辅的,这一年她三十一岁。

    这一年,孟怀谨从养在皇宫的宗旨子弟中,选中了淮王和梅蒹葭的长子过继,这孩子从小接受名师教导,外公是前任首辅,养父是孟怀谨,现任老师是程卿。

    淮王喜爱富贵悠闲的生活,这孩子却是个爱操心的性子,能从一众宗室子弟子弟中脱颖而出,是因为他的聪明和品行受到了孟怀谨和程卿的双重肯定。

    淮王是过继给了毓章太子的,孟怀谨又选择淮王儿子过继,兜兜转转的,萧家的皇位传承又回到了毓章太子一脉,这似乎是冥冥之中的天意,先帝萧毓仲机关算计,到头来还是便宜了别人。

    当然,从礼法上算,淮王的长子过继给了孟怀谨,成了孟怀谨的儿子,从血缘上论两人则并无关系。

    可那又如何?

    孟怀谨自己就和萧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是不是孟怀谨血缘上的儿子不重要,重要是这个孩子完全继承了孟怀谨的想法和胸襟,是他亲手培养出来的最佳继承人。

    其实过继的人选,孟怀谨心中早有定论,只是太后还活着时,这件事一直没有对外公开。太后一直没放弃让孟怀谨立后生子,想要让顾家的血脉继承江山,孟怀谨没有退让,却也没有继续往太后心上扎刀子。

    新启十三年春天,太后病重,没能挺过去。

    太后病重时,贤太妃不眠不休守在太后病榻前,太后薨逝,贤太妃不饮不食,跟随太后而去。

    这到底是主仆情,友情还是亲情,到现在已经说不清了。

    太后死前说自己不想和先帝同陵,孟怀谨便将太后另行下葬,又将贤太妃的棺柩附葬在一旁。

    太后死之前见了程卿,至于和程卿说了什么,程卿不肯告诉孟怀谨。

    同年九月,淮王之长子正式过继,十月,这孩子被立为太子。

    大魏有了储君,国本更稳。

    新启十四年,孟怀谨首次公开宣称女子有资格科考。

    有御史几乎一头撞死在金銮殿前激愤反对,孟怀谨懒得同这些看不清形势,只会用性命来要挟的御史费口舌,不问群臣意见,只问太子怎么想。

    太子年已十三岁,是个翩翩小郎,有储君之风仪,更有清醒的头脑,大小朝会孟怀谨都会让太子在场,一开始只有小事才会让太子发表意见,现在却问这样的大事。

    太子并不慌张,先看了站在文臣之首的程卿一眼,才朗声道:

    “回禀父皇,儿臣不反对女子科考,但儿臣同样不赞同降低女子科考试题的难度,如今男子怎么应试,女子也该有同样的标准,既允许女子参考,倒不必单独开恩科,男女都一通参考吧!”

    考一样的试卷,谁中谁落榜,全靠学识说话。

    反正卷子是糊名批改,在发榜之前又不知是男是女,这样选人才最为公平。

    这简直是荒谬!

    古来哪有女子进贡院考试的,简直是侮了圣贤之地。

    太子反问质疑的大臣,先贤之书上,哪有规定女子不许科考的?

    读书人承认的第一先贤无疑是孔圣人,孔圣人留下的著作里的确没有女子不能科考的内容,孔圣人在世时,连“科考”都还没有太子这是狡辩!

    换了朝臣自家孩子,敢大放厥词少不得挨一顿打,可这是皇帝的儿子,是国之储君,皇帝没发话谁敢打?

    程卿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么严肃的场合,程首辅居然这么不严谨。

    虽然知道程首辅和天子交情好到同穿一条裤子,可程首辅未免也太没有文臣操守,有御史就以此质疑程卿,程卿冷笑:

    “本官十三岁入书院求学,十七岁六元及第,可从来不怕任何考试,诸位难道是没信心,觉得自家小辈会被参考的女子们比下去?还是怕女子入仕,挤占各位的晋升之路?本官就不怕。”

    您当然不怕!

    您是科考制度诞生后第一个六元及第的状元,如今又是首辅,再厉害的女子也挤占不了您的位置。

    质疑的御史被程卿几句话说的脸色通红。

    朝堂上其实已经有几个女子官员了,只是她们的官位还不重要,并没有她们发言的资格,此时听到程卿的声援,她们也忍不住笑了。

    这几个女子官员,都是最早一批从民间遴选的女官。

    三十六名女官,有人中途犯了错误,有人承受不起家庭的压力嫁人生子重回内宅,却也有刚强之辈,靠着自身的出色,从皇宫站到了前朝。

    虽然她们的官位和程卿相比差远了,但她们选择的这条路,不比程卿女扮男装做到首辅轻松,程卿至今还没有公布性别秘密呢,她们却真是砥砺前行,一点点为自己争取到了现在的官位。

    她们的经历是难以复制的。

    只是区区几名女子官员,在朝堂里话语权不够,朝臣们允许了她们的存在,却不敢让女子科考,一旦放开这个口子,大量的女子会涌入官场。

    那怎么行呢?

    如今世风日下,后宅的女眷们已经非常难管束了,有些小娘子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都不听了,就算乖乖听命嫁了人,夫家有不好的地方,她们还要闹着和离呢,再让她们知道女子可以靠科考入仕为官,谁还肯安心相夫教子?!

    不行,不行,女子不能参加科考。

    朝堂里又掀起了新一轮的反对浪潮。

    程卿一点都不着急。

    当初开海禁还不是大家都反对,现在呢,泉州等重要港口停着无数海船,海上贸易往来不绝,经济发展,税收充盈了国库,对商人征税总比去层层盘剥农民强。

    任何事都需要时间推进,暂时的反对肯定有,但历史的趋势是无可抵挡的,程卿用了十几年时间改变了社会风气,朝臣们反对女子科考,他们自己的妻女都未必愿意听命!

    不过刚才小太子的眼神挺值得玩味的。

    这小孩挺聪明的,可能早就猜到了自己的秘密,非常能忍,一点都没有透漏风声。

    程卿都盼着太子快点成人。

    师兄太累了,早点把江山交给继承人,师兄还能松快几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