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从十四年宣布女子可以参考,到新启十六年大比,两个女子进士与其他进士一起成为天子门生,殿试后被授予了官职。

    其中一名女进士,来自西北。

    是邵元志的妹妹,中进士时已经年近三十,邵元志早就外放为一府父母官,他妹妹比他只小一岁,刚刚考中进士。

    此女闺名叫茜娘,是邵大户原配发妻所生小女儿。

    当初织坊的女工选中了女官,邵大户就发话让家中女儿们读书,一眨眼十多年过去了,邵家其他女儿学到认字就放弃了,唯有茜娘一直坚持了下来。

    茜娘当然也嫁了人,秦安洲学风很好,茜娘嫁妆丰厚,挑了个读书人嫁过去。

    丈夫的性格好,支持她继续读书,如今茜娘高中,丈夫倒落榜了。

    女子嫁人前称某娘,嫁人后就变成了某某氏,一生都是别人的从属和影子,好似连大名都不配拥有。

    高中进士,没有了茜娘,没有了邵氏,有的是邵茜。

    她的大名堂堂正正写在皇榜之上,她是新科进士!

    没人知道这条路对邵茜来说有多难。

    她考中进士,夫家可能有些不痛快,觉得她要抛头露面,要和一群男人当同僚,也不愿意自家儿子被媳妇压一头。

    但娘家可是大摆宴席,和邵元志当初高中是同样欢喜。

    不,甚至比邵元志高中还激动。

    邵大户做梦都没有想到,邵家祖坟的青烟能冒两次。

    邵大户的小妾们羡慕邵太太,邵太太多年的心结彻底解了。

    生女儿怎么了?

    生女儿照样能光宗耀祖!

    若早些年也同现在这样,邵大户要因为没儿子而纳妾,邵太太一定打爆他的狗头!

    邵茜够努力不假,也是风气开明了允许女子科考,现在的日子呀,几十年前邵太太哪敢想?

    邵太太想到这些年在后宅受的委屈,忍不住失声痛哭。

    邵大户一直很尊重嫡妻,但也不妨碍他宠爱小妾。

    邵大户肯定没做对,然而大环境如此,邵太太过去不能阻止丈夫纳妾,这个社会过去就没有给小娘子们出人头地的机会。

    现在不同啦。

    女子能做工,能经商,能行医,还能科考。

    有了这么多出路后,这几年愿意给人做妾的小娘子都变少了。

    邵太太盼着有朝一日,大魏再不许男人纳妾,任何人都是一夫一妻两个人过日子,那宣讲的医书手册上都说了,生不出孩子又不是妇人的错,很多是男人不能生。

    没孩子就没孩子嘛,穷人养不活的孩子收养一个同样能过日子。

    邵太太虽这样想,也知道自己活着是看不到这样的日子了,甚至是她女儿邵茜都不一定能见证,但她的外孙女,或者重外孙女,或许就能看到了呢?

    第二个女进士,出自苏杭有名绣庄,名叫瞿雅。

    瞿雅几岁时被绣纺老板收养,这位绣纺还有人曾遴选上女官,入仕后她为两位养母求恩典,却被人翻出来养母是早年的名妓。

    妓女养大的女孩子,竟考中进士,和大家一起同朝为官,这如何能忍?

    可这个妓女不仅早已脱籍从良,十几年来开绣庄,收养那些命运凄苦的小姑娘,更不惜重金聘请夫子为养女们授课,终有一人通过了科考层层筛选脱颖而出。

    瞿雅能考中进士为官,按例就能为母亲请封诰命,她既无生母,请封养母有何不可?

    真要追究,当今天子也是被养母抚养长大,孟夫人早年是顾家婢女,如今做了一品诰命夫人,太后薨逝后,孟夫人就成了皇帝最亲近的长辈。

    瞿雅的养母若不能封诰命,岂不是孟夫人也这都新启十六年了,居然还有人以出身定论一个人,西北的有两个县主,一个是商户之女,另一个早年更是程首辅身边的婢女,人家做出的贡献和男子相比只多不少。

    一个女子能靠一己之力收养许多苦命小姑娘,坚持做了十几年的善事,为大魏培养出了能通过科考的人才,别说只是从良的妓女,哪怕从前是罪犯,可以按律治罪,该赏的就要赏!

    瞿雅的请求被准许了。

    苏杭绣庄,诗诗和红绡都有了诰命。

    她们用了十几年才挣脱了早年经历对她们的束缚,诰命封赏与其说是对她们的嘉奖,不如说是认可和鼓励。

    她们这十几年来,在做着正确的事。

    绣庄收养的女孩子们换了一批又一批,瞿雅是考中进士的,其他女孩子过得也不差,诗诗和红绡改变了女孩子沦落为妓的命运。

    什么叫贱籍?

    谁生来就是下贱的!

    又不是她们想当妓女。

    西北的邵太太觉得愿意给人做妾的小娘子们变少了,诗诗和红绡则都盼着有一天能取消贱籍,甚至不该存在青楼等地。

    男子们寻欢作乐,女子只能作为玩物供人赏玩?

    凭什么。

    有官员获罪,家里女眷会被充入教坊,成为官妓,这是最恶心人的律法,要治罪就一起治罪,让律法去评判,哪怕一起判斩首,判流放,判收监坐牢,都比判入贱籍强!

    红绡以前会愤慨,现在想法很平和了。

    现在不行,未必将来不行。

    朝堂里的女子官员越来越多,不管是这世上约束女子的规矩,还是不公正的律法,都会慢慢改变的。

    新启十八年,太子已经年满十六岁,程卿三十六岁,做了五年首辅。

    她觉得自己该退休了。

    孟怀谨登基十九年,大魏的变化太大了。

    要做事嘛,肯定有事可做。

    可程卿已经为大魏贡献了二十年的青春,把最好的年华都耗在了改变大魏这件事上。

    太子长大了,程卿所教出来的弟子们,她的三位姐夫都已身居高位,南仪书院人才辈出,这朝堂已经换了一轮新鲜血液,连她的养子程驰都已经做了官,养女程瑛正在准备参加科考,人才太多了,似乎不需要她继续殚精竭虑继续为大魏燃烧自己了。

    为大魏,为别人活了这么久,程卿想为自己而活了。

    她近来所做的几件事,已经是在做交接,远在西北的萧云庭嗅到了异样,给程卿写来信函:

    “程大人还记得自己说过的话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