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她说过的话多了呢!

    萧云庭这个小心眼,从来只愿意记得他想记住的。

    不过程卿知道萧云庭说的是哪件事。

    邺王府一直在出海,萧云沛的舰队非常强悍,萧云庭这个人从来不肯俯首称臣,在陆地上有西北军,到了海上又要训练出一支水师,俞显在福建掌管朝廷的水师舰队,萧云庭在海上也得有仰仗。

    这个人有反骨,只要龙椅上的皇帝让他不痛快了,他随时都能造反。

    或者是不必招惹萧云庭,只要萧云庭觉得他比皇帝厉害,他也是不肯屈居人下的。

    好在西北发展的虽好,大魏其他地方也不弱,萧云庭这些年才安安分分做着邺王。

    大概是西北都听他的了,他又觉得人生没啥挑战了,程卿想退休,萧云庭同样想退休。

    程卿需要给萧云庭回一封信,却不必与俞显说,俞显等了十几年了,一直在等她致仕,两人是有默契的。

    只是萧云庭远在西北都能看出来的事,孟怀谨如何看不出来?

    “你该休息了。”

    孟怀谨看着眼前之人。

    这是他的师妹,他的挚友,他的股肱之臣,亦是大魏改革的领路人,实践者。

    二十年光阴弹指而过,虽然程卿还不算老,却也真的从未休息过呀!

    这句话,程卿同样想和孟怀谨说。

    师兄的两鬓已是白发盖住了黑发。

    承平六年到新启十八年,她与师兄认识二十多年,师兄没变,她也没变,两人没有为皇位和权力反目成仇,始终信任着彼此,是师如友,最亲密的同盟。

    “师兄,我们一起走!”

    孟怀谨轻轻摇头,“太子还年少,朕还要替他撑两年。”

    权力交接过渡是需要时间的,程卿这首辅不干了,皇帝也不干了,太子这么年轻,不一定能压住朝臣。

    程卿早就料到孟怀谨不会轻易同意。

    “你说是两年,那就两年,多一天都不行!”

    程卿说完也不留念,转身走了。

    太子一脸羞愧从屏风后站出来。

    “父皇,都是儿子才能不足”

    如果不是顾及他,父皇就跟着程师走了。

    孟怀谨失笑,“你说什么傻话,你才多大,再等两年。”

    再等两年,太子就十八了。

    太子不再说什么,用言语许诺是没用的,他得在两年里让父皇放心。

    程卿最后一次上朝时,穿的是女装。

    女人哪有不喜欢漂亮衣服的?

    可程卿整整穿了二十多年男装。

    她不涂脂抹粉,不穿金戴银,戴着假喉结,常年束胸。虽然她不是一定要华服盛装打扮得珠光宝气,可她也想做一回自己。

    这一日,柳氏亲自为程卿梳妆。

    程卿的头发养得好,像缎子一样又黑又亮,虽然三十六岁了,还找不到一根白发。

    柳氏很多年没哭了,这次却哭了。

    程卿握住她的手,“娘,您该为我高兴,我做了这么多年程家的儿子,现在终于能做自己了。”

    她取下假喉结,解开了束胸,没有穿首辅的官服,只穿了青色的衣裙,头发用一根同色发带绑成了一束,没有涂脂粉,却修了眉毛,点了口脂。

    玻璃镜里,出现了一个英气勃勃的貌美佳人,既有女人的妩媚,又有男子的英朗。

    这是一种雌雄兼具的美。

    换了女装,首辅的气势还在呢。

    当程卿出现在朝堂时,一开始没人认识她,或者认出了也不敢信。

    可她径自走到了文官之首的位置。

    龙椅之上,孟怀谨露出笑容。

    程卿等这一天,等了二十多年呀。

    “陛下,臣已老迈,请求致仕。”

    你老迈了?

    你瞧着也就三十来岁。

    不对啊,这是是程首辅?!

    程首辅当然不会忽然变成女装大佬,她身材曲线玲珑,妩媚与硬朗兼具,让所有人都移不开眼睛。所以不是程首辅穿了女装,而是程首辅本来就是女人?!

    除了少数知道点风声的人,其他朝臣全部石化了。

    已经做到了户部尚书的崔彦,其实也是前几年才知道真相的,好兄弟原来是好兄妹,小舅子原来是小姨子。刚刚从地方回到中枢的周恒现在都还不知道,同样是石化朝臣中的一员。

    孟怀谨却没给他们反应时间,直接准奏了。

    程卿拜谢皇恩,转身要走。

    “程首辅”

    “老、老师”

    “程大人留步!”

    此时此刻,不管是程卿的拥趸还是政敌,都下意识挽留程卿,他们的确很震惊,以至于第一反应不是治罪程卿,而是留下程卿。

    反正女子都能科考入仕了,是男是女有什么重要?

    重要是程首辅才三十多岁,大魏还需要程首辅啊!

    面对一堆挽留,程卿挥了挥衣袖。

    她成功了,没啥好留恋的。

    穿越到这个世界,让她非常不舒服的枷锁,她用了二十几年才挣破。不,应该是两个世界的枷锁,她一起挣脱了,穿越前为了家产而争夺,已经是遥远如几辈子前的旧事,在这个世界,她印下了自己的烙印和名字!

    无官一身轻。

    程卿致仕后没有在京城逗留,直接南下去了福建。

    刑纲还是她的护卫,刑纲不年轻了,但功力却越发深厚。

    程卿恢复女儿身致仕,这只是第一个大炸弹,还有接连的炸弹投下,西北的萧云庭也不当邺王了,喊朝廷把爵位给他弟弟萧云沛,福建水师大都督俞显,也在同时辞官。

    这三个大佬要搭乘同一艘大船出海。

    船是萧云庭花钱造的,上面不仅搭载着最新式的火炮,使用的动力不是风能和人力,而是煤炭!

    这是一艘蒸汽船,聚集了大魏眼下最先进的技术。

    十几年的量变终于引发了质变。

    蒸汽船有了,蒸汽火车什么的也会很快出现。

    这艘船,程卿取名探险号。

    听说萧云庭和俞显还没登船,差点就在码头打了一架,萧云庭身边的婢女蝉衣都无语了。

    程卿不管他们自己上了船,那两人才暂时休战。

    两男一女,三个大佬出海。

    以他们的身份,世人自然不敢往龌龊处想,跟着三人出海的,全是水师精锐。

    探险号环球航行两年后,新启二十年,孟怀谨退位,传位给太子。

    泉州码头,在和程卿约定好的日子里,孟怀谨这个退了位的太上皇一个人等在那里,当那艘大船的船桅出现在海平面时,孟怀谨不禁露出了笑容。

    在位二十一年,他这个皇帝做的问心无愧。

    姓萧,姓孟,还是姓顾,又有什么关系?

    就像程卿所言,他可以选择做自己。

    孟怀谨再次看了一眼繁华的泉州港,这盛世,不负他与程卿的付出。

    现在,他要去过自己想过的生活了。

    宽广的海域,自由如鸟,闲适如鱼!

    船近了,更近了,皮肤晒成了蜜色的程卿站在甲板上挥手。

    “师兄~”

    她是多么快活呀。

    萧云庭还臭着脸,俞显一脸宠溺,孟怀谨则是欣慰,是包容。

    早在许多年前,他们这些人的命运就紧紧交织在了一起,这盛世,缺了谁都不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