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第二天早上,秦风迷迷糊糊的醒来,回想起昨晚上的经历,心里面依旧感到害怕,手指上还缠绕着创可贴,床头柜上放着一支黑色的笔和一本黑色的册子。

    秦风起床离开房间,来到客厅,看到桌子上放着一份早餐和字迹娟秀的纸条。

    自己作为一个老板,起床居然比员工还迟,太不应该了。吃完早餐秦风来到楼下一看,咖啡屋里面已经来了好几个客人,小柔站在吧台后边研磨咖啡。她穿着一件淡蓝色无袖的女仆装,头发用一个蝴蝶结绑在脑后,前额留着一个刘海,显得十分乖巧,白色的围裙紧紧的贴合在细细腰上,女仆装的裙摆刚好到膝盖上,露出一节穿着黑色丝袜的小腿,美中不足的是她上穿着的是一双黑色小皮鞋,如果换成是高跟鞋估计会让她的气质更上一层楼。

    秦风看着今天打扮成女仆的小柔,心里面的恐惧感稍微减轻了一些,小柔看到秦风看着自己,露出微笑,将一杯咖啡放到柜台上,弯腰行礼。

    “老板,你醒了”声音温柔多听,在只有轻音乐的咖啡屋里面,显的十分和谐,同时也吸引几个男人的侧目,眼神里面露出一丝羡慕。

    秦风端起那杯咖啡,说实话他并不喜欢这苦不拉叽的玩意,他更喜欢可乐,但是小柔辛辛苦苦给他弄的,再怎么样也要尝尝,尝了一口发现这和自己以前喝的速溶咖啡完全是两个玩意,入口醇滑,只有一点点苦味,等喝到肚子里面舌尖才回出一点甜味,咖啡的杂质被仔细的过滤过,喝起来没那种涩涩的感觉。秦风才喝了一口小柔做的咖啡,心里面的恐惧感已经消失的七七八八,难怪那些人喜欢来这咖啡屋喝咖啡。

    秦风端着咖啡坐到收银台后边的椅子上,那个椅子已经换成了可以调节的沙发,很显然这是小柔今天早上才弄好的,秦风坐在上面觉得这种生活真的舒服惬意。难怪那些人都希望自己家里面有一个懂事的女仆。

    “老板,昨晚上的收益都在左边的那个抽屉里面”小柔端着一盘零食放到收银台上,并且打开抽屉取出里面的一张纸币,双手递给秦风,秦风接过来一看差点扔出去,那是一张红色的冥币,上面画着一个狰狞的恶鬼头像。

    “怎么会是冥币,这样下去不是亏本生意?我就算是开丧葬用品也不够啊”秦风看着手里面的冥币犯愁。

    “老板,这种冥币和普通的冥币可不一样,它可是冥界唯一流通的货币,这种冥币分为五个等级,这种红色的算高等的,金色为最高等,蓝色为中等,黄色为低等,绿色是最普遍也是最低等的,人间烧过去的纸钱估计要一千张才能换一张绿色冥币,十张绿色冥币换一张黄色的,十张黄色的换一张蓝色的,同样的,十张蓝色的才能换一张红色的,而昨晚上是白无常把他们送下去,他能得到一张蓝色的冥币,而且他打算只留一张绿色的给我们,一张绿色的冥币烧掉能得一百软妹币吧”

    “意思是那白无常还是个奸商”秦风听到这是一百倍的差距,要是自己昨晚上送,今天岂不是得一万?

    “如果昨晚上我们把那些鬼魂都送往冥界,我们最多得到一张黄色冥币,白无常是专门接好人的,所以他的性格比较善良,还知道给我们留一张绿色的,要是是黑无常,我们一分钱都得不到”小柔倒是觉得十分欣慰,仿佛黑无常特别恐怖。

    “那这个怎么是红色的,这之间差的也太大了吧,另外为什么黑无常来了我们就一分钱都没有?”秦风了解到冥币这么贵脸上露出了笑容,下次无常再来就拿这个收买他。

    “白无常经常接好人,心地善良,黑无常经常和坏人打交道,心里面难免有点严肃,不过他也不会做坏事,至于为什么是红色冥币,那是因为你昨晚上看到了白无常头上的“一见发财”四个字,只要你看到这个字,肯定有一笔横财,而你又是第一次接触这个世界,估计是新手福利吧”小柔也没办法解释为什么会是红色的,之前的几任都是黄色,最多的才蓝色。“如果是黑无常的话,他头上是“天下太平”能保证你未来三天没有任何灾难,不过也不是所有黑白无常都有这个能力”

    小柔看着一脸憧憬的老板,估计他在想没事就找黑白无常聊聊天,然后盯着对方的帽子看,那样还开什么咖啡屋。

    “黑白无常不只是指那两个人,而是一个职位,黑白无常有很多人,一般是一黑一白同时去勾魂,昨晚上来的那个是所有白无常的老大谢必安,只有他头上有一见生财四个字,其他白无常的头上是你也来了四个字,黑无常除了老大范无救头上是天下太平之外,其他黑无常都是正在捉你四个字。”小柔给秦风讲了黑白无常的构成,很明显感受到老板一下子泄了气。

    “冥币的作用除了烧掉得钱以为,对于鬼魂是很好的补品,鬼魂分为绿衣,蓝衣,白衣,红衣,再往上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了,一张红色冥币就能让一个绿衣厉鬼进阶成蓝衣厉鬼,战斗力也是翻倍”小柔给自家老板解释清楚以后就起身去忙了,该说的她已经说了,剩下的就是等自家老板好好消化消化。

    秦风看着手里面的冥币发呆,想着自己以后该怎么办,自己已经接手了这个摊子,如果中途退出,可以依靠赔偿做其他的,和这家店毫无瓜葛,但是现在所享受的一切都会消失,他自己没把握再找到小柔这样的女仆。

    就这样想了一天,夜幕降临,外面的街道行人稀疏,小柔就坐在秦风身边,看着自己的书,等待秦风的吩咐,不管他做什么决定,她都会支持他,只不过他离开的话,她也存活不了多久。

    “小柔,去开门,我们开始营业”秦风看着手表上跳动的时间,再看向街道上飘来飘去的绿色鬼影,仿佛下定决心一样。“另外这张冥币就送给你了,我有赔偿款,不缺钱”秦风说完就将那张红色的冥币递给起身打算开门的小柔,小柔听到秦风的话愣了一下,然后双手接过,放到裙子的口袋里面,轻轻的打开门,那些鬼魂仿佛被吸引一样开始朝咖啡屋冲来。

    小柔慢慢的闭上眼睛,脸上露出微笑,手里面出现一支散发着黑雾的毛笔,长度大概人的小臂长短。

    小柔白皙美丽的脸上依旧保持着笑容,那些鬼魂越来越近,刺耳的哭喊声也越来越大,但小柔丝毫没有动作,就在最前面的厉鬼手指快要碰到小柔的时候,她突然睁开眼睛,这时候她的双眼泛出红光,手里面的毛笔转动,一个苍劲有力的“退”字浮现在空中,仿佛有一阵狂风吹过,那些鬼魂全部被吹到大马路上,身上的绿光黯淡了很多,而距离小柔最近的那三个鬼魂直接魂飞魄散,变成一抹绿色的雾气消散在空气里面。

    “谁要是再不守规矩,他们就是下场,一个个排好队慢慢来”小柔眼中的红光消退,她仿佛站不稳一样靠在门框上。

    “老板,出来接客”小柔气喘吁吁的朝收银台喊到,原来秦风看到那些鬼魂打算冲进来的时候就躲到收银台下面,刚才发生了什么他完全不知道,只听到小柔叫他出来,他从收银台下钻出来的时候看到那些鬼魂一个个安分了很多,而小柔却好像失去力气一样,于是跑过去扶住小柔,将她扶到距离门口最近的椅子上,让她好好休息。

    “老板,你用阴阳笔在纸上画一道门,然后烧掉就可以送他们去冥界,但是你要用纸记录好他们的情况,然后交给他们,这样冥界的阴差才知道安排,阴阳册上是你今晚上送进去的成绩,好好加油,他们不敢对你怎么样的”小柔说完就从裙子口袋里面取出那张红色冥币,闭上眼睛开始吸收消化里面的阴气。

    秦风看着站在收银台前面那个脑袋破洞的鬼魂,觉得有点眼熟,而那个鬼魂看了看小柔,又看了看秦风,觉得自己昨晚上好像惹错人了。

    绿衣鬼魂是最低级的,连基本交流都做不到,不过还好他们其他东西碰不了,但是阴阳笔能动,于是秦风把阴阳笔递给他们,让他们自己写。

    等那个鬼魂写完秦风才知道原来他是从高处摔死的,已经飘荡了半个月了,身上的冥币也为了维持鬼形花光了,如果今晚上还不能前往冥界,他就要魂飞魄散,昨晚上是秦风挑衅他他才呲牙的,而白无常来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所以没有被白无常收走,所以今晚上哪怕是向秦风认错他也要前往冥界。

    秦风看完以后就写了他的情况,然后在一张纸上画了一道门,拿打火机点燃一烧,自己背后的墙壁上出现了一股寒气,一种压迫感压在秦风的身上,自己差点没撑住趴桌子上,秦风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回头一看,那扇门只有一张a4纸大小,这哪里是门,分明是一个狗洞。

    秦风看了一眼那个开瓢鬼,那个开瓢鬼也一脸茫然的看着秦风,你他丫耍我呢?这是冥界大门?这是狗洞。

    但是那股压迫感是不会错的,自己要是错过了今晚,明天天一亮自己就魂飞魄散,彻底没轮回的机会了,索性心一横,朝那个狗洞,啊不,冥界大门钻了进去。

    秦风打开抽屉一看,里面就一张绿色的冥币。

    “这也太穷了吧”秦风小声嘀咕,开始为下一个鬼魂办理手续。

    不一会长长的队伍就见底,秦风也看到小柔醒了过来,朝他走来。

    “老板,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小柔面带微笑,满眼害羞的说,在咖啡屋略微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楚楚动人。

    “还不是因为你漂亮”秦风看到小柔那样子脑袋一下子空白了,莫名其妙的冒出这句话。

    “哦,那我是哪里漂亮了”小柔靠在收银台的桌子上,眼神游离在秦风的身上,若有若无的展示自己的身材。

    “哪里都漂亮”秦风看着小柔,一下子从座椅上站起来,脸慢慢靠近小柔,手也不自主的朝小柔腰部伸去。

    “那你想不想看看更漂亮的”小柔轻轻的朝秦风吹了一口气,红艳的嘴唇轻轻的开合,双眼迷离的看着秦风,小巧柔软的双手放在秦风胸膛上,轻轻的划着,一双精致穿着黑色丝袜的双腿开始缠绕在秦风的腿上,轻轻的摩挲起来,秦风顿时觉得口干舌燥,在小柔温柔的抚摸里面开始脱掉衣服,打算一亲芳泽的时候,小柔乖巧漂亮的脸突然变成了一张头发披散,嘴角撕裂,眼眶空洞,皮肤褶皱的鬼脸,双手血流不止,身上还有多处裂口的女鬼,此时她头上插着一支毛笔,和刚才漂亮温柔的小柔完全是两个极端,咖啡屋里面也一下子亮了很多。秦风近距离看到那张脸一下子吓的坐在地上。

    “冥顽不化,死有余辜”小柔从那女鬼后面拔出毛笔,那个女鬼惨叫一声就魂飞魄散,那惨叫声让秦风捂住耳朵都觉得脑袋疼。

    “谢谢你啊,小柔,不然我刚刚就危险了”等了一会秦风才站起来喘着气说到。

    “没关系,那是一个蓝衣魅鬼,生前就是破坏别人家庭,死后以魅惑活人,吸他们阳气为生,你中招也很正常,虽然不知道你看到了什么,但是还是希望你先穿上衣服”小柔说着说着眼神就看向门外,当什么也不知道,这时候秦风才反应过来自己浑身上下就剩一个裤衩子没脱,其他的衣服在刚刚的幻境里面自己脱掉干干净净,尴尬的咳了两声开始把地上的衣服捡来穿好。

    秦风打开抽屉一看,今晚上才九张绿色冥币。

    “这帮人也太穷了,才这么点”秦风把那些冥币全部交给小柔。

    “拿去养伤吧,虽然我不知道你究竟是什么,但是我觉得你肯定不是人,而且你在这里这么多年了,我也不希望你出什么事情。”秦风看着小柔手里面那消散了一点点的红色冥币,他知道小柔还没恢复过来就感受到自己有危险,立即停下来救自己,虽然那幻境里面小柔是那么温柔,但是现实里面小柔具体是什么样的,秦风不会去想。

    夜深,小柔的房间里面,那口红色的棺材依旧摆放在房间正中间,不同的是棺材四周贴上了九张绿色的冥币,小柔轻轻的躺进棺材,在关上棺盖之前将那张红色的冥币贴在自己额头上,一瞬间寒气逼人,房间里面开始结起冰霜,但奇怪的是那股寒气就在这间房间窜来窜去,屋外十分安静祥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