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秦风看到木香这可怜兮兮的样子,居然一下子忍不住笑了出来,这让原本已经停止哭泣的木香瞪着眼睛恶狠狠的看着他。

    “不好意思,没忍住”秦风指着木香已经肿起来的屁股说到。

    听到秦风这样说,他旁边的若水也是忍不住笑了,木香眼睛里面又转起泪花,一串泪珠子又要掉下来。

    秦风看到木香又要哭了,连忙收起笑容,走到她面前苦口婆心的问木香。

    “小家伙,你把魂血交给我,我就放开你,怎么样”秦风半蹲在她面前,和她处于一个水平面上。

    “你做梦,我跟你说,今天的仇我一定千倍万倍的偿还,我要拿你的头骨白天当酒杯,晚上当夜壶用”木香咬着牙,一脸凶狠的看着秦风。

    “白天当酒杯,晚上当夜壶,你个小丫头口味还挺重的”秦风思索了一番,看不出来这小姑娘居然如此凶残,自己可千万不能落她手里面。

    “你混蛋”刚刚木香也是被气急了,等到秦风重新说了一遍,她从发现自己居然这么大的口误。

    她憋红了脸,也没有想出什么词来骂秦风,只能重复什么混蛋,王八蛋之类的。

    秦风看到这小家伙不停的扑腾,像是荡秋千一般想要咬自己,脸上又是一乐。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赶紧把你的魂血给我,不然一会那位姐姐出来,有你好受的”秦风指着咖啡屋里面的小柔,善意的提醒了她一句,结果正在气头上的木香怎么可能听秦风的,她把头扭向一边,也不和秦风说话了。

    “唉,好吧,小柔,动手”秦风见这个小家伙吃硬不吃软,只能动手了。

    小柔听到秦风叫自己,自然是没什么意见,她慢慢的走到木香面前,用一双深邃的眼睛盯着木香。

    木香感觉自己身上的血液仿佛被这一眼瞪的凝固了,她的身体在不停的颤抖,心里面也没来由的窜起一股寒气。

    “你你想做什么,我告诉你,我可是红衣,我要是出去了,我要你们好看”木香一脸惊恐的看着小柔,她感觉眼前的这个女孩居然比那个制住自己的红衣气势还要庞大。

    “一个小小的半身红衣,居然如此猖狂,先不说你是半身红衣,就算是真正的红衣我也不知道杀了多少”小柔语气冰冷,她的手一把掐住木香的脖子,怜雪自然知趣的松开捆住木香的红绫。

    木香本来是想调动自己体内的阴气来反击的,但是她发现自己身体里面的阴气居然被压制住,她还感受到压制自己身体里面阴气的力量就是从小柔的手里面传过去的。

    木香一阵骇然,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历,怎么会这么厉害,难道她也是红衣?

    木香已经感受到窒息带来的感觉了,她不停的拍打小柔的手臂,希望她放过自己一马。

    小柔看到木香的脸已经憋的发紫了,不管怎么说,她也算是半个人,这种办法对她还是挺有用的。

    “把你的魂血交出来,奉他为主”小柔语气冰冷,眼睛里面没有任何色彩,木香听到这句话连忙点头。

    小柔将她扔到秦风面前,然后冷冷的看着趴在地上咳嗽的木香。

    “主人,这是我的魂血,请你收下,从此以后我就任你驱使”木香缓了一会,从眉心里面逼出一颗小小的黑红色水晶模样的晶体。

    她将这玩意抽出来以后就虚弱的倒在地上,眼神里面还有些怨恨。

    “这这么好意思呢,是不是把这玩意捏碎她就没命了?”秦风将那颗晶体收好,这才让若水和怜雪扶着倒在地上的木香去调养身体。

    “是,只要她对你不利,捏了她立马就烟消云散”小柔松了一口气,对于这次她唱黑脸,虽然也不是特别反感,但是还是有些怪怪的。

    “对了,你刚刚说木香是半身红衣,这是什么意思”秦风刚刚坐下来,就询问小柔问题,毕竟他一直听到小柔说这个词。

    “是这样的,红衣厉鬼和前面几种不同,白衣厉鬼晋级以后就是半身红衣,再往上就是真正的红衣了,半身和全身的实力自然也是天差地别”小柔也是坐下来和秦风好好的讲解。

    “不对啊,怜雪之前还是蓝衣厉鬼,要是这样的话,她岂不是跨了一个白衣,一个半身红衣?”秦风突然觉得怜雪晋级为红衣级原来这么厉害。

    “按照婉儿说的,我的猜测是这样的,怜雪身体里面的所有阴气被抽光了,然后她又被那个鬼娃娃吞吃下去,于是鬼娃娃的阴气疯狂涌入她的身体,让她一下子突破了桎梏”小柔沉思,她在想该怎么和秦风解释这个东西。

    “这么说吧,就像是一个水坝一样,平时蓄满水它也不一定会崩塌,但当有一天它的水全部被放光了,一场山洪暴发,它肯定会被冲毁,之后我们肯定会加固和加高这个水坝,就这样,这个水坝的能力也跟着涨高,能够容纳更多的水”小柔的比喻虽然不是特别准确,但秦风还是听懂了一些。

    简单的说就是不破不立,置之死地而后生。

    木香被怜雪和若水扶着走到楼上,将她放到昏迷过去的小黑小白身边,然后她们两个就走了出去。

    木香还在纳闷这是在搞什么,突然她感受到一股温和的阴气正在滋养自己的身体,慢慢的补充她身体里面的阴气

    她惊讶的坐起来一看,只见这房间的墙壁上都贴着几张金黄色的冥币,木香一阵惊讶。

    这家店居然如此败家,这么多钱居然就摆在这里让她们吸收。

    但是她随即就释然了,管他的,他摆在这里,那自己吸收就完了,于是她又躺下来继续吸收这些阴气,修复自己的伤势。

    等到第二天一大早,木香就被人叫醒了。

    “喂,醒醒,进来上班了”木香正睡的正香,被人叫醒心里面也是很不爽,睁开眼睛一看,另外一个不认识的漂亮女鬼站在自己面前,脸上有些生气。

    “你在叫我吗?等我再睡会,而且你们不能雇佣童工”木香慵懒的翻了一个身,又睡了过去。

    但是随后她听到啪的一声,屁股上传来一个剧痛,她立马从床上跳了起来。

    昨天的伤还没好,晚上睡觉她都是趴着睡的,今天居然又来。

    她正要发火的时候,却看到是秦风手里面拿着竹板,一脸微笑的看着她。

    “主人,早上好”看到是秦风,她自然也不好发作,只能低着头从床上下来。

    “别叫我主人,叫老板,我听着顺耳,你看看都几点钟了,为什么不起来上班,子衿,给她记上”秦风脸上很严肃的询问,但是心里面却是一阵暗爽,之前不是想着要杀我吗?

    “我我屁股疼”木香也知道这家伙是真的打算让自己给他打工,只能将这个锅甩到秦风身上。

    “我不管什么理由,赶紧洗漱,然后上班”秦风说完以后就离开了,留下咬牙切齿的木香看着他的背影挥了挥拳头。

    但是她还是乖乖的去洗脸,让她很尴尬的就是这里似乎没有她的洗漱用品和衣服,所以她站在卫生间里面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走路倒是不在意,不过衣服是一件血液已经干涸的连衣裙,不可能穿着这个衣服干活吧,那样那个变态老板不打死自己。

    就在她犹豫的时候,卫生间的门被人推开了,木香被吓了一跳,随即她又看到进来的是昨晚上打自己的那个女人,她一时间也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只好贴在墙壁上不知所措。

    “这是你的衣服和工作服,还有洗漱用品,手机什么的,赶紧弄好了上班,咖啡屋欢迎你的加入”小柔将一堆东西放到她面前,微微一笑以后就退了出去,完全和昨晚上那个打算掐死木香的人不一样。

    木香也是一阵犹豫,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但是她还是听她的,将自己的那件血衣脱下来,洗了一个澡以后换上崭新的工作服。

    咖啡屋的工作服是纯黑色的女仆装长裙款式,她穿起来倒是很可爱。

    木香看到镜子里面的自己,也是微微一愣,随后淡然一笑。

    之后她又将卫生间收拾干净,一脸冷漠的走下楼,站在收银台边上看着秦风。

    因为她看到秦风居然躺在那里睡觉,根本没在意客流量的多少。

    倒是那个红衣女鬼和几个不认识的人在忙活。

    “喂,老板,我该做什么”木香踢了踢秦风的椅子,把秦风叫醒。

    “你去扫地擦桌子吧,弄干净点”秦风随意的安排了两句,然后又躺着睡了过去。

    木香心里面虽然生气,但是她还是去厨房里面拿来一块抹布,准备擦桌子。

    “这小姑娘哪里来的,穿着工作服的样子还挺可爱的嘛,像一个小公主一样”婉儿看到咖啡屋里面又多了一个小孩子,脸上也是一脸的笑意。

    她伸出手打算捏捏木香的脸,但是被木香厌恶的打开了。

    “不要碰我,不然我杀了你”木香冷冷的看着婉儿,但是婉儿也不生气,只是捂着嘴笑。

    “好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李婉儿,她是子衿,她是上官怜雪,她是我们的首席厨师骨白,我叫叶小柔,是负责咖啡的,那边给你准备了早饭,吃完以后就去擦桌子拖地吧”小柔将咖啡屋的员工介绍了一下,至于其他几个,他们不在店里面,也没有给她详细介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