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一个电话打过去,明尘表示立马打车过来,趁着这个时候,秦风他们在后厨转了一圈

    不得不说,这家酒楼的卫生做的真的不差,至少没有看到什么脏乱不堪的地方。

    但是就在他们走出厨房以后,四个小家伙立马脸色一变,同时扭头看向一个方向。

    “木香,保护好老板”小黑小白若水立马脚下发力同时飞奔出去,木香反应慢了一点,被他们三人留在秦风身边。

    “刚刚看到什么了”秦风扭头询问木香,但是木香却是一脸的冷漠,这让秦风心里面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终于找到能和你独处的机会了,我说过的,谁放我出来我就会杀了他”木香扭头看向秦风,冷冷一笑。

    她慢慢的举起手准备掐秦风的脖子,但是秦风只是轻轻的按住她的脑袋,她的手就只能在秦风面前乱晃了。

    秦风无奈的叹了口气,这小丫头还真的是执着啊,没办法,他一把抱起木香,照着她的屁股狠狠的打了几巴掌,疼的这个小家伙眼泪都流了下来,之前的凶狠劲也没了。

    秦风见她不闹腾了,于是一松手放到地上,她立马退到一边捂着屁股怨恨的看着秦风。

    “不服气啊?是不是还想试试”秦风看到木香看着自己,于是立马扬起手准备再来一次,吓得这个小家伙立马贴到墙上不敢再看秦风了。

    不一会,小黑小白她们就回来了,但是看到木香贴着墙壁,一脸羞愤的模样,他们的脸色也有些阴沉。

    “老板,你没事吧”若水询问了一句,同时她也操控两个鬼影到木香身边,只要秦风有不对的地方,她立马让这两个鬼仆把她撕碎。

    “我没事,若水你也不要紧张”秦风看到若水的动作,也没有生气,只是轻轻的摸了一下她的脑袋。

    若水可是把他当爸爸看的,要是他受到一点伤害,若水肯定会拼命的。

    “木香已经被我打了屁股教训了一下,别吓到她,好了,好好和我说说刚刚是怎么回事吧”秦风让若水收回鬼仆,他可是知道刚刚若水留了一道鬼仆在自己身边的。

    “刚刚我们感受到那边有一道阴气正在监视我们,于是我们过去看了一下,没有发现问题”若水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

    “不要气馁,至少证明这地方的确是有问题”秦风安慰了两句,这时候明尘已经到了。

    “秦师叔,有什么事吗?”明尘直接喊秦风师叔,虽然他和清月没有师兄弟关系,但是明尘非得这样叫。

    “你帮我看看这地方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吗?”秦风直接让明尘帮忙,明尘点点头,左右看了看,最后他眉头一皱,他已经认出来了。

    “师叔,你跟我来”明尘带着秦风来到酒楼后面的空地上,指着一个地方开口

    “这里不对劲,至于是什么,得打开看看了”明尘说完以后退后两步,意思很明显,自己不挖。

    “明尘啊,你看我这边都是小朋友,你也不忍心他们干苦力吧,至于我,和你师傅是好兄弟,我去挖,你站这里看,是不是有些不妥当”秦风笑呵呵的拍了拍明尘的肩膀。

    “而且,你师傅让你下山来历练,不仅是要磨练你的道术,心性,还有就是你的身体”秦风语长心重的和明尘解释。

    明尘听到秦风这些话,脸色也是有些难堪和犹豫,秦风说的也不无道理,只不过自己怎么感觉怪怪的。

    “好了,师叔,我知道了”明尘也是无奈的叹了口气,从一旁取来铲子,挽起袖子开始挖了起来。

    不一会,他就挖到一个木箱子,于是他小心翼翼的将这个箱子挖了出来。

    秦风凑近一看,这箱子很平凡,但是小黑小白她们却感受到一股阴气源源不断的从里面冒出来。

    “打开看看”秦风看到气喘吁吁,满头大汗的明尘,惋惜的叹了口气,现在的年轻人体质太弱了,才这么点活就累成这个样子。

    小黑小白她们对视了一眼,小心翼翼的打开箱子,只见里面放着四个坛子,上面还贴着一张符纸。

    “老板,你看”小黑小白她们已经感受到了那符纸对他们还是有一定作用的,所以退后了两步。

    秦风拿起一个坛子看了一眼,这个貌似是骨灰坛,谁会把这玩意放这里。

    “嗯?这不是五鬼运财符吗?”明尘看到骨灰坛也是从地上爬起来,仔细的辨别了一下,说了一个词。

    “这是五鬼运财术?”秦风微微一愣,自己不会是把这个楼的法术破了吧。

    五鬼运财顾名思义,就是一个人用特殊的方法让鬼给他带来源源不断的财运,原本这法术也就是一个小法术,根本害不了人,现在在这地方挖出来,也就是说秦风把人家酒楼的财运断了。

    “不对啊,五鬼,这里才四个,还差一个”小黑小白她们对这种方法挺不齿的,因为这种方法破坏了阴阳平衡,还把鬼怪当仆人使唤,这是耻辱。

    “我懂了,这是别人设置在这家酒楼的,把这家酒楼的财运运走,这才是酒楼慢慢衰败的原因”明尘看了一会,突然反应过来。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叫酒楼老板来,问问他最近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明尘也没办法,他的道法还没到可以反追踪的程度。

    “把你们老板叫来,我有事情问他”秦风从后面走出来,对一个服务员说到。

    服务员看到这几个人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一个大木箱子,上面还有泥土,心里面不由得有些疑惑。

    “稍等”服务员脸上很犹豫,但是他还是去打电话叫老板。

    不一会,酒楼外面就走进来一个中年男人,他的脸色也很着急。

    秦风一看,不是别人,就是白天和他起争执的余天鸣,余晓的父亲。

    “怎么了,又出麻烦了?”余天鸣很着急,再这样下去他只能关门倒闭了。

    “老板,这几位说有事情找你”服务员也是一脸的心虚,他知道老板心情不好,搞不好就拿自己开刀。

    余天鸣面露不悦的扭头一看,他看到秦风也在这里,脸上微微错愕。

    “秦风老板,你怎么在这里”余天鸣立马坐下来,看看秦风有什么事。

    “原来你就是这家酒楼的老板,看来我这件事情没管错了”秦风也是淡淡一笑,是老熟人就好办。

    “额,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余天鸣也有些紧张,不会是他吃到什么东西,准备让自己赔偿吧。

    “我想问问你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这个东西是我们刚刚从你酒楼后面挖出来的”秦风拍了拍木箱子,余天鸣立马打开一看,顿时脸色变得惊讶。

    “这是什么?”余天鸣也搞不懂秦风的意思了,这大晚上的拿骨灰给自己看。

    “这是五鬼运财术,想必你也听说过,只不过这里少了一个,这五鬼运财运的就是你的财了,我想酒楼里面的一些事情就是这些东西搞的鬼吧,所以我想问问你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秦风也没想隐瞒他,直接开门见山的询问。

    “我最近就和你起了矛盾,也没得罪过什么人了”余天鸣想了一会,他甚至是想不出来自己最近得罪过什么人了。

    如果秦风想要害自己,那应该是今天才开始出现情况,但是自己的酒楼在几天前就有了怪事。

    “这样啊,那会不会是余晓她”秦风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因为这种话不好听。

    “应该不会,晓晓她虽然任性,但是她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余天鸣的脸上没有不悦,自己女儿是任性了一些,这没什么好否认的。

    “那谁会害你呢?”秦风微微皱眉,不是什么仇人的话,谁会无缘无故的害人呢?要知道这法术可是会把当事人害的家破人亡才会罢休。

    如果不是仇人,谁会这么狠?

    余天鸣也是叹了口气,他为人也还算是可以,不是那种树敌的人。

    难道真的是自己女儿得罪什么人了没和自己说。

    就在众人束手无策的时候,秦风感觉自己的衣服被人拉了一下,扭头一看,木香正指着对面的一家酒楼。

    “怎么了,你饿了?”秦风微微皱眉,木香这是什么意思。

    “笨蛋,你看看这两边的区别,要是没问题我立马抹脖子,自己乖乖去投胎”木香的这句话倒是提醒了秦风,都说同行是冤家,保不准就是这么一回事。

    “可是我们要怎么证明?”秦风想了一下,话虽如此,但是你得讲证据。

    “这还不好办,去看看他店里面有没有第五只鬼就行了”木香说完以后就准备起身,但是她却被秦风按了回来。

    “别乱动,我和明尘去看看,你们四个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秦风和明尘起身朝对面走去,而木香则是很生气的看着秦风。

    “老板是担心我们出事情,毕竟能够布置五鬼运财的应该也不简单”小白见木香生气,于是立马安慰她,让她打消怨气。

    不然哪一天她真的暴发了,他们还不一定拦住木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